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表现得妖孽的不仅仅是沈野小宝宝,还有阿鲁壮宝宝。

    如今还不到一周岁的他,已经壮得如同小牛犊一般,足足有一米高了。

    如今已经是十月下旬,羌国已经下了两回雪了,非常冷。

    但阿鲁壮穿得非常单薄,光着屁股在雪地上爬,玩得热气腾腾。

    不是阿鲁娜娜虐待孩子,而是他根本就穿不住衣衫,只要多穿一件他就哇哇大叫然后自己扯下来。

    雪地里。

    大傻正在练武。

    拿着一根五百多斤中的玄铁大棒狂舞!

    方圆几米之内,完全无法近身。

    狂舞铁棒的罡气,直接让人睁不开眼睛。

    甚至他周围十几米处就仿佛被直升机刮过一般,没有任何积雪。

    剑王李千秋离开了羌国之后,大傻留了下来。

    这里毕竟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不过没有剑王在,就没有人偷袭他了。

    他的格挡技能训练就暂时落(la)下来了。

    不过剑王临走之前,教给了他一套棍法。

    名字就叫破风棍。

    根本不是上古秘籍,就是一套最普通的棍法。

    从头到尾就只有九招。

    大傻每天都要练习一千多遍。

    如今,他已经练了二十几万遍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有多么厉害,但是羌国的老太监说,大壮王夫的威势已经超过老羌王阿鲁冈了。

    至少现在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已经完全不是大傻的对手了。

    甚至整个羌国所有的酋长,大将都来挑战过大傻。

    结果让人比较绝望。

    他能够打到你哭。

    就算一开始占了上风,但你的内力终究是会耗尽的。

    而大傻的力量源源不断,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不需要半个时辰,所有的对手都要跪了。

    此刻,羌国女王阿鲁娜娜正在处理公务。

    大傻在练武。

    阿鲁壮在雪地里光着屁股打滚,也没有人管他。

    这就是羌国的孩子,哪怕是王子,也是放养式的。

    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雪顿时淹没了蛋蛋和小鸡,冰冷的感觉让阿鲁壮小宝宝顿时觉得蛋蛋一缩,有点像尿。

    于是,他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蹲了下去,小鸡放水。

    热腾腾的童子尿把雪都融化了。

    “呀……嘎嘎嘎嘎”

    阿鲁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继续用力尿。

    结果尿完了。

    他还想要冲掉积雪,但没尿了,他就憋着用劲。

    “噗……”他放了一个屁。

    “嘎嘎嘎嘎……”顿时,他又高兴得在雪地里面打滚。

    大傻和阿鲁壮这对父子没心没肺傻高兴。

    羌王宫里面的阿鲁娜娜有些心烦。

    因为这已经是第三起了。

    羌越之间的边境冲突。

    原本羌国和越国关系非常亲密,甚至边境都形同虚设。

    越国的骑兵有些时候会进入羌国内练兵,而羌国的骑兵有些时候也会进入越国境内。

    但自从天西行省中都督张子旭上任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首先增兵原镇远侯爵府堡垒。

    然后拆掉了越国境内所有的羌国行营,最后在两国边境上大建防线。

    这副提防的样子,顿时让阿鲁娜娜很不爽。

    但是她没有发作,毕竟越王宁元宪对羌国的态度非常友善。

    之后,沈浪辞官回家。

    阿鲁娜娜也没有翻脸,因为她已经收到了沈浪的密信。

    甚至这个时候,越国还有大批使官待在羌国王城内。

    既然张子旭表现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阿鲁娜娜就下令,以后羌国骑兵不再越境。

    羌国武士尽管尽管不爽,但也谨遵王令。

    但是楚国往羌国派遣了大量的间谍。

    他们要么扮演羌国武士,偷袭越国边境堡垒。

    要么扮演越国武士,偷猎羌国牧民的牛羊,甚至杀人放火。

    如果羌越两国充满互信,楚国间谍这种挑拨离间的伎俩当然不会成功。

    但是现在张子旭这个态度,让两国的互信下降。

    久而久之,楚国的阴谋渐渐得逞。

    两国边境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甚至起了三次强烈的冲突。

    几天之前!

