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如果能够做到修改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npc的设定,那已经会相当有趣。

    沈河已经有些期待。

    要是说那些npc都变成正义之爆棚的存在,骨王是否还会渐渐的被同化。

    不过这一切,还得心灵宝石能够奏效才行。

    讨要心灵宝石的过程,出现了一点点曲折。

    “你的手中,已经有了整整三颗无限宝石。”奥丁端坐在王位上,看着台阶下的沈河,“你应该知道将无限宝石聚集在一起的严重性吧。”

    “当然,众神之王。”沈河保持着对一位神王应有的尊敬,“但您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已经将以太宝石封存到了这个宇宙之外。”

    “宇宙之外”奥丁看着沈河,意思很明显,“如果你能够证明你所说的话。”

    沈河直接打开了城堡的大门,心念一动,以太粒子从这之中浮现。

    当日获得了现实宝石之后,他就一直安置在这其中。

    反正将无限宝石带走也不会对这个宇宙产生任何的影响,它完全不如最初所想的那样,是这个世界的存在基石什么的。

    “可以,托尔,去宝库中将心灵宝石取来吧。”奥丁深深的看了沈河一眼,没有再拒绝。

    等到托尔离开之后。

    奥丁才看着沈河,若有所思的说道:

    “虽然我无法形容,但在你的身上,一定发生了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能察觉,你的生命形式都与之前不同。”

    “不愧是众神之王。”沈河并不感到意外,“但是,我的灵魂,我的思想,我的意志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力量早已经不足以改变我的一切了。”

    “托尔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欣慰。”奥丁的表情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庆幸的表情,但是稍纵即逝,“我还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请恕我冒昧”沈河犹豫了一会儿,“如果您是担心您的女儿,我想,我会尽力保全阿斯加德的未来,托尔也会成长为一位真正的王。”

    “你果然知道。”奥丁这样说道,但是摇了摇头,“我担心的并不是阿斯加德,任何的繁荣都早晚会有衰落的一天,无论如何,托尔都会保护着阿斯加德的人民,我担心的仅仅是这是否是托尔所希翼的生活。”

    沈河愣了一会儿。

    接着恍然大悟。

    现在的托尔还没有和简分手,而看他的状态,也的确是越来越向往着自由?

    他没有再说话,这也的确不是他的立场上可以参与的事情。

    奥丁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在从托尔的手中接过了心灵宝石之后,沈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下次来地球一起喝酒。”

    “当然。”

    托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去地球的话,就又可以和简见面了。

    沈河离开阿斯加德之后,直接来到了不死者之王的世界。

    心灵宝石在他的手掌心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你打算做什么?”

    雅儿贝德看着沈河脸上的笑容,有一点点的惊慌。

    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失去只能够属于安兹大人的贞洁的准备。

    但是现在。

    却有种要面临更可怕事情的预感。

    “放心,不会痛的,会很快就结束的。”

    沈河说着标准的反派词汇,伸出手,无形的树枝直接禁锢住了雅儿贝德的全身。

    而沈河手中的灵魂宝石逐渐释放出丝丝的光芒。

    一点点的探入雅儿贝德的身躯内。

    心灵宝石的力量,一点点的渗入。

    雅儿贝德的灵魂是并不弱小,但是心灵宝石显然更加强大,那力量一点点的深入到她的灵魂深处,那团数据与灵魂交错的核心之中。

    沈河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一个异常精细的手术。

    所有的数据,只是稍微的碰到了一些,就很有可能会引发混乱。

    而且他并不是很明白这些数据代表的意义。

    好在。

    根源的力量能够帮助他找到他想要修改的东西。

    正义值。

    一个非常虚无的词汇,却在这个数据系统里面变成了可以量化的数据。

    没错,就是这个。

    沈云的眼神渐渐亮起,最后一咬牙,很干脆的进行了修改。

    猛然的收回了心灵宝石的力量。

    面前的雅儿贝德,表情有着一瞬间的呆滞。

    就连她自己,也感受到自己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是哪里?

    对安兹大人的爱意依然存在,甚至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对于其她的伙伴等等。

    对于其她伙伴的感情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只在意安兹大人一个人的!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雅儿贝德忍不住问道。

    “改变这么明显吗?”沈河望着雅儿贝德清澈的目光,实在是惊讶不已,“忽然指着房间的外面,干掉外面的路人,我就放你离开,怎么样?”

    “”

    雅儿贝德深吸一口气。

    那种感觉更加明显了。

    她的杀意。

    脑海中一想到要杀掉外面的人,竟然会有一种不忍的感觉。

    这实在是怪异!

    她有过去的记忆,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一切,但看着过去的自己,就好像是在看另一个人一样,完全无法再体验过去的情感。

    “看来是成功了。”沈河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我原本以为你是玩家,但结果看起来,你却是又玩家创造的生命体?我只是修改了你的设定。”

    “你竟然能够做到无上至尊们的事情?”雅儿贝德惊讶的看着沈河,紧皱着眉头,“你究竟是什么人?”

    虽然说性格被改变了。

    但她依旧认同自己归属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对于安兹乌尔恭的爱恋也没有变化。

    所以说。

    沈河依旧是她的敌人。

    但她也已经明白,只要沈河再次修改她的设定,她甚至可能会变为对方的一条狗,连同心中的这份爱恋都可能会被轻易的抹去,这让她真正感受到了恐惧。

    面前的人,最少也与创造她的无上至尊们是同一层次的存在。

    “我的话,你只需要将我视为秩序的守护者就行了。”沈河熟练的扯着大旗忽悠,“如果随意玩家在这个世界乱来的话,把整个世界毁灭也有可能,我自然是要尽力的避免这样的事情,如何?现在能和我说说带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玩家们的信息吗?”

