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幽州大军名为分兵,但实际上自然还是有主心骨存在的,这个主心骨就是出身燕王府的张达,他毕竟是看着司马季长大的,熟知一系列的操作,并且已经融会贯通。所以燕王舍身饲鹰跟着一群鲜卑亲戚西进之后,南进的幽州兵马就把张达当成了精神支柱,每天都把战报传达到这里,然后由张达派探马去通知司马季。

    “各路兵马进展的很顺利,没想到豫州的高门实力很强啊,光是拉扯出来的兵马,比范阳王还要多,他们要是把这份心用在报国一图上该多好,现在大难临头才想起来奋战,可惜整个中原都已经落在我们手中,现在有些晚了。”

    张达也是被豫州士族吓了一跳,幽州的士族高门并不多,毕竟也没高门喜欢一个边陲之州,就是范阳卢氏也无法和权倾朝野的一些家族相提并论,至于更加弱小一方豪强被司马季收拾的也差不多了,张达也没见过豫州这样的情况。

    谁让他的主公变脸速度让士族接受不呢,十年前抱着贾氏的大腿,京师让司马季打谁司马季就打谁,到了和邺城大军对战的时候,还一副我们司马氏内部矛盾的样子,等到吞了司马颙的地盘成了河北之主,瞬间就变脸开始反杀士族。

    现在士族才觉得司马季这个藩王必须死,已经有点晚了,燕贼已经膨胀到了不需要他们一样自己赢的阶段。

    “所谓霸府临朝,自然以军心为第一!”张达没来由的想到了司马季的话,下令道,“以降兵为先导,诛杀抵抗的豫州官员,没收田产分给降兵,但是要记住,给降兵的不是地契,而是租聘契约,一切条例仿照幽州,燕王不在此地,我们也要把事情办好。”

    司马季不在,推行政策的人就成了张达,甚至没有第二个人选。因为此时还处在交战当中,需要的是一个知兵的人来打理一切,幽州本身有不少官员可以推行幽州的一切,但是他们不能再战乱时期这么做,因为他们没领过兵。

    张达知道司马季不希望战争时间过长,这样会掏空民间的储备。甚至还一边打仗一边稳定局势,现在司马季跟着鲜卑兵马西进了,这个边打边建设的任务就落在了张达身上。

    如果司马季在这里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心腹爱将这么头疼,而是会详细的解释其中的逻辑关系,以后世的工业社会来解释,没有足够的人口规模和足够的职业教育,是不可能有熟练的产业工人,没有足够的熟练产业工人,质量就无法保证,质量不保证规模就上不去,规模上不去,成本就下不来,成本下来了,就要需要去建立品牌和定价权,建立品牌和定价权就要自主研发能力,要有自主研发能力就要有足够的大学教育,大学毕业生多了才能有足够的人才去维护品牌,这就是工业社会的爬坡阶段。

    以上的所有基础,后世中国几乎已经全部具备,到了最后的品牌阶段,一旦让全世界认识到了中国不比美帝差,中国品牌只要走出国门,切的都是美帝的肉。所以美帝一定要让中国品牌走不出国门,最多就是在自己国内转悠,不能让世界其他地方人心中有中国品牌也可以的印象。

    而这个年代,因为是农业社会,司马季需要晋朝在此战之后剩下足够多的人口,而不是来一场王朝更迭人口减半的常规操作,没有足够的人口他就无法对外扩张,就算是对外扩张人口不足也会缩回来,就算是严令当地驻军不会撤退,处在孤立环境当中他们也会被同化,所以扩张还是会失败。

    解决办法就是保存自己足够多的人口,还要把自己的敌人杀的比自己的人口少。这样占领起来就不费劲,所以他需要自己的兵马战斗力远远超过这个时代,而他又不会发明火药,这样怎么办?那就只能上精神核弹了,意志力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至少还能解决很多问题,先解决有和没有的问题,再解决多和少的问题。

    等到司马季平定了天下之后,军中从燕山大营毕业的头两批学员,如果他们没有在战争当中阵亡,自然会充斥各州,从县令、县尉、县丞开始,建立起来一个新的统治网络,彻底和以前的士族说再见。

    那个时候的社会形态,就会拉入到六百年后宋朝的社会形态,可唐朝之后中原王朝内部稳定可对外政策不如汉唐,一副关起门来过日子的样子,满清那种鲸吞模式他到是很欣赏,可毕竟没有那种条件,司马季想了半天,只有用暴秦的思想法家了,再差不会比宋朝之后儒家那种类似后世白左的思想差,还没把敌人怎么样,先把自己感动哭了。

    让这些将领南下之前,司马季就已经预见到了他们独当一面之后的困难,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把他们推了出去,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他亲自来做,燕王还是比较喜欢做北地炮王,和燕王府的欧亚大陆各民族的佳丽谈谈人生理想,不想掺和这种小事。

    比起各路兵马的捷报频传,张达这一路反而是最没有进展的一路,打打停停,还要调配粮草供应各军,处理各路兵马的问题,自然也包括启用豫州境内的带路党,燕王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豫州买办。

    “好,把这些密信送达给各路兵马,本将给燕王的书信也马上要送到,不出十日各路兵马汇合,大军进抵颍川,攻克许昌便可和燕王汇合了。”张达长长出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腕,从燕王影子状态当中解脱出来。

    对各路兵马捷报频传张达心中自然也很羡慕,可和上一次其他将领都在邺城鏖战,他在并州看着相比,这种羡慕之情已经减少了很多,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张达已经有点习惯了,除了靠近徐州一侧的郡县,豫州一半的土地都已经在他们手中。

    现在他们可以选择继续南下占领整个豫州,然后左转扑向许昌,也可以不管豫州南部现在就西进攻进颍川郡的许昌,张达觉得应该选择后者,要知道司州虎牢关外,燕王眼巴巴的等着他们呢。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