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灵台出关,异象横空,一剑飞腾,与雷电共舞,如此景象,惊动灵台上下,簇拥着跑出来看,欢欣鼓舞不已。祖师爷是剑派的主心骨,是魂,祖师爷越强,就代表着剑派越强。一旦想着祖师爷在山中坐镇,这心里就感觉与有荣焉。

    已是夜间,后山人数不多,林中流等弟子俱在,一个个躬身肃立着,等待赵灵台出来。

    这三年来,各人有分工,各人有事务,忙碌而充实,接人待物间,自有历练。

    这番历练,与练剑不同,但能淬炼心态心境,对于修为同样有着补益帮助,并不会因此而荒废了修炼。

    人情世故,其实也是一种修炼。在修为低微的时候不甚显眼,越到后面,越能彰显作用。因为到了一定境界,修者心中,便会出现心魔。纵然如赵灵台,也出现过心魔。

    对上心魔,本身的修为难以发挥作用,修为越高,心魔反而越是强大,要对付之,主要凭借心境的强大。而许多事情,没有经历过的话,等于空白,就容易出现破绽,反会被心魔趁虚而入。

    等了一阵,天上的飞剑已不见。再过一会,赵灵台从神堂中踏步走了出来。他的衣装打扮,和三年前仿佛并无变化,看上去,依然是个平凡少年的模样。只是仔细看去,但见他眉宇间有气息旋转,如渊如海,翻腾莫测。

    但过得片刻,这团玄奥的气息便隐匿不见,仿佛刚才都是错觉。

    林中流等却明确这绝非错觉,心中凛然,人间最为顶尖的便是人仙,那么现在师尊到了人仙那一步?莫非已经圆满了。

    那岂不是说能够进行飞升渡劫了??

    其实之前出现的异象,林中流他们便有担心,觉得师尊会不会就此便进行渡劫,破碎虚空而去,连招呼都不打一下。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赵灵台行事,一向洒脱不羁,说走便走,说来便来。在上一次,他正是闭着关,然后便天劫降临,开始飞升了的,一句多余说话都没有。

    人间已不值得留恋,至于人事方面,在闭关前也已叮嘱完毕,从某种程度上讲,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不过好在,师尊仍在,并未飞升。

    林中流几个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现在阿奴、江上寒等都跻身人仙,灵台剑派今非昔比,不会像上次那样,赵灵台飞升后,就实力大减,受人打压,但是不知怎地,总觉得师尊不在的话,心里就发虚。剑派根基终是太浅,而今位置又拔得很高,没有赵灵台坐镇的话,始终少了份底气。

    这时候阿奴走来,恭声道:“师尊,你出来了,火锅已准备好。”

    赵灵台看去,见到树底下搭一棚子,物件具备,各式佳肴都准备得妥妥当当的,就跟以前一样。

    “啊哈,阿奴,还是你懂我。”

    赵灵台很开心地笑道,大步过去:“来来,大家一起,先吃东西。”

    众人早已摸清他脾性,自不多说,陪师尊吃饭,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霎时间,推杯换盏,酒酣耳热。

    这是一幅标准的人间生活景象,没有半点修士的姿态。

    不管以后,此时此刻,他们都在人间。

    ……

    第二天早晨时分,大雪便停了,山上积雪颇深,过足。

    庭院中,睡了一大觉的赵灵台起身,精神奕奕,用热水洗脸,洗漱完毕。

    阿奴才开口道:“那位唐姑娘来了,半夜就来的,站在外面。”

    赵灵台点点头,有些事情瞒不过他,不过阿奴依然会如实禀告。

    走出庭院,就见到唐听雨站在门外,不知站了多久,双脚都陷进雪里了。她衣装单薄,不过修为到了这般地步,一般寒暑已经不惧,便是风雨,也难以沾身。所以看上去,她干干净净的,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看了一眼,赵灵台道:“你不错,已经破了我留下的剑意。”

    唐听雨定定地看着他,开口道:“其实那剑意,是不是你故意留下来的,并非控制,而是一道考核?”

    赵灵台呵呵一笑:“你说呢?”

