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耍猴算什么,耍你才是真本事!看清楚了《本经阴符七术》,怎么样?入我鬼谷,拜我为大师兄,我马上就把这秘籍传给你,还包指导哦!”



    傲辰嘴都快笑歪了,紫衣侯算什么,我真正想报复的是你这个颠大爷,真当本少爷是那么好戳的啊?蛮不讲理紫衣侯,最不能惹颠道人,今天我要一次性全耍了!



    “拜你为大师兄?”



    不止颠道人一脸青紫色,外面传来一连串的碰撞声,惨叫声,显然这个劲爆的消息跌倒了不少人,琉璃都想着要不要现在去把她爹叫来。



    “不然嘞,你想白学我鬼谷的无上神功?”



    傲辰眼疾手快,把秘籍藏到了韵蕊的怀里,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把韵蕊护在身后,有仇不报非傲辰,这话还真的是一点不错。



    “你说真的?”



    在场的眼睛睁的像铜铃,刚才的一幕他们都看在眼里,一个个都是成精的老怪,如果是开玩笑,傲辰能有底气同时招惹紫衣侯和颠道人?还把手里的秘籍藏到那女娃娃身上?



    “当然,我爷爷找出来的,武帝尊上亲自验证的。”



    “你想怎么样?”



    “要么拜我为大师兄,要么拿你的九字剑印诀来换!”



    一群超级老爷爷叫他师兄,那画面想想都带感,可想着想着,傲辰心底就有点发怵,他们事后偷偷报复怎么办?别人不敢说,颠道人和紫衣侯是百分之一万会干这种事的,立马后退几步,自动降价,把那不切实际的幻想丢进海里。



    “要是你敢骗我……”



    颠道人没多想就答应了,现在他只想马上看到傲辰所说的本经阴符七术,九字剑印诀根本不算什么,这辰小子也不是外人,传给他也没什么。



    “不准外传!”



    傲辰赶紧补充了一个要求,他还想再赚呢,这买卖要是做好了,保不准鬼谷能一举成为武林圣地。



    “没完了是吧!”



    “韵蕊给货!”



    韵蕊本来就挺怕颠道人的,眼睛利的好像要把她穿透一样,傲辰一发话,就慌忙的把秘籍拿出来递了过去。



    靖阳从窗户外露出半个头,急切的道:“麻子,麻子,记得把我的五凤彩要回来!”



    “好小子,你也有份是吧!”



    紫衣侯本就不爽,靖阳居然还敢在这时候惹事,一把就被揪了过去,四肢在空中乱舞,别提有多可怜了。



    “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提个意见嘛,有话好好说,先放我下来。”



    “辰小子,我拿这小子跟你换秘籍!”



    紫衣侯是什么人,职业强盗头子,口号是我看上的就是我的,提着靖阳就要和傲辰做交易。



    “不要,这个人是傻的,我要来干嘛,浪费粮食。”



    傲辰一脸的嫌弃的看着靖阳,看热闹也不知道躲好了,居然还露头,五凤彩?我看你先要挂彩了。



    “浪费粮食?行,那我把他挂着钓鱼。”



    “随便!”



    “麻子,你混蛋,不讲义气!老萧头,爹,娘,骆驼,岚美人……”



    靖阳相信傲辰绝对能做出见死不救的事,慌忙的求救,可他的话好像有法力,叫谁谁不见。



    “好吧,好吧,你随便给我几本枪法、戟法秘籍,这傻子就算搭头了。”



    看着靖阳被举着一步步走到窗外,这老头就是个混世魔王,吃定了自己,他要是真拿靖阳钓鱼,估计不会轻易让别人救他上来,自家兄弟,自己虐他和别人虐他是两回事。



    “这还像话。”



    “瑾萱给货!”



    傲辰话音一落,窗外就又抛进一卷用红丝带扎好的纸,兴许是怕也遭殃,躲远远的,没敢出来。



    颠道人、紫衣侯和傲辰关系算是最好的,其他人傲辰也不好意思耍,招呼着紫祺等人进来,人手一份,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也不会白拿,心里都想着该回个什么礼物,只是想来想去,傲辰似乎什么都不缺了,继而又感慨来这一趟赚大了,这不止是突破无上境的保护牌,更是接下来数百年中,让他们的世家立足不败之地的本钱。



    “还请诸位前辈不要透露给外人,小子还要靠这赚老婆本呢!”



