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同鼓城,是达曼铁路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西北还有克永冈机场,是日军‘必须迅速占领’之地。它与西线普罗美和东线毛奇互相呼应,构成阻止日军北犯的屏障。

    达贡城失守后,位于殖民地的殖民军开始全面后撤,试图拉开与追击日军的距离。为替殖民军争取更多的后撤时间,殖民军最终向出征军求援,命其迅速派兵支援。

    做为第五军的先锋部队,戴桉指挥的第二零零师星夜兼程,最终比预定时间提前半天抵达同鼓城。只是令戴桉没想到的是,驻守这里的殖民军竟然没构筑太多防御工事。

    无奈之下,本就疲惫的作战部队,只能就地展开布防。至于驻守这里的殖民军,在戴桉部抵达的当天夜里,便迅速向后方撤退。消息传回后方指挥部,胡彪随即提出抗议。

    看到胡彪发来的电报,史迪夫也很无奈的道:“唉!这样的士气,难怪会节节失利。算了!把这封电报转发给丹尼斯将军,希望他能提醒部下,这是谁的战争!”

    做为盟军派来的联络将领,史迪夫也清楚英殖民军方面,更多希望把出征军拉出来替他们抵挡日军,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问题是,出征军的将领,也不全是傻瓜啊!

    至少收到电报的卫俊如,也很气愤的道:“我的部队星夜兼程,一路急行军赶至同鼓城,根本来不及修整,就要面对日军师团的进攻。这不摆明,让我的部队去当炮灰吗?”

    有胡彪顶在前面,卫俊如也敢不给英殖民军将领面子。何况,跟史迪夫打交道后,他知道史迪无更多采取中立政策,甚至有时候更多都站在胡彪这边。

    进驻后方指挥部,卫俊如通过自己的渠道,已然知晓更多有关胡彪的情报。令其非常震惊的,还是胡彪竟然在法属殖民地,建立起庞大的势力跟不可知的部队。

    除了拥有数量不明的陆军外,胡彪麾下还有上百架战机。甚至位于春城的美尼亚航空队,前番能幸运逃过全军覆没,也多亏胡彪及时派出航空支援部队。

    正是拥有这样的实力做底气,以至史迪夫跟丹尼斯也不敢不给胡彪面子。其次胡彪跟那位所谓的雇佣兵首领努维克,据说私人关系也很好,更令各方忌惮。

    总之,能否确保出征军在殖民地作战安全,指望外军根本靠不住。更多时候,他们还要依靠胡彪暗中支援。唯有如此,才能确保部队完成任务之余不至被坑!

    收到各方发来的抗议电,提前后撤的丹尼斯也很无奈的道:“该死的!我们的将领,为何总是做出这样无能的事情来呢?这会令我们在盟友面前丢脸的啊!”

    “丢脸总比丢命强吧!唉,算了!先把部队安全撤下来,而后再慢慢调整吧!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将领都撤换。要不然,部队一定会乱起来的!”

    说到底,如今的英吉利将更多注意力,都放在抵挡德军入侵的事情上。对于亚洲殖民地的事,他们想插手也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资金与政治支持。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把美尼亚拉进来充当盟友。在目前美尼亚已经对扶桑宣战的情况下,他们也是一个战壕的盟友。而国民政府,也被他们拉进了同一个战壕中。

    令戴桉极其意外的是,随着督查队的到来,原本最担心的休整问题,很快得到解决。在殖民军开始加速撤离同鼓时,大批身穿百姓服饰的青壮,也开始陆续进城。

    看到这些青壮,戴桉也很好奇道:“孙队长,这些人是?”

    “我们招募来的青壮!戴将军,麻烦抽调一部队的军官,指导他们构筑防御工事。其余的部队,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不出意外,明天便是就要跟日军交锋了!”

    一听这话,戴桉也很感激的道:“谢谢!有了这些人,我终于能稍稍松口气了!”

    “没关系!反正招募来的这些人,工钱也有人代付了。另外他们的火炮,也被我全部扣下来。稍后让你的炮兵营,去接收那些火炮,连夜构筑炮兵阵地吧!”

    “太好了!走,看看那些火炮去!”

    听到督查队连外军的火炮都扣下来,戴桉自然觉得高兴。那怕他带来一个炮兵营,可大口径的火炮根本不适合携带。一旦跟日军交锋,也会变得很吃亏!

    等戴桉带着部下,来到被督查队接管的武器库,看着摆放在仓库的火炮,这些军官都很兴奋的道:“师座,这些火炮都归我们所有了?”