    “我觉得是。”

    “你说是便是吧。”

    赵灵台很无所谓的样子。

    唐听雨忽然双膝跪倒在雪地上:“听雨叩见师尊。”

    赵灵台点点头:“你的确不错。”

    后面阿奴神色恍然,听出来了,这一句话,等于是赵灵台认可唐听雨的弟子身份了。如此说来,这位昆仑圣女摇身一变,变成了灵台山老六,若是昆仑知道,被赵灵台挖了墙角,会不会暴跳如雷?

    赵灵台又收了个徒弟,为什么说“又”呢?不过这般行径,倒非常符合赵灵台的行事风格,他一向不拘一格的。当年收林中流几个,同样如此,不问出身。只是阿奴心里隐隐觉得,赵灵台有着别的深意。但这个问题,他很聪明地没有多嘴问。师尊做事,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如果要说,他自然会说。

    唐听雨拜入门墙的事,很快在剑派传扬开来,并没有引起多少波澜。三年了,唐听雨呆在思过崖三年,在不少灵台弟子心目中,已然把她当做是剑派的一份子了。

    现在,只是正式宣布罢了。至于唐听雨从昆仑换到灵台,那叫弃暗投明。

    出关第一天,不少叨扰。虽然很多事务都交给了弟子们去办,也处理安排得妥当漂亮,但在林中流等人心目中,这些事情必须禀告给师尊知晓,否则的话,就失了规矩。

    他们执意汇报,赵灵台也不介意听听,他闭着关,对于外面的事情也有着需求。

    首先是剑派的新增弟子人数,赫然已经达到三千余人了。这还是在严格把关的情况之下,天下之大,人才辈出,拥有天赋者本就不少。只是以前好苗子都被三大仙门先挑,然后轮到宗派中排名前列着,轮到灵台时,已经算后尾的了,自然难以收到好的弟子。

    不过依循赵灵台的叮嘱,核心弟子的数量,始终控制在五百人的规模左右。

    在人间,天赋是基础,可在天地大环境的制约下,空有天赋,不得资源,也是无用。培养出一个核心弟子并不简单,像许君这样的,完全是个人际遇问题,直接被赵灵台收了,修为境界才得以突飞猛进,脱颖而出。

    但这个属于极端的个例,当不得真。

    弟子人数激增,原本的山门早不够用了,外门的范围,已经朝外拓展了好几个山头,大兴土木,改得现在赵灵台走出去的话,估计都认不得路了。

    这话可不夸张,他本来之际,本无内外之分,已经改了很多。

    新生弟子众多,是好事,唯有这样,才不会青黄不接,出现断层。

    另一件事是关于搜集各种材料资源的,里头一部分是供奉,一部分是买来的,还有些是人情送的……大量的资源材料已经送进后山,交到赵灵台手里,随后无影无踪。

    这事透着古怪,可众人知道是赵灵台需要的,也就不奇怪了。没甚没好说的,继续搜集便是。无奈资源有限,现在能弄到的数量已经大不如前,越来越少了。人间嘛,若是物产丰饶,灵气充足,哪里沦落到这个样子?

    对此赵灵台也有心理准备,之前那一批批的物资,全部投入钱洞里头,已经滋生出些造化之气了。虽然数量不多,但勉强够用,毕竟要动用这些气息的机会也不会多。

    倒是妖身一睡数年,现在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说完弟子和物资问题,就轮到天下大势,道盟的事了,总体运转良好,井井有条,盟主挂着赵灵台的名头,执行者则是林中流,以及各大宗派选出来的代表,两大仙门也派人出面了,一个寻欢公子,一个拈花公子,诚意很足。

    当然,道盟本身也有着不少油水,参与其中,少不得那份好处。

    这个,本质上就是利益分配机构,不用遮遮掩掩,也不用打着什么公益的幌子。只要让各方信服,便是好的。

    赵灵台一一听着,总体而言,并无什么新奇意外的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大都是喜事,其中最大的信息,自是江上寒成就人仙了。

    破境之后,江上寒的气质徒然一变。以前的他,被誉为赵灵台之后,灵台山上第一剑,锋芒毕露。而经历变故,从重伤瘫痪到重新站起,这一路走来,经历良多,成长更多,正应了那句“破而后立”的箴言。

