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夏日对波风鸣人的威胁不为所动,只是无声反抗。

    她坚贞不屈的样子,令波风鸣人感到即欣慰又无奈。欣慰的是夏日的操守没有令人失望。要是夏日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今天能轻易变节出卖星隐村,那么日后也能因为其他原因背叛他。无奈的是,太刚烈了也不好收服。

    波风鸣人内心不禁抱怨道:“感觉白手起家好麻烦啊。前世怎么任由自己打下的王朝覆灭了呢?别人家的主角,不仅给自己留金手指和功法什么的,甚至能留下人才和势力,转世后直接继承能少奋斗几百年。”

    面麻嗤笑道:“你是小白文看多了脑袋秀逗了吗?人心易变,要是那个王朝还在,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和把你扼杀在萌芽状态,你觉得哪种可能性大?”

    现实世界,波风鸣人继续劝夏日道:“其实你可以圆滑一点,待时而动。

    先假装投降委曲求全,留得有用之身才能保护你儿子和星隐村。也许你和星隐村还有重获自由的机会,比如说我将来意外身亡什么的。”

    夏日神色一动:“你都说了假装投降,你还放心我吗?”

    “当然不放心,我不觉得武力威胁,恶语相向能收买人心。”

    你还知道啊,夏日被噎得不轻,这话没法聊下去了。

    “不过没关系,”波风鸣人说道,“只要完成我交待的事情就好了。”

    见夏日默不作声,他又淡淡道:“我的确很看好你的战力,但更看重星隐村。星隐村有你是锦上添花,没你也不亏。就算没你帮忙,成为星影也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晓组织能用幻术控制水影,你觉得星隐村会比雾隐村更难搞定吗?

    我又想到一个可以一步到位的点子,比如说暗杀代理星影赤星并取而代之。

    然后好好培养你的天才儿子,也许过个三五年,他的战力就可以代替你了。

    虽然最好的结果是母子双收,但是你不愿配合的话,只好请你去死了。

    嗯,父母祭天,法力无边,也许导致昂主角光环爆发,又得知认贼作父的真相,来找我报仇?那我只好用秽土转生之术召唤你,上演母子相残的惨剧啦。”

    波风鸣人不带半点感情色彩,描述着恶毒无比的阴谋,每一句话都像刀子直刺夏日的心窝,令她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夏日知道,说出来的阴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有实现阴谋的能力,还不怕她知道。更糟糕的是她确实知道了也无力阻止。她已经是星隐村最厉害的忍者,星隐村又有谁能阻止呢?

    波风鸣人的语气又柔和起来:“如何?现在是不是觉得有必要好好活着,这样才能阻止我刚才说的可怕的事情发生。”

    夏日面色惨白:“你赢了,你这个恶魔。我会助你成为星影,同样也会监视你,如果你敢做出危害昂和星隐村的事,我就和你不死不休。”

    “早答应不就好了,何至于逼我说些难听的话,”波风鸣人安慰道,“安心,我还只是个孩子,怎么会做那些残忍的事情呢?只是说出来吓唬吓唬你而已。”

    夏日一脸不信,正常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恶毒的主意?

    “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星隐村可以唯木叶村马首是瞻,但至少让星隐村保持明面上的独立性,名义上还是盟友,而不是让木叶村吞并。”

    精神世界的面麻道:“我明白夏日的顾虑了。几百年前世道艰难,也没有忍者村这个概念,忍者势力是以家族为主要形式,收服起来相对容易。

    可时代不同了,如今忍者村互相征伐,击败忍者村容易,败者可以接受不平等条约,当听话的小弟。甚至被消灭的忍者村也有不少,但鲜有被吞并的。”

    波风鸣人不置可否:“失败者哪有资格矫情,没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罢了。”

    他嘴上却说道:“鸣人不说暗话,我的确来自木叶村,但这只是我个人行事,并非木叶村在谋划星隐村,所以你大可放心。”

    夏日难以置信:“你这是背叛木叶村?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成为火影都有可能吧,又何必成为星影?所谓星影在五大忍村眼里不过是个笑话。”

    波风鸣人道:“火影?我不稀罕。即使我有上位的可能性,以我的资历,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而且掣肘颇多。还不如一开始就用更好掌控的小忍村展开我的计划,这样更省时间。”

    夏日紧张的问道:“你想利用星隐村实现什么邪恶目的?制霸忍界?以木叶村的强大力量,不是更合适吗?”

    波风鸣人摆摆手道:“别把我想象成什么阴谋野心家啊,我只是想做点好事,开些孤儿院收养和我一样的孤儿,然后请一些忍者当老师教书育人而已。”

    夏日一脸质疑:“骗人也不找个像样的理由,你当我是傻子呢。你大费周章的成为星影只是为了开孤儿院?什么样的孤儿院木叶村没有?”

