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原来商队暗中收了这么多人进来。

    阮天赐好悬没把鼻子气歪:“真黑!口口声声说大家是朋友,结果我提出加入商队,那个为难呀!为难你妹,全是外人,要不是这场雷电冲击,仍然蒙在鼓里,还以为就我们一家呢!”

    白崇礼笑道:“师弟何必和这帮人置气?现在就剩下八艘船,大半货物搭了进去,那二当家损失惨重,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成问题,接下来为公子谋得胜算才是重点。”

    “是!师兄说的对,此地危险,生门变化太快,需要投入大量精力敲定细节。”二老全心全意辅佐周烈,因为他们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然加入进来就没有退出的可能了。

    不多一会儿,更加耀眼的雷霆平铺过来,形成了难以想象的雷电海洋,比紫疆猿王的功力只强不弱。

    这时候才显现出每支团队的真正实力。

    闪电与光线有着密切联系,千里眼最近一段时间功力大进,对于光线的驾驭能力达到了非常强横的层次。

    虽然雷霆越来越强,可是到了队伍附近总能虬结蔓延,神奇般错了开去,令人叫绝。

    巫医门和太医门祭起千百颗雷丹,对于雷霆确实可以起到一些吸收作用,不过随着雷霆快速增强,他们越来越吃力,不得不两家合在一处联手抵御。

    北漠赵家取出巴利巴神头骨,立即形成一圈非常霸道的禁法区域,雷电只要冲击到近前便会洇灭,比周烈这边应对得还要轻松。

    再看隆德赵家,他们是嫡系正宗,受到北漠赵家压制,最近分出两股声音。

    有些子弟希望融入北漠赵家,有些子弟宁死也不投降,这支团队来自鹰派,主张与北漠赵家干到底。不过实力真不咋样,只依靠三件宝具抵挡雷霆,犹如暴风骤雨中受惊的小鸟,战战兢兢向前苦熬!

    此外还有一支神秘队伍。

    白崇礼等人身为术士,平时很注重收集情报,一眼看出这支队伍的首领曾经露面,与天坛宗有着很深牵连。

    这天坛宗是不是诸子百家?又是诸子百家哪一家?向来众说纷纭,想不到会在此地看到他们的身影。

    雷霆正在爆闪,有古怪大鱼接近。

    天坛宗修士不急不慌,仅凭一面古老铜镜便折射了所有电光,似与水镜家的烛照万里返还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周烈等人最先赶到八艘商船中央。

    这八艘大船排成阵势,将力量集中到一起,算是附近最为安全的所在。

    四面八方的雷电冲击越来越强,所以大家想法一致,先躲到这八艘船的防御范围之内。如果等会儿出现更加危险的情况,再见招拆招,反正眼下能避一时是一时。

    北漠赵家和天坛宗第二波到达。

    巫医门,太医门,隆德赵家暂时达成协议,通过彼此互助这才勉强撑到安全地带。

    最后是商队中实力比较强的修士,能有那么三十几个撑到最后。他们看上去十分狼狈,进入防御大阵立即瘫倒,只有五人留有余力,太医门和隆德赵家立即出高价招揽,争抢高手。

    周烈等人看得津津有味,那五名高手之中竟然有一人走了过来,主动提出要加入水镜家队伍!

    阮天赐仔细相看道:“还行!此人名叫左蜻蜓,据说拥有一身过硬身法,想不到他竟然也在商队之中。看面相有着福气,而且眼睛格外明亮。要知道相面最重眼神,说明此人在识人上要比那些人强上许多。”

    经过周烈首肯之后,左蜻蜓赶紧抱拳:“多谢公子收留!在下滞留三品下乘四十年了,始终无法突破瓶颈,心神与祖灵处于融合状态,就在刚才看到公子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机缘来了,跟在公子身边定然可以突破。”

    “原来如此!”周烈点了点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左蜻蜓是因为心生感应,这才义无反顾作出选择,否则他傻啊?拒绝太医门和隆德赵家开出的高价,偏偏要投奔一个公子哥?

    这时,北漠赵家忽然有人爆发愤怒,吼道:“金老鼠,原来是你!你以为你扮成秃驴,我们就不认识你了?”

    “咦?金步摇!原来你加入了水镜家!不辞而别是何意思?”巫医门有两名女子隔着百米点指金步摇。

    北漠赵家立即发难,质问道:“妙玉公子,你之前在翠屏山出现过,看来吸走巴利巴神脑海护持力量的那个人就是你。”

    周烈取出一坛神酒,旁若无人狂饮起来,神情之中极尽蔑视之能,根本不将质问放在心上。

    这下子刺激到了北漠赵家,当即有人跳出来指着鼻子大骂:“姓水镜的,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听说你前段时间显露过身手,得到了年轻一代修士推崇。不过要我说,那只是你借助宝镜之力,完全就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家伙。”

    周烈干掉一坛神酒之后,又取出一坛神酒狂饮,酒力正在祖窍之中发酵,帮助拖油瓶赵飞燕她妹臻至三品巅峰!

    对,赵合德还没有升上来,就算在宝镜加持下过去一段不算短的时日,她仍然在原地踏步。

    谁让妙玉确实垃圾呢?他算是孙老太太的宠物,或许还要当成传宗接代的种马来用,要不是周烈意外入驻,这辈子基本上就没指望了。

    当第五坛神酒在体内升腾,北漠赵家有一名傲气的不得了的年轻修士破口大骂:“水镜妙玉你可真给你们水镜家长脸!酒囊饭袋,遇到我们只会喝酒,抛去你身边这些人,你还有什么本事?听说你娶了自己的婶子,而且大婚刚刚几日,把婶子的肚子搞大之后就出来花天酒地。哈哈哈,在搞女人上面你确实技高一筹,小弟真是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哈……”周烈干掉了第六坛神酒,只觉得脚下软绵绵不着力,他终于有了醉酒的感觉。

    “哎呦!这站都站不稳了,你……”那名年轻人还要嘲讽,突然觉得遍体生寒,之后脑袋怦然间开花,炸成一团血雾抛尸当场。

    “什么?妙玉,你敢……”

    “杀都杀了,还有什么不敢?来来来,今天做一次老中医,专治各种不服。”周烈一叠腰耍起醉拳来,只听砰砰直响,接下来的情景令人心惊胆颤……u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