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人,多管闲事,在宁鹤王领地里.逢王盛会上,哪家敢公然在全界域的强者大能面前弄下作手段,你那么一闹,反倒害了他们的生计,也误了前辈的心情。”妊嘉风度翩翩地上前来,向姬朝月行了一个道礼,“拜见前辈。”

    前辈?公孙芒没有感应到她的具体道行,就用了普适的“道友”一称,现也知道面前坐着的估计是大人物,但他不后悔。

    他其实是想当众让半妖说出实情,若如他料想的那样,就可以借众人之力,让这家酒楼开不下去,救出他们,如果是他想岔了,他也就是失了面子,得罪这家酒楼而已。

    这些半妖言辞诚恳,没有为难,好像确实不是被迫的。

    “给前辈添麻烦了,是晚辈之过。”他弯腰致歉。

    姬朝月淡淡颔首,“虽傻,倒是不卑不亢,有一副侠肝义胆,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公孙芒。”

    “回去安心听书吧。”姬朝月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吴曲的?

    妊嘉不禁嫉妒了,一个冒冒失失的人,竟还得姬少族长亲自过问姓名,他身为妊家嫡传弟子也没得其一眼。

    他与公孙芒一前一后而走,等公孙芒坐下,便笑着瞥了瞥他身边的粉衣女修,“道友过得惬意,听场说书的,亦有情人相伴。”

    他想起公孙芒这个名字是哪里来的了,是吴曲的公子。

    公孙芒急了,忙跟他解释,“道友休污人名声,这是我的师妹,非那等关系。”

    “哦,双修情侣间在大庭广众之下都不会共坐一椅,你倒是与自家师妹坐上了,想必是小地方出来的,不知礼仪。”妊嘉怼爽了,开怀走去了自己的座位,故意晾他在那儿结巴。

    师妹付小诗知晓坐一座是有点亲近了,可还不是为了给师兄剩下灵石吗,“师兄,你别理他,他就是心里泛酸。”

    “小诗,是我考虑不周,拉你来演一场戏,还还......”公孙芒是不敢坐下去了,“你在这儿听着,我去找龙舒,把消息告诉她,不然她老记挂着,会生了心障。”

    付小诗看着逃也似地跑掉的公孙芒,翻了个白眼,“呆瓜。”

    后头的应郡瓜子嗑不停,小声地激动道,“比起说书的,哪有这些有名人物亲自演绎好看,你说是不是,老大?”

    商愚不置可否,“少吃点,声音太吵了。”

    “......哦。”

    第二场说书,在热闹中开始了,杜先生上场来,环视一圈,落到姬朝月那边,用沙哑的老年音笑着说道,“听说有人怀疑酒楼中的半妖们是受了迫害的,掌柜的托我带一句话上来,云阁的渺,还没缺钱到利用半妖谋取私利。”

    “这家酒楼竟是云阁的产业?”

    “那个传说中云阁千年来最强的弟子?”

    对酒楼让半妖接客的做法颇有微词的修士们都安静了,然后转化为另一种兴奋。

    如果说风云所有界域级势力中,三大霸主是最强的王朝势力,四姓是最强的世族势力,那以云阁为代表的五家,就是最强的宗派势力。

    它们的特点都是至少有返虚坐镇,声名或势力分布多界。

    这最强的宗派势力除云阁外,还有弧昊山.吴天门.青云门.玄天剑脉。其中以云阁名望最高,因为它也被称为杏林宝地,诞生了诸多赫赫有名的医者.炼丹师.炼药师。

    但云阁弟子不常在外走动,只能上门求医求药。

    “云阁弟子宅心仁厚,给半妖谋生计呢。”

    “不愧是云阁门人。”

    坐在后面的公孙芒和龙舒听到周边的议论,彻底放下心了。

    台上杜先生道,“半妖与我们同为天地间的生灵,不可区别对待,掌柜的收下他们,让他们在此做声伶,给贵客讲讲故事,唱曲弄乐,是为生计,望诸位不要多想。”

    “揭过这一话,进入今天的正题,某姓杜,别号杜撰,以往讲的故事,都是‘杜撰’而成的,今日,我得给你们实名讲一回。”

    这杜先生也是妙人,他常常将一些旁人不敢议论的奇闻秘史,换个壳子,变成新故事讲出来,所以了解他的听众,对他推崇备至,每场都会来听,现在听他要实名说事儿,反倒不高兴了。

    “今天是没有用的消息可以听了?”

    “杜先生,你还是杜撰吧!”

    杜先生压了压手道,“老夫想已经有尊客提前拿到鳌头通书预测版了,就来讲讲,预测版上,对诸位强者的排名,和他们的事迹。”

    懂行的修士都知道,鳌头通书的预测版是很准的,顿时都安静下来,想听听究竟。

    杜先生环视全场,来的大部分都是神通修士,就道,“逢王会有三个阶段的修士参加,咱们就先来说说神通排名......”

    这时,商愚站了起来,众位将军不明所以,却也紧跟老大,哗啦全都站得笔直。

    她文雅地欠身一礼,率部从侧边小门离去。

    杜先生嘴巴微张,急走两步,叫住她,“尊客为何刚开始就走了,是老夫说得不好,还是对内容不感兴趣。”

    “先生还没开始讲,我怎么评判好不好,我走是因为,这本预测版,我已经看过了,没有我。”

    “啊,所以呢。”杜先生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

    商愚露出得体又具有侵略性的笑容,将手中的鳌头通书撕成两半,清晰吐字,“所以,它不准。”

    全场沸腾,望着那黑洞洞的小侧门,想把他们抓回来问清楚的心都有了。

    “这人谁啊,如此轻狂!”

    “预测版是基于九榜排名的吧,如果没被收录,肯定不入流,太自视甚高了。”

    “道爷记住她了,等道爷逢王会上跟她较量一下,让她悔不当初!”

    人群中的公孙芒羡艳道,“好强大的自信,但愿是真的强。”

    妊嘉望见姬朝月也看着那扇小侧门,立马挺胸道,“无知之辈,风云界的神通强者何其多,只我一人,就能将其击败!”

    后台总管从幕布后往外望,听着满座喧杂的议论声,朝杜先生传音,“那这预测版还讲不讲?”

    杜先生两眼有亮光,讲,当然要讲了,这就是话题啊!

    “诸位,这位尊客既然说了不准,那我们就看看,最后到底准不准!”

    “对!快告诉我们预测版的排名!”

    “预测版,神通第一是太一王朝凛爻王,据传她有灵鉴战力,有趣的是,在灵鉴这边,她也上了排名......”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