    就在戴桉也好奇时,孙队长笑着道:“是的!前提是,这一仗我们能打赢!要知道,明天你们将面对的,将是一个日军整编师团,后续还有不少日军增援部队呢!”

    “我们的增援部队,还有多久能赶来?”

    “应该还要几天吧?他们都是步行,速度只怕没我们快!”

    “那就坚持几天!有了这些火炮,还有充足的物资跟武器弹药,借助修筑的防御工事,拖延日军几天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把这些火炮拉走,让炮兵营连夜构筑炮兵阵地!”

    “是,师座!”

    随着戴桉开始下令部队休整的休整,警戒的警戒,整个同鼓城也变得热闹严肃起来。令戴桉极其意外的是,那些进城的青壮,似乎很擅长修筑防御工事。

    看着修筑好的坑道跟防炮坑道,戴桉也很好奇道:“这些人,孙队长从那招来的?”

    “这个,等以后将军就知道了!放心,我找来的这些人,完全可以放心使用。待天明后,你的部队就能进驻外围防御工事。内城防御工事,他们也会抓紧修筑的!”

    “好!看来等下,我要跟胡将军发封电报道声谢才对啊!”

    对于这样的话,孙队长也笑笑没多说什么。所谓的青壮,实则却是狼军的工程兵部队。对这些部队而言,只要有充足的材料跟物资,他们便能短时间修筑起坚固的防御工事。

    而同鼓城这边,殖民军留下的物资也不少,全部拉出来用上后,各项防御工事也修建的极其顺利。待天明后,休整一夜的作战部队,也开始全部进驻防御工事。

    看着挖掘的防炮坑道跟掩体,甚至能抵挡航空炸弹的袭击,很多官兵也很佩服的道:“那些家伙太厉害了吧!一夜之间,竟然修建如此完善的防御工事!”

    “是啊!要是换做我们自己修建,怕是至少要花费两三天的功夫吧!”

    做为战士,他们都清楚完善的防御工事,能大大增加他们在战场的生存机率。随着督查队开始跟防御部队介绍那些工事的用途,戴桉及其部下也觉得大开眼界。

    就在吃过早饭没多久,戴桉很快收到独立师发来的电报,告知日军有大批战机起飞,目的地很有可能就是同鼓城。收到电报,戴桉随即下令道:“命令部队,准备防空!”

    “是,师座!”

    安排了防空警戒哨的戴桉,没多久便听到城中响起的防空警报声。听到警报声,正在外面的部队,也迅速进入挖掘好的防空洞跟防炮坑洞,全城瞬间又安静下来。

    以至抵达同鼓城上空的日军战机,看到静悄悄的同鼓城,也很不解的道:“纳呢?城里怎么看不到人?难道说,那些殖民军都逃跑了吗?”

    “不对!你们看城外,似乎构筑了防御工事。他们肯定躲进来了!”

    找不到目标的情况下,日军只能向外围防御工事投掷炸弹。炸了没多久,负责前沿侦察的部队,便给师部传回,日军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同鼓城外的电报。

    “这些小鬼子,速度来的好快啊!除了一个大队的步兵外,竟然还有十余辆装甲战车,有点麻烦啊!要是动用炮兵的话,估计很快就会迎来小鬼子的轰炸!”

    就在戴桉觉得有些棘手时,待在指挥部的孙队长却笑着道:“戴将军,你似乎把我们忘了哦!小鬼子的装甲战车,由我的人负责解决,你们解决小鬼子的步兵即可!”

    “你们有克制小鬼子战车的武器?”

    “还请保密!”

    给出这样的回答后,戴桉也不再多说什么。没多久,督查队便派来一个排的作战队员,携带的武器也令人觉得有些看不懂。可这些队员,很快分散到防御阵地前沿。

    正在修复被炸塌工事的防御部队,很快看到兵临城下的日军。抵达城外的日军,看到城外修筑好的防御工事,也略显头疼道:“八嘎!他们怎么这么快就修筑好工事了?”

    “大队长阁下,他们修筑的工事,应该无法阻挡我们的战车前进。只要让战车打头,相信我们便能很快突破他们的阵地。只不过,需要提防他们的炮击!”

    “哟息!命令战车中队,分散突击!留一个中队殿后,其余中队随战车中队出击!”

    “嗨!”

    为避免被防御部队一锅端,日军大队长很快做出分散突击的方式。反正城外的防御阵地面积不小,他们只需要打开一个缺口,后续部队便能乘机杀入同鼓城内。

    在日军展开进攻部署时,携带火箭筒的督查队员,也开始在战壕中来回跑动。他们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催毁小鬼子的战车,将小鬼子步兵交由守军解决!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