    羌国又有一个小部落受到了袭击。

    所有的牛羊全部被抢走,几十个牧民被杀光,十几个羌国女子被玷污。

    幸存者说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就是越国武士干的。

    那个边境部落酋长当然不干了,直接率领的上千骑兵杀向边境,请越国交出杀人凶手,否则便要动武。

    张子旭麾下的军队尽管对羌国充满了敌意,但还算是谨慎的。

    不管羌国骑兵再如何挑衅,都始终闭门不出。

    那个部落酋长把状告到了阿鲁娜娜这边来,女王也非常头疼。

    她当然不能斥责自己麾下的酋长。

    因为他是羌国的女王,必须站在自己子民这一方。

    但这件事情明显又是楚国间谍的阴谋。

    张子旭虽然对羌国充满了戒备,但他不可能违背越王宁元宪的旨意,表面上他也大赞越羌友谊的,甚至他还主动访问过羌国王城。

    阿鲁娜娜就算想要责怪他,也仿佛找不到理由。

    但越羌两国关系之所以陷入冰点,这张子旭确实要负最大责任。

    此人表面越羌友好,暗地里不断增兵两国边境,首先破坏了两国互信。

    当然,张子旭也有自己的理由。

    首先,羌国女王阿鲁娜娜和沈浪关系密切。

    而沈浪是太子的敌人,张子旭作为太子嫡系,当然要提防羌国。

    并且羌国之内有一股很大的势力是亲矜君的。

    就是以鹰扬为首的原雇佣军。

    这批雇佣军很多都是沙蛮族武士,他们都把矜君当成了沙蛮族的英雄和救星。

    一直想要推动大南和羌国的结盟。

    矜君已经派遣几波使臣过来,邀请阿鲁娜娜女王共享越国领土,邀请羌国加入围越。

    甚至只要阿鲁娜娜答应,未来天西行省南部就全部割让给羌国。

    ……………………

    原镇远侯爵府内!

    天西行省中都督张子旭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办公,而不是在天西都督府。

    这镇远侯爵府何等华丽,何等高高在上?

    他此时手中有近三万大军,其中大半都是原郑陀的军队。

    张子旭是十几年的状元郎,真正的潇洒倜傥,翩翩美男。

    这个人怎么说呢?

    文才很好,政才也不错。

    但极其自负。

    属于自恃才华,藐视天下的那种。

    在他眼中,越国群臣只有两个人被他放在眼里。

    一个是祝弘主,半个卞逍,半个种尧。

    剩下诸人在他眼中,皆是无才之辈。

    张翀在他眼中,有干才而无政治眼光。

    沈浪在他眼中有诡才,而无干才,更无政治眼光。

    他一直都坚信,祝弘主老去之后,祝戎成为越国文臣之领袖。

    而祝戎下位之后,就该他张子旭上位了。

    “放心吧,阿鲁娜娜女王直爽性情,是不会真正翻脸的,也不会真正派兵进攻越国边境的。”张子旭道:“此女憨直近乎愚蠢,既不能进攻越国,又不能责怪手下酋长,只会自己焦头烂额。”

    天西行省中都督府长史道:“大人英明,那为何我们还要集结三万大军在这边境线上,表示出一副戒备羌国的样子?”

    张子旭道:“有备无患,军队是需要敌人的,他们的脑子里面时时刻刻都需要一根弦紧绷着,否则就会成为一片散沙。说来也真是可笑,正是因为阿鲁娜娜内心憨直,对越国亲近,我才表示出咄咄逼人,若她跟上两代羌王那样阴毒跋扈的话,我们巴结都来不及,哪里敢这般冷傲。”

    长史道:“此消彼长,人善被人欺。”

    “这就是政治。”张子旭笑道:“只要有人退让,就会有人步步紧逼。况且我这样做错了吗?国战当前,难道我就不该守住边境线吗?”