    波风鸣人语气认真道:“我想开的是起点孤儿院,木叶村还真没有。这寄托了我对那些孤儿的美好祝福,希望成为他们人生的新起点,告别悲惨的过去。”

    精神世界的面麻吐槽道:“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如果这是一个有气运之说的世界,你的气运绝对压不住起点孤儿院这样的名头吧。”

    “既然你答应了,就只能跟我一路走到黑了,”波风鸣人玩味的说道,“你大可以试试暂时稳住我,然后集合星整个隐村的力量反杀我。或者给木叶村打小报告,让木叶村来收拾我。但是,如果没有一下子把我弄死,后果我就不多说了。”

    夏日眼睛一亮,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些。旋即神情一黯。

    以波风鸣人展现的空战能力,夏日并不觉得星隐村和木叶忍者有机会杀死他。而彻底得罪如此可怕的敌人的后果,想想就不寒而栗。木叶村家大业大不怕报复,但至少昂和星隐村承担不起。

    “可是,就算我愿意支持你,你成为星影的可能性也不大。也许十年前我作为星星守护者,在星隐村声望不低。但自从成为星隐村叛忍,而且过了这么久,对星隐村而言是个死人,哪还有什么话语权?实在是爱莫能助。”

    波风鸣人注视着夏***迫道:“真是难看的挣扎,不要找借口了。

    你又不是真的死了或者背叛星隐村,解开误会,重新恢复你的声誉并非做不到。要是你真的不知如何做,对我言听计从就好了。行,还是不行?”

    夏日勉强道:“行。”

    波风鸣人又道:“现在正好有一个恢复你名誉的机会。指出星之修行的危害,表明你们夫妻当年所作所为的苦衷,揭露赤星暗杀三代星影的阴谋,我们师徒俩就是星隐村拨乱反正的有功之臣。然后你就说自己因为星之修行命不久矣,所以退居幕后,支持我成为星影就可以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处理了。”

    “什么?”夏日惊道,“你说赤星暗杀了三代星影大人?”

    波风鸣人道:“不然呢?你也不想想,如果三代星影尚在,他会解禁星之修行吗?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也对,赤星暗杀三代星影还不到一年吧,星隐村的其他人也不知情,何况是你。”

    “可恶。我会亲自去查明真相,如果真是赤星狼子野心暗杀三代星影,那他太危险了,会把星隐村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我会心甘情愿的配合你成为星影。”夏日表态道。

    波风鸣人道:“这事不急,你先教我孔雀妙法。既然要伪装成你的弟子,装也要装的像一点,不会孔雀妙法可不行。

    别说什么星隐村秘术不传外人什么的,我只是不想麻烦,并不是得不到。

    星隐村不止你一个会孔雀妙法。你不教我的话,别怪我使用什么阴损手段得到孔雀妙法然后将某个倒霉蛋杀人灭口。”

    夏日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你盗窃了星星。看样子是对自己的天赋有自信,能短时间完成星之修行,学会孔雀妙法。是不是还要我背黑锅,说我感到命不久矣,才找了个弟子继承使命。同时为了弟子的修行,才再次盗窃了星星。

    但是,这反而会露出破绽。因为,星隐村应该还有人知道,我本身就是反对星之修行的人,又怎么会祸害自己的弟子呢?所以你不必如此。”

    波风鸣人道:“你误会了。在我看来,星之修行和孔雀妙法是两码事。

    我要学的是孔雀妙法,至于星星查克拉,这种有害身体健康的力量,还是免了吧。即使我有避免副作用的方法,也不会给自己找罪受进行星之修行。”

    夏日当即否定道:“不可能。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如果不用承受副作用就能得到强大的力量,星隐村早就崛起了。没有星星查克拉,就无法学习孔雀妙法。”

    波风鸣人道:“孔雀妙法,与其说是忍术,不如说是控制查克拉的秘术。能控制星星查克拉这种狂暴的力量,说明在查克拉控制方面的确有独到之处。

    我就是感觉自己的查克拉控制能力陷入瓶颈,才想试试孔雀妙法再做突破。

    但要说孔雀妙法有多么神奇,那倒是未必,其神奇之处更多的是建立在星星查克拉的强大之上的。单单查克拉实质化这点,一般就不是人类查克拉能做到的。

    就像是秋道一族蝶化之术,要嗑秘药或是用秘术,将脂肪转化成能量,查克拉强化百倍才有实质化的效果,产生实质的查克拉翅膀。同样,也有巨大副作用。

    在我看来,如果说人类查克拉是下位能量,那远超人类查克拉强度、能够实质化的特殊查克拉则是上位能量。星星查克拉只是上位能量之一。

    那么,用其他上位能量代替星星查克拉修炼孔雀妙法,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孔雀妙法,说不定是很适合尾兽查克拉的秘术。我虽然没有尾兽查克拉,恰好也有其他的上位能量。”

    夏日惊呆了,暗自惭愧,又心生佩服。星隐村竟然从没想到其他可能性,还没一个外人看得透彻,不愧是天才。说不定他真能带领星隐村崛起。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