    傲辰乐滋滋的想着以后别人来就给加工版的,攥紧秘籍最终解释权,还得分成十几二十种,弄懵你们、侃晕你们,看得不得回来买正版的,没个三五七年,你别想弄懂,过了这年头,呵呵,谁怕谁就不一定,将来不管谁突破到超脱境,都算是祖师爷的半个弟子,捣鼓一下,说不定还能替自家祖师爷赚个圣人的名声。



    人群中,唯独洪家的三位老人很不好意思,同样身为顶级世家,他们只来了三人,可好处却一样拿,因为傲辰刚才说的是不要透露给外人,显然是不忌讳他们世家内部传阅,这礼物重的都让他们觉得烫手,都想着回礼一定得给足,绝对不能让人笑话。



    “自然!”



    这些前辈高人此番愿意前来相助,对傲辰、对皇甫谨的恩情不算小,毕竟澹台家的实力摆在那里,来之前他们可不知道傲辰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更不知道武帝是不是会来力挺傲辰,最关键的是凭傲辰和这帮兄弟的交情,将来交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把《本经阴符七术》传给他们等同于是把几家彻底绑一块,无形中将这个延续下去。



    紫衣侯最心急,接过手便马上翻看,可越看就越觉得一头雾水、两眼懵圈,这根本就不是武功秘籍,龇牙咧嘴的道:“辰小子,你唬我呢?这通篇神神叨叨的,说的都是什么啊?”



    傲辰撇撇嘴,以鄙视加俯视的眼神怼道:“让你多读书,现在傻了吧!看看人家颠大爷和子午前辈?”



    在场看不懂的不止紫衣侯,但都不好意思明说,都打着回去慢慢研究或者回头询问皇甫谨的主意,听到傲辰这么说,都纷纷抬头看向颠道人……



    看颠道人所创的九字剑印诀就知道他对道家的研究有多精深了,加上他这些年本就处于无上境的临界点,子午老人虽然稍逊一些,但也差不了多少,此时两人都埋头看的浑然忘我。



    人遇到难题,有一个突破点就很可能创造奇迹,这《本经阴符七术》可不止是一个点。



    紫衣侯哑火了,他们看得这么认真,这秘籍自然不可能是假的,我紫衣侯暴脾气了一辈子,临老还得学这些温吞吞的功夫?



    “辰小子,你来给我解释解释!”



    “经不可轻传,你得叫我师兄!”



    “滚!”



    紫衣侯抬脚便踹,叫你师兄?你还真敢想!



    傲辰拉上韵蕊,嗖一声的往外跑,心中腹诽着教你?一看你就是那种没有学道天赋的,傻子才教你呢。



    ……



    傲辰走了,外面偷偷看热闹的自然也撤了。



    “有个牛气的神仙祖师爷就是好,这下子天可不止要高三尺,三丈都不够,麻子你最大的本事难道真的不是刮钱?”



    “刮钱算什么,刮宝物、刮神兵,刮神功秘籍才算是本事!”



    傲辰高昂着头,走路一摇三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



    靖阳看不得傲辰这嚣张的样子,闷声顶道:“你得意个什么,顶多也就让你卖个一回两回,以后暗地里肯定也会有人跟着卖。”



    “傻孩子,哥告诉你……睁大眼睛等着看!”



    吊足了靖阳的胃口,傲辰就来了个急转弯,嘴巴闭的严严实实,不说那神奇的最终解释权,就凭鬼谷有让人一梦千年的本事,全天下的无上高手就不敢得罪鬼谷,暗地里卖?你当武帝混假的啊?什么雄霸一方,什么高手如云,在武帝面前都是浮云。



    “人家都说左青龙右白虎,麻子你身上肯定是左饕餮右貔貅!”



    “前些日子我苏醒的时候,武伯伯问我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我记得你也这么问过我吧?”



    “嗯?怎么了?”



    “我想好了,我想在天上建个白云缭绕的宫庭,规模要够大,要够霸气,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天庭,以后上观日月星辰,下视山河苍生……”



    傲辰眉飞色舞的吹嘘着,大家伙全都听懵圈了,齐齐昂着头看天空,天上的宫庭,天庭?你丫的真想当神仙啊?真让你建成天庭,上你们家串门都得是大圆满,不然怎么上去?拉绳子?谁特么有脸啊?



    ……所以你就打算让全天下的老爷爷为你的梦想买单?



    “好,好,建天庭!”



    琉璃,紫祺,韵蕊,瑾萱,涔渝,这些个丫头全都撒欢的抱着傲辰雀跃欢呼,住到天上去,住到天上去那我们不就成仙女了吗?



    “大哥,你缺个跑腿的吗?”



    “嗯,建成了,我让你看门!”



    “辰哥,我可以扫地,您要么?”



    “成,都来吧!”