    “当然应该,天下人都指不出大人的错儿。”长史笑道。

    但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中都督张子旭只是借机揽兵权而已。

    就如同他所说,任何军队心中都需要一个敌人的,否则心就散了。

    就算没有敌人,也要创造一个敌人出来。

    这样,天西行省的军队才会凝聚在一个人的麾下。

    张子旭这一手非常成功。

    天西行省南部的军队原本没有任何敌人,不管是楚国大军,还是矜君大军,距离他们都很远。

    张子旭新官初到,这些军头都有些桀骜不驯,不愿意听话,张子旭兵权很难掌握在手。

    于是他就制造了一个假想敌,哪怕这个假想敌是盟友羌国。

    在这种假想敌效应下,两国的关系果然越来越紧张。

    而越国的军队因为畏惧和茫然,也渐渐凝聚道张子旭的麾下。

    半年时间来,他基本上掌握了这三万军队。

    张子旭知道自己在冒险,算是一种战略讹诈,甚至是欺负阿鲁娜娜老实人。

    但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当时的沈浪可比他疯狂多了,冒险多了。

    况且,他张子旭完全没有违背国君的旨意啊,任何公文,任何奏折都是大谈越羌友好的,甚至自己都主动去访问过羌国王城两次,还给阿鲁娜娜送去了礼物。

    张子旭对自己这一手是非常得意的。

    这个天西行省中都督之职,他也越做越有滋味了。

    ……………………

    “居心叵测,居心叵测……”

    宁元宪收到黑水台的密报后,勃然大怒。

    好你个张子旭。

    寡人拼命地维护和羌国女王的友谊,你却在拼命拆墙角。

    你真是欺负人家女王憨直啊。

    发怒之后,宁元宪变得冷静下来。

    他能怎么办呢?

    下旨,让张子旭把边境的防线撤掉?

    又或者是直接罢免张子旭?

    都不可能的。

    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只能由太子一系的人担任。

    换成任何一个人上位都是一样的,因为羌国女王是沈浪的绝对盟友,那就是太子一系的敌人。

    而且张子旭踩着钢丝跳舞,却始终没有去突破阿鲁娜娜的底线,不会真的把她逼向敌人一方。

    比如这次羌国骑兵冲击边境,他始终下令军队避守不出,没有进一步升级冲突,甚至表现的非常忍辱负重的样子。

    此人就是太聪明了。

    欺负老实人啊!

    但是大敌当前,国战当前,你张子旭就不怕玩火**吗?

    宁元宪在心中给张子旭此人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上一次他牵涉到军粮贪没案,宁元宪觉得此人还是可用的。

    而这一次,张子旭的举动让他非常失望。

    不过很快宁元宪又叹息了一声。

    若这次国君之战胜了,太子之位稳如大山,这张子旭也不需要他宁元宪提拔。

    若太子败了,张子旭所谓太子嫡系,前途也就完了,宁元宪是否对他打叉也不重要了。

    都是聪明人,都是聪明人!

    就是太聪明了!

    “下旨,斥责张子旭,不要有具体罪名,直接斥责便是!”

    “收回张子旭家族的牌匾,就是先王赐予的牌匾。”

    …………………………

    羌国女王阿鲁娜娜望着前面这群沙蛮族武士!

    心痛如同刀绞。

    整整两千名武士,跪在她的面前。

    “女王陛下,您就如同天上的月亮,能够为您效忠,是我们毕生的荣幸。但现在我们沙蛮族有了自己的太阳,我们的太阳,我们的矜君需要我们。”

    “我们沙蛮族也有了自己的国家,大南国需要我们,祖国需要我们。”

    “所以,请您原谅,我们不能再效忠您了。”

    这些人全部都是沙蛮族武士,曾经效忠阿鲁娜娜的雇佣军。

    她登上王位之后,陆陆续续有八千雇佣军前来效忠她,里面大部分都是沙蛮族武士。

    “您如果感到愤怒,可以杀了我们,也可以下令我们自杀。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绝对不会苟活!”

    其中一个沙蛮族武士将弯刀横在脖子上,只要阿鲁娜娜一声令下,他就会毫不犹豫割开自己的喉咙。

    阿鲁娜娜长长呼了一口气。

    “去吧,去吧……”

    “多谢女王陛下!”

