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时间来不及了,还没写完,先上传了,之后会修改的,先订阅了到时候修改好上传能够自动更新的,手机端慢一点,电脑PC端比较快,造成不便,非常抱歉)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但是这种舆论的风向,在紧接流传出来的消息广为人知之后,就彻底被掩盖了下去。

    “喂,听说了么,在须陀山,似乎有神秘的传承陵墓现世了。”

    酒楼内,一楼大厅里,一大群武者聚集,彼此交头接耳,聊得是热火朝天。

    “那怎么没听说,这可是最近凌华城最火爆的新闻。”

    众人纷纷响应,一副深知的氛围之中,还是有那么几名面露茫然的家伙,好奇问道。

    “怎么回事?须陀山在哪里?哪来的传承陵墓?”

    “你这都不知道啊!”

    有人出声,面露诧异。

    “五日前,在距离咱们凌华城之外,五里地的一方名叫须陀山的地方,突然有地面塌陷的情况出现。

    之后偶然之下,有名猎人经过,就在地洞门口,居然发现了数株有五十年火候的火玉灵芝,他顺着洞口地道往内深入查探,结果竟然发现了一道古朴的石门,重若千钧。

    这猎人费尽功夫,也无法推开石门,只好悻然离去。

    不过在走之前,他看到了石门右侧,刻有‘金光’两个大字!”

    “金光?那又是什么?”

    见此人还不曾明白,说话的武者面露一种犹如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没好气地说道。

    “这事流传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各大势力的注意,他们都是纷纷查阅过往中原大地的前辈高手。

    结果,有一名六扇门的捕快在喝多的时候泄露出的话,被店小二听到,这才把真相流传了出来。

    原来在六扇门的典籍记载中,距今一百六十八年前,有一名人称金光道尊的先天境绝世高手,在行将朽木之际,却是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至今都没有消息。

    而这位金光道尊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正是淮阳道境内,所以他们推测,很有可能在须陀山的这方陵墓,就是金光道尊的坐化埋骨之地!”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