    …………



    原本傲辰是想办个震动天下的拜师典礼,最好能大的让全天下都知道,可是皇甫谨却显得意兴阑珊,不太愿意张扬,春秋笔、百晓生见状也就顺从皇甫谨的意思,反正能入门就好,天下人知不知道与他们何干。



    不过这么一来,问题又来了,而且是大问题,那就是君亦天,他该算什么?算皇甫谨的徒弟?那完了,傲辰成孙子辈了。



    无视?更不成,那样将来死了牌位让不让摆在鬼谷先灵堂?牌位上刻什么身份?



    和皇甫谨同辈?你问问君亦天敢不敢?



    这个问题无解,傲辰差点没把头挠秃了!



    乱了,乱了,全乱了,辈分,辈分,我最恨辈分了!



    最终傲辰妥协了,孙子就孙子吧,以后照旧叫爷爷吧,他跟谁争也不敢跟自家老子争啊,将来谁敢拿这说事,我弄死他!



    最终决定,皇甫谨代师收徒,千面人算作皇甫谨的师弟,君亦天、春秋笔、百晓生三人正式拜皇甫谨为师,地点就选在鬼谷,观礼人就傲辰那些好友,以及一干无上高手。



    礼仪很简单,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就在鬼谷摆放历代祖师牌位的先灵堂举行,供桌上摆放着瓜果、糕点等供品,三人身上都穿着傲辰公布身份那次所穿的服饰,以年纪为排序,春秋笔为长、百晓生为次、君亦天最末。



    “徒儿春秋笔,拜见师父!”



    “徒儿百晓生,拜见师父!”



    “徒儿君亦天,拜见师父!”



    皇甫谨正坐在先灵堂上,三人恭恭敬敬的对皇甫谨进行了三拜九叩大礼,那粗重的呼吸,激动的样子,比拜堂还要夸张,起码拜堂不会让人等上四五十年。



    实际上这些年除了皇甫谨没有太多的时间教导他们,其他方面与弟子无异,鬼谷的藏书、皇甫谨的研究心得也从不对他们保密,可一日没有拜师,他们总觉得不一样,缺乏一种安全感,归宿感。



    “徒孙君傲辰,拜见师祖!”



    三人站到一旁,傲辰这才上前,也进行的三拜九叩,只是那脸上的表情很不好形容。



    “历代祖师爷在上,我皇甫谨,鬼谷第六十四代掌门,今日正式收春秋笔、百晓生、君亦天为徒,收君傲辰为徒孙,必定悉心教导,绝不藏私!”



    皇甫谨点燃三炷香,拜了三拜,庄严的念着誓词,然后转身神情严肃的对四人道:“今日汝等入我鬼谷,日后需谨守戒律,一戒滥杀无辜、二戒邪淫、三戒……”



    皇甫谨念的戒律不多,比一般的道门简练许多,总结起来就一句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良心。



    “弟子谨遵戒律,绝不违背!”



    “给历代祖师爷上香!”



    ……



    “你们说春秋笔和百晓生拜了师,这以后春秋阁和百晓楼的生意会不会关张啊?要知道他们本就是为了给麻子凑药材才出来做生意的……”



    靖阳看着春秋笔等人脸上那虔敬、死而无憾的样子,想起对鬼谷人的印象,不由担忧的道,春秋阁联通了中洲所有的世家,为每个世家都带来不少的利益,可是这还好,生意你不做总有人做,可是百晓楼不行啊,百晓生不做谁做?谁能做到像百晓楼那样将整个中洲铺天盖地的消息整理、分类,快速传递,比如石敢当的妹妹,失踪了十几二十年,愣是给找到了,这换谁能做到?



    靖阳不由开始幻想中洲上没有百晓楼的样子……上哪买消息、上哪找隐匿的仇家,有事还得像以前一样快马传书、飞鸽传书?那样很不方便,很麻烦!



    想的再深入一点,有人可以做到,如果这人心思坏点,给所有练武之人列个排行榜,那得打成什么样子?



    “百晓楼和春秋阁那么赚钱,应该不会关张吧?”



    “你看看他们那激动的样子,跟你说,入鬼谷的基本条件就是视钱财如粪土,以后就算不关张,也不会全身心的投入吧?”



    许郢漫不经心的道:“不是有辰哥吗?辰哥那么本事,一定能打理好的!”



    “嘶——嘘嘘,别突然说这么可怕的事情!”



    靖阳想象着傲辰打理这两家生意的样子,莫名就感觉寒风入骨,打了个很猛的寒颤,麻子那德性,他要是接掌春秋阁和百晓楼,那全天下得有多少人会被刮得土都吃不起?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