    这两千沙蛮族武士起身,解下身上所有的铠甲,弯刀,弓箭。

    然后,他们就这样赤条条离去。

    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东西,就这样光溜溜地返回沙蛮族,去效忠矜君。

    他们宁可放弃一切,一无所有也要去投靠矜君。

    从中可见矜君在沙蛮族武士心目中是何等地位。

    大将鹰扬道:“对不起女王,我阻挡不了他们,我也不能阻挡他们。”

    女王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终究是要发生的!”

    ………………………

    涅槃岛!

    沈浪看着前面这支三千八百人的涅槃军,心中激动不已。

    在阿金库尔一战中,五千英国长弓兵,击败了三万法国大军,射杀了一万多敌人,自身伤亡不过二百。

    但英国长弓兵和眼前这支涅槃军比起来,又要差得很远了。

    不管是意志力,还是战斗力,甚至装备的弓箭,都远远不如。

    这支涅槃军上战场,会是何等惊艳?

    沈浪完全无法想象。

    不过,眼前这第二涅槃军的装备还是不够。

    首先,防护太差!

    “换装!”

    沈浪一声令下。

    一车又一车的新装备推了出来。

    打开之后。

    新式铠甲!

    这些铠甲当然不能和第一涅槃军相比,仅仅只有四十斤重而已。

    但却采用最好的钢材锻造而成。

    虽然轻薄,但坚固程度也远超一般的铁甲。

    想要防御敌人的战刀和枪刺或许有困难,但抵御敌人弓箭射击应该还是可以的。

    而且这身铠甲的制造工艺是非常艰难的。

    因为这是一支山地军队,需要攀爬悬崖,高山,穿梭丛林。

    所以铠甲一定要灵活,轻便。

    设计就一定要符合人体工学。

    为此,整个铠甲不得不大量使用锁甲,甚至皮甲。

    而且南瓯国那边天气闷热,所以在头盔上有大量的开孔。

    穿上全新的铠甲之后!

    第二涅槃军军容大变。

    显得尤为英武矫健。

    “换弓箭!”

    第二涅槃军虽然有足够的力量和耐力,但正常的二石弓还是太强了。

    哪怕是第二涅槃军,一口气也只能连射五十几箭而已。

    如果需要瞄准的话,那对体力消耗更加巨大。

    随着一声令下。

    第二涅槃军换上了全新的复合弓,用现代工艺打造的复合弓。

    这完全是弓箭的革命性突破。现在奥运会的射箭比赛,就全部用复合弓。

    所有人不由得微微一愕。

    这弓看上去很复杂精巧,但是不威武啊。

    确实如此。

    反曲弓看上去才是真正的霸气十足。

    但是猛地一拉弓弦。

    第二涅槃军的兄弟们立刻感受到不一样。

    竟然……这么省力?

    尤其是拉满弓之后,所需要的力气完全减小到最低程度。

    这样更有利于瞄准,有利于稳定弓身。

    “开始试射!”

    第二涅槃军开始上手试射。

    妙,妙,妙!

    这新式弓简直太好了。

    威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强了。

    因为省力了,所以射速反而更快,精准度更高。

    有了这新式的弓箭。

    在战场上,一定能够将敌人杀得鬼哭狼嚎。

    兰道大宗师一声令下。

    “远距离覆盖!”

    三千八百名第二涅槃军,弯弓搭箭,斜指天空。

    朝着两百五十米外的树林瞄准!

    “放,放,放……”

    随着一声令下!

    箭如雨下。

    再一次暴风雨一般的覆盖式射击!

    这一疯狂爆射,又是三分钟。

    又射出去了十几万支箭!

    顿时,二百多米外的那片小树林被射残了。

    仿佛被野兽蹂躏过一般。

    沈浪、木兰和兰道大师进入那片小树林检查!

