188betapp


本站公告

    阵纹生来就刻在在虞夏的脑子里,虞夏刻意细想之下,自然是对纹路极其熟悉的。

    加上前几次亲手刻纹的体悟,虞夏对纹路怎么行走,其间的元气怎么流动聚合,都有了深刻的认知。

    只是这样的阵纹哪那么好刻,这载体毕竟是形状不规则且不是平面的铜灯啊。

    也亏得钱汉川手艺好,每个铜灯之间相差无几,否则若是形状大小不一的铜灯,那虞夏大约得直接放弃了。

    虞夏脑中重新演示了一遍纹路与元气的流动,以及如何在这铜灯上形成一张平稳而完整的网络,再次睁开了眼。

    这一次,然后她突发奇想,给自己施展了个阴阳开眼咒。

    她的目力本就比寻常人要好,眼睛能够观察出旁人未必能看得出来的元气的变化,可是许多细微的差别,光凭肉眼未必能看得出来。

    如果加上阴阳开眼咒……

    从未有人在画符纹的时候用阴阳开眼咒的。

    因为玄师只要达到了玄台境界,就不需要用阴阳开眼咒就可以观气了,而玄台以下的玄师,往往接触不到这样复杂困难的纹路。

    可以说,用阴阳开眼咒刻画符纹,古往今来虞夏是头一个。

    在阴阳开眼咒的加持下,虞夏更清晰地观察到元气的细微变化,将其偏差控制到了最小的范围内。

    待她终于屏息刻完最后一道纹路的时候,只听“嗡”的一声,这盏灯瞬间亮了起来,随即,自东方奔涌而来一道难以察觉的青光,仿佛一条细小的游龙,遁入了铜灯之中,顺着铜灯的纹路飞快地游走。

    虞夏轻舒一口气。

    成功了。

    阴阳开眼咒果然有效。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接下来的便简单了一些。

    却又不那么简单。

    因为接下来要刻画的纹路,不一样。

    她需要的是一盏灯,一个纹路,无法重复。

    不过虞夏已经掌握了其中的诀窍,成功率自然也提高了一些。

    当她再次画废一盏铜灯的之后,第二盏灯刻完的一瞬间,再次响起了悦耳的“嗡”声。

    一道白光自西方而来,仿佛猛虎疾跃,一头扎进了铜灯中。

    第三盏,嗡声之后自南方飞来一道红光,红光振翅,落入铜灯。

    第四盏,自北方遁来一道微暗的黑光,速度不急不缓,沉入铜灯的纹路之中。

    一夜过去,四方齐聚,四盏铜灯刻成。

    虞夏摸了把额前的汗,轻轻舒了一口气。

    为了刻这几盏灯,她已经吞服了三枚太元丹,达到了一日之内的上限,她短时间内没办法再次服用这个丹药了。

    好在这几盏灯已经刻成了。

    但,只是她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她清楚这是最基本的准备工作,一切才刚开始,后面她还有更艰难的路要走。

    她不通医道,该如何把虞大有从鬼门关拉回来?

    最终,还是只能依靠玄门的手段。

    虞夏随意吃了些东西,看了眼天色,老老实实回到床上休息,第二天天不亮,她便起来了。

    虞夏把四盏铜灯收进包袱中,又去虞大有房间把莲花魂灯取了出来,便牵着马走了。

    虞夏要去的地方,是柷山。

    柷山在金坛县的西北处,从形状来说,处于坛口的位置。

    这是一县气运的入口。

    虞夏骑着马上了山,找到最高的一个山头停了下来。

    半年过去,柷山下方早已不是荒地,而是汇聚成了一片清澈宽阔的湖泊。

    回龙抱水,此乃吉地。

    虞夏站在山巅之上,心中默算着时辰,看了眼天色,在远处的地平线那端,能隐隐看到一轮火红的太阳露出了小半张脸。

    虞夏将四盏铜灯取出点亮,脚下踏罡步斗,明明已经暗淡了下去的满天星辰似乎又亮了起来,一道道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光线,随着她的脚步落下聚拢而来,最后汇聚到她脚下的泥土中。

    震宫居东,虞夏放下一盏铜灯,青龙升腾。

    兑宫属西,白虎灯居之。

    离宫在南,铜灯落下,朱雀啼鸣。

    坎宫临北,最后一盏铜灯归位。

    四盏铜灯齐绽华光,将天色尚暮的柷山照得亮如白昼。

    柷山四周,是一片荒野,寻常也少有人至,更别说此时天色尚暗,虞夏不担心会有人来打扰。

    可是很不巧,不远处,有一位行者路过。

    那行者看到山头盛放的光芒灿若星辰,感应到华光间带着纯粹的天道气息。

    “莫非是有宝物现世?”

    行者脚步一转,就要往那处而去,却忽地发现周身情形转换,四面漆黑,不知该向何处。

    “谁!快让我出去!”

    行者顿时惊慌,嘶声尖叫。

    “这位道友,烦请你绕道而行。”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似乎从远处传来,又仿佛近在耳畔,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字清晰地落入了行者耳中,甚至带着一股隐晦的威压。

    对方修为深不可测。

    认识到这一点的行者顿时一惊,当即两股战战,额前落下冷汗,“对不住了前辈,在下不知此乃有主之地,这就离开。”

    话音落下,四面黑墙忽地开了一道口子,行者立刻从口子里钻了出去,回头一看,那夺目的光华果然在自己身后。

    那位神秘的高人是不想让他靠近那座山啊……

    行者虽心有不甘,但惧怕老者威严,强忍着内心的贪欲,头也不回地远去。

    而柷山之上的虞夏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归位,而那盏虞大有的莲花魂灯,却被放到了中宫的位置。

    青龙表少阳主春,白虎表少阴主秋,玄武老阴主冬,朱雀老阳主夏,四象交替,可换时空。

    这是四象遮天阵。

    当初在玄师大会之上,面对那个命格奇凶的生辰八字,虞夏提出了以四象遮天阵蒙蔽天机的方法来让那位命主逆天改命。

    彼时她不过二品修为,即便脑子里有这个从七星续命灯演化而来的阵法,知道其法器的炼制,知道其阵纹的规律,也知道该踏什么样的步、该念什么样的咒语、该借引什么样的天地之力,每一个步骤她都清清楚楚。

    但是她对对徐老太爷说,她不知道怎么去成功布下这样的阵法。

    当时的她有所保留,但她同时也很清楚,她确实布不出那样的阵法。

    因为她修为不够,这样妄图蒙蔽天机偷天换日的做法,是在挑战天道,一个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