    “不能。”雅儿贝德依旧摇摇头,“除非你继续玩弄我的灵魂,否则,我绝对不会背叛我的主人。”

    “这样嘛”沈河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委屈你继续跟在我们身边了。”

    “你不动手?”雅儿贝德有点惊讶。

    “没办法啊。”沈河叹口气,“现在的你,应该是个好人了吧,我相信你不会再做破坏世界的事情,那就不能对你太过分了呢。”

    旁边的小绝微微张大了嘴巴。

    原来她会被这样对待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不够正义么。

    旁边的贞德则偷偷抿了下嘴巴。

    因为她的御主又在一本正经的忽悠了。

    “如果我说我的主人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破坏呢。”雅儿贝德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沈河。

    “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什么了。”沈河耸耸肩,“只是,这不是你说了算,我会自己去等等。”

    沈河转过头,看向窗外远方的天空。

    以他的感知,能够清楚的看见那里有一个蛤蟆头的恶魔正在飞行。

    迪米乌哥斯?

    只是稍微一想,就能明白,安兹乌尔恭应该是让迪米乌哥斯追了上来。

    既然如此。

    那就让这个世界上再多一个正义的伙伴吧。

    沈河的身形瞬息间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迪米乌哥斯的身后。

    “你是在找我吗?”

    没有急着出手,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迪米乌哥斯的身体瞬息间僵住了。

    跑?

    不,以沈河展现出来的速度来,是绝对跑不了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办法。

    用语言。

    “尊敬的强者,我们无意冒犯您?”迪米乌哥斯恭敬的行礼,还主动的下降了一段高度以示尊敬。

    “是吗?但是之前那个女人,可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干掉我啊。”沈河轻笑道,说出来的话却让迪米乌哥斯心里一阵阵的紧张。

    “实际上,那只是雅儿贝德个人的行为。”迪米乌哥斯只思考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我们主人的指示,原本只是想看看您的实力,而您的实力已经成功获得我们的尊敬,属下正是前来道歉的成员。”

    作为狡猾的恶魔,迪米乌哥斯自然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够安抚住对方。

    而只要安抚住了对方,就能够获取更多的信息。

    那样才能够完成主人的任务。

    至于雅儿贝德?

    他相信,能够为了安兹大人做出牺牲,雅儿贝德也一定不会拒绝的。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卸到同伴身上吗?”沈河却故意眯起了眼睛,“我最厌恶的,就是抛弃同伴的人,看来你们也和五百年前的八欲王一样,尽是些自私自利的人。”

    糟糕了

    迪米乌哥斯心中一紧。

    他下意识的带入到了强者的心思中,却没有想到面前之人与其余的无上至尊一样,都是重视友谊的人。

    “我们自然没有放弃同伴,实际上,我此行正是希望您能够原谅雅儿贝德冒犯。”迪米乌哥斯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把话说的明显。

    “哼。”沈河冷哼了一声,“我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但我在意你们会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破坏,回去告诉你的主人,雅儿贝德暂时不会有事,但我会观察你们的举止行为,最后确定你们是不是敌人,如果是的话你知道八欲王死亡的真相吗?”

    在说完这些话之后,沈河的身形再次消失。

    没错。

    他改变注意了。

    如果仅仅是现在来改变迪米乌哥斯的正义值,骨王就失去了唯一的一个智囊团了。

    这样的话

    后面就缺少了很多意思。

    他的本意,其实是想要看看真实的骨王。

    究竟是内心原本就有着邪恶的一面,还是被这幅身躯所影响,还是被这些部下们所影响。

    而迪米乌哥斯在原处滞留了一会儿,确定沈河已经离开之后,没有一刻的停留,而是直接飞里。

    甚至还可以偏离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方向。

    在飞出很长一段距离,只觉得应该已经脱离了对方的监控范围之后,这才敢使用魔法联系主人。

    “安兹大人,情况很不妙,我在第一时间就被发现。”

    “你又没有事?”

    安兹乌尔恭的声音依旧沉闷。

    “属下没事,那人应该是需要属下回话,所以特意放了属下一马。”迪米乌哥斯肃然道,“主人,那人的实力远超我们的预期哦,已经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属下认为,应该从他的性格着手,这样才能尝试着寻找突破点。”

    “性格你有具体的想法吗?”安兹乌尔恭问道。

    “是!通过刚刚的对话来看,那人似乎很重视这个世界,我想,我们应该弄清楚他是清重视这个世界的哪一部分,究竟是大地,还是森林,还是人类?”

    只要有重视,就会有弱点。

    迪米乌哥斯并没有因为沈河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就退缩。

    实际上,他们也已经没有退缩的余地。

    安兹大人宣布了必然要带领着他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安兹乌尔恭回想起了当时沈河对他说的那些话。

    “我想他重视的应该是人类吧。”安兹乌尔恭这样说道。

    “竟然是弱小的人类吗?没想到安兹大人连这都已经想到了,这样的话,安兹大人也一定已经有了后续的计划吧。”迪米乌哥斯有些狂热的说道。

    “嗯,但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安兹乌尔恭对此已经很熟悉了。

    “是,安兹大人,属下所想的是让整个世界都知道此人的强大!”迪米乌哥斯不由在脑海里压低了声音,“人类是愚蠢的生物,他们的自大会往往会蒙蔽他们的眼界,如果宣言有可以毁灭世界的强者出现,属下认为,一些愚蠢的人类,肯定会不知死活的上来挑衅。”

    “”安兹乌尔恭已经明白了迪米乌哥斯的意思。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