    这弓箭威力果然强悍。

    在这么远的距离,竟然依旧由杀伤力。

    密密麻麻的箭支钉在树干上,地上。

    有些细一些的树枝,甚至依旧被射断了。

    不过在这个距离内,瞄准已经完全靠天意了。

    只能是远距离覆盖性杀伤。

    想要精确点杀是不可能了。

    但,这已经是颠覆性的突破提升。

    天下任何一支弓箭手军队,有效杀伤距离一般都不超过百步。

    超过这个距离射箭,都被认为是浪费。

    而沈浪这支第二涅槃军,至少可以再两百米外对敌人进行射杀。

    这是何等巨大优势。

    “收回箭支!”

    随着兰道大师一声令下。

    三千八百名涅槃军进入树林之内,收回箭支。

    这些箭的箭头都是用最好的钢材铸造而成的。

    当然了,如果完全靠铁匠打磨的话,那就太慢了。

    现在的金山岛冶炼工坊,已经用上了比较原始的流水线作业。

    比如这每一支箭头,都是先把滚烫的钢水倒入箭头模具之中,冷却之后拆开模具。

    然后大量的原始箭头送到打磨房去进行打磨。

    而且打磨箭头也不是靠人力了,而是水车转动齿轮,转动磨石。

    再不济,也是用脚踩的磨石。

    提前半年多铸箭,如今已经铸造了天文数字的箭支。

    这些箭头应该采用上好的钢材,所以硬度和韧度、锋利程度远超一般箭支,破甲完全没有问题。

    但涅槃军回收每一根箭支后,都会仔仔细细检查。

    如果箭羽有问题,就进行修剪,甚至替换。如果箭矢有问题,他们就会自己用磨石一点点重新打磨,确保箭头保持最锋利状态。

    “大宗师,您觉得谁最适合作为这第二涅槃军的首领?”沈浪问道。

    兰道大宗师一指木兰。

    “原本我觉得没有人配成为这支涅槃军的首领,苦头欢也不行,他是一个厉害的统帅,但他不是神射手。”兰道大宗师道:“但是见到木兰之后,我觉得这支军队仿佛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沈浪一愕,木兰也不是神射手啊。

    当然了,之前木兰的射术是非常不错,但她最擅长的还是马战。

    “弓来,最强的弓!”

    片刻后,有人送来了一支超级强弓。

    这是一张铁弓,也是复合弓,竟然又一米六高。

    而且弓臂极粗,弓弦也前所未有的粗。

    “这弓已经超过三石了,箭支都需要特制!”

    有人地上来一壶箭。

    这箭果然不一般,超过了一米二长度,重量也超过寻常箭支一倍。

    此时风已经更大了。

    木兰拿起这支超级强弓。

    顿时!

    沈浪燃了,石了!

    这姿势太美了!

    太性/感了!

    简直秒杀那些游戏的宣传海报。

    这三石多的超级强弓,木兰轻而易举张开。

    几乎没有瞄准。

    “嗖……”

    猛地一箭射了出去。

    这箭支真是快如流星,几乎如同子弹了。

    轻而易举,直接射断了二百六十米外的一根树枝。

    巧合?意外?

    紧接着,木兰射出了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

    几乎每一箭都能射中一根树枝。

    太,太强了。

    这才是真正百发百中啊。

    这么远的距离,堪比狙击手了。

    关键木兰完全没有瞄准的啊。

    血脉蜕变后,这么强吗?

    木兰觉醒的能力是一种感知,对大自然的感知。

    这种感知在战斗力上,首先是危险嗅觉,其次就是弓箭射术。

    她真的是不需要瞄准的。

    顶级射术,就是这血脉蜕变后的赋予的天赋。

    她才是真正的顶级神射手。

    沈浪望着木兰道:“宝贝,这第二涅槃军,从今之后属于你的了!”

    次日!

    沈浪率领第二涅槃军登上几十艘舰船,浩浩荡荡离开涅槃岛,返回玄武城。

    …………………………

    距离南瓯国大战的爆发,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了!

    整个越国,再一次陷入了焦灼之中。

    战局如何了?

    是赢了还是输了?

    整整七天,都没有消息传出来!