    但话说回来,他之所以能顺利破境,还是赵灵台给予了一缕造化之气的缘故。

    现在的人间,真得缺乏成就人仙的条件了。阿奴那次,才是真正的厚积薄发,万中无一。

    造化之气,有异象产生,虽然江上寒已经很小心,但还是有流言传扬出去。不过这些,也无所谓了。

    新人仙诞生,成就阳神的也多了三个,至于元炁等境界,更是人数众多,难以一一分说。

    简直可以用人才辈出,出现井喷的景观。

    这一切,离不开洞府的威能功用。

    剑派欣欣向荣,发展得如火如荼,正是赵灵台所希望看到的景象。不管怎么说,这灵台山,都是他一手创立的基业,有着难以分割的情感。

    从某个意义上说,灵台,便是他的道统所在。

    诸人一一汇报完毕,最后林中流上来,开口说道:“师尊,关于昆仑动静,根据眼线回报,那边很是平静。昆仑中人,似乎成了缩头乌龟,变得老实本分了。”

    “本分?”

    赵灵台呵呵一笑:“人家叫忍辱偷生,想必暗中正在卧薪尝胆,等待复仇的机会呢。”

    昆仑与峨眉小雷音寺不同,其与灵台之间,早已撕破脸皮,有着血仇大恨,难以化解了的。是以无论如何,昆仑都不愿参与道盟中来,干脆各玩各的。

    林中流自是明白其中道理,沉声道:“既然如此,现在师尊出关了,可要动手?只要你一声令下,灵台全派等候调遣。”

    闻言,江上寒等人皆露出跃跃欲试的情态来。他们早对昆仑不爽,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有机会,如果能闯上昆仑,报灵台山门被破之仇,肯定十分痛快。

    赵灵台微微一笑:“是呀,三年过去,时机也已成熟了。”

    “那什么时候动身?”

    林中流双眸一亮,现在就连他这个一向主张稳重,安全第一的人都渴望一战了。

    赵灵台一摆手:“就算动身,也不可能全派出动,那太欺负人了。”

    这话一出,满堂皆笑,显得轻松愉快。对比当日,昆仑人仙降临,那种乌云压城的压迫,截然不同。那时候,赵灵台可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还把弟子遣散,当做火种,一一分开来。

    现在不但是扬眉吐气,甚至可以说是成竹在胸了的。

    赵灵台又道:“我会带着阿奴去,还有听雨,许君两个。”顿一顿,一指江上寒:“小寒你破镜不久,需要见识,也一起去吧。”

    被点到名字,江上寒大喜过望:“多谢师尊。”

    而不能前往昆仑的,一个个则显得有些失望。但是他们对于赵灵台的安排毫无怨言,更无异议。师尊的安排,自有道理,不可能倾巢而出的,灵台山偌大的基业,肯定要有人留在山上主持,管理等。

    这一次前往昆仑,与上一次不同。那次赵灵台孤身执剑,有着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概。这一次气势同样不虚。许君是昆仑曾经点名要带走的人,唐听雨曾为昆仑圣女。而阿奴和江上寒为赵灵台弟子,两人都是新晋人仙,代表意义重大。

    一行出发,势必万众瞩目。

    林中流兴奋地道:“师尊,消息传扬出去后,想必苍山等派都会派人前往昆仑助阵,为你们呐喊助威,需要出手,他们绝无二话。那样的话,可就热闹了。”

    方下峰笑道:“想当初,诸多宗派接受巡仙令,齐聚咱们山门之下,要进行围攻,好大的威风。而今境况调转过来了,正应了那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众人皆大笑。

    赵灵台既然已经决定奔赴昆仑,解决这个人间最后的问题,就绝不拖泥带水。

    第二天,北风凛冽,带上阿奴等人,一行人就在众多灵台弟子的目光注视之下,离开了灵台,朝着昆仑方向出发。

    北风呼啸,过不多久,竟又裹挟着漫天飞雪落下。天地之间,充斥着一股萧杀的气息。

    好一个飒爽人间!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