    但是谣言已经满天飞了。

    “听说了吗?南瓯国大战,我们输了。”

    “祝霖大将军战死了,南宫傲将军投降了,宁萝公主被俘了。”

    “听说宁萝公主不仅被俘,而且还被丢入了万蛇窟,活生生被毒蛇咬死了。”

    “我们越国大军死得惨啊,尸山血海啊,整个地面都被尸体铺满了。”

    当然了,这只是其中一种流言。

    还有越国大胜的流言。

    什么矜君已经投降,矜君已经被杀了,矜君已经被俘,正押往国都。

    但是,越国大败的流言传播得最广,也最为逼真。

    这当然有楚国间谍的功劳,但归根结底还是越国民众内心的恐惧和怨恨。

    整个越国范围内,都进行了宵禁。

    甚至,没有得到官府的许可,任何超过三十人的聚会都是非法的。

    因为人一多,自然就成为流言的温床。

    但就算这样强力压制下,都没能阻挡流言的爆发。

    而且愈演愈烈。

    整个越国人心惶惶。

    尤其是靠近南瓯国的天南行省。

    甚至有些民众都开始整理行囊,随时准备逃命。

    而那些豪强贵族,已经开始关闭家门,下令所有的武装家丁日夜值守。

    ………………

    而此时,最最焦灼的人绝对是天南行省总督祝戎。

    九天时间过去了。

    他已经收到了上百份战报了。

    但内容几乎都是一样的。

    矜君大军极度疯狂,毫不畏死。

    虽然缺乏大型工程器械,但极度勇敢,极度凶残,如同野兽一般。

    简直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地攻城。

    每一次收到战报,祝戎总督都心惊肉跳。

    虽然几乎每一份战报的内容都是一样。

    但他完全能够看得出来,局势越来越危险,越来越惊心动魄。

    因为每隔一个时辰左右,就会有一封新的战报从南瓯国战场传来。

    所以祝戎总督几乎不用睡觉了。

    打盹都是奢侈。

    “大人,您去睡觉吧,若真的有大事发生,我叫醒您。”言无忌忍不住道。

    “不,我不能睡。”祝戎总督道:“万一贻误战机,那我就是千古罪人。”

    言无忌道:“总督大人,您太紧绷了,这对战局非常不利。您难道没有发现,整个总督府的气氛都压抑得无法呼吸了吗?整个天南城万民已经人心惶惶了吗?所有的战报都要先经过您的手,下人会通过您的表情去判断战局,您的面孔太压抑凝重了,下人就会觉得战局肯定不利,他们出去之后难免会和家人提起,传闻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放大之后,还不到国都就会演变成为大战溃败的流言。”

    “作为主帅,您需要坦然一些,放松一些,自信一些,这样下面的军队才能士气高昂。您难道不知,天南城很多百姓都已经收拾家当,准备逃亡了吗?”

    祝戎总督一愕,然后深深拜下道:“谢谢先生警醒,是我不对,关心则乱了。”

    言无忌道:“总督大人,您去睡觉,明天一定要精神奕奕出现在城墙上,出现在万军之中,击碎所谓溃败的流言。”

    祝戎总督点头道:“好,就依先生的!”

    然后,他深深吸一口气,回到房间中躺下睡觉。

    但……内心焦灼,又如何睡得着啊?

    言无忌见之,就点燃了一炷香。

    片刻之后,祝戎总督终于睡着过去了。

    ………………

    然而……

    祝戎总督仅仅只睡了一个多时辰,就立刻被叫醒了!

    他几乎是猛地坐起,惊骇道:“怎么了?怎么了?”

    言无忌道:“祝霖将军最新战报,南瓯国都城西城墙沦陷,矜君大军攻上了城墙!”

    祝戎猛地一颤,头皮几乎裂开!

    战场的量变终于引起质变了。

    噩耗终于传来!

    …………………………

    注:第一更送上,最近狂失眠写完这一章双手发软,又要去躺一会儿才能继续码字。拜求兄弟们的支持和月票,我感恩涕零!

    谢谢macuy,只想安静的找本好书看,天晨溅雪的万币打赏。8)

    </br>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