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有人跑来咣咣砸我家的门。

    我和静还在温存,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

    我们慌忙穿好衣服。

    趴在猫眼往外看。

    只看了一眼,我就慌了。

    门口站着几个警察,手里面还握着手枪。

    看来昨天抢人的事情是暴露了。

    这下,真是惹了大麻烦了。

    我对着门口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来干什么?请你们把枪收起来吧?别吓到孩子,我跟你们走。』

    静在一旁,死死的攥着我,拼命的摇头。

    我苦笑:“没事的,放心。”

    打开门。

    一个熟悉的脸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个人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刘文斌。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你既然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点了点头:“好。”

    这时候,刘队长看见了我身后的静。

    “你就是那位被绑架的师太吧?”

    静低头不语。

    刘队长道:“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你也要跟我们回去吧事情交代清楚。”

    我说道:“好,麻烦您进屋稍等一下,我们总不能这个样子跟你们走吧?”

    “好,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刘队长,您这么来了?”小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菲儿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家里怎么来了这么多警察啊?”

    刘队长,一脸懵逼,他看了看小柔,又看了看穿着火辣睡衣的菲儿,然后又把目光放在了衣衫褴褛的静身上。

    “你们什么关系……”

    菲儿镇定自若:“他是我们的房东。我们租他的房子。”

    “那他们昨晚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菲儿道:“不知道,太晚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睡了。”

    “那你们没听到什么声音吗?”

    菲儿摇头道:“没有……”

    刘队长点了点头:“你们两个明天早上到刑警队做份笔录。”

    然后转身对我和静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吧?”

    我说道:“好……”

    几个警官就掏出了手铐。

    刘队长道:“他们就不用了。”

    那个警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屋子里面的几个女人一脸狐疑的走了出去。

    刑警队,我见到了罗志勇和细狗,还有那位常宝师太。

    罗志勇的律师也在,还有静的父母。

    静的母亲见到静以后,非常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静摇了摇头:“没事。”

    静的母亲拉过静的手,把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静的手臂暴露了出来。

    那手臂上还有被捆绑时留下的痕迹。

    刘队长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怎么弄的?”

    静哑口无言,直直的把目光抛向了我。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细狗这个时候说道:“绑的,我们两绑的。”

    刘队长道:“卢律师,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细狗笑道:“解释,解释就是你们这些警察吃饱了撑的,人家小情侣吵架,女的一怒之下瞒着所有的人跑到,庙里出家了,你叫她男盆友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把她弄回来了。当时静情绪非常激动,不肯跟我们走,所以,我们才出此下策把人先带回来呀?”

    刘队长道:“他们不懂法,也就算了,你堂堂一个大律师,也会犯这种错误,你不觉得可笑吗?”

    细狗道:“我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我朋友和女朋友发生了一些争执,我只是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单独聊天的机会,仅此而已。”

    刘队长转身走向我:“那你们聊得有结果了吗?”

    我笑道:『有了……』

    “那我想你们的家事就不用我们来解决了吧?”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

    “静小姐的父母也在,你们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开了。然后老人就可以走了。”

    静的父亲说道:“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只要我女儿能平安的回来,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

    刘队长接着说道:“那师太呢?”

    常宝师太道:“只要静没有危险,我也就放心了。”

    那好,你们都可以走了。

    不过你,你,还有你,不能走。

    他指的人是,我、细狗,还有罗志勇。

    我们三个面面相去,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了。

    罗志勇请来的律师就说道:“刘队长,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您在怎么扣着我的当事人,有些不妥吧?”

    刘队长道:“接下来我要跟你们说的事情是关于楚家,楚氏集团的。如果你们不感兴趣,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话一出口,罗志勇的脸色就是一沉。

    在我的位置,清晰的看到他面部表情突然僵在那了。

    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自若。

    等静的父母带着静,还有常宝师太离开以后。

    刘队长才到隔壁的屋子把小柔也带了过来。

    所有的人到齐以后,刘队长这才缓缓的说道:“当年你们华业和楚氏集团两家公司斗得不可开交,你们楚家怀疑公司有华业安排的商业间谍,这件事情,我想你们还记得吧?”

    『记得?』我一边说一边看向罗志勇。

    罗志勇同样的也看向我,我们两个都心知肚明,刘队长所谓的商业间谍是曼妮。

    “我在前不久的一次网络大清查的时候,抓获了一个网络黑客。据他交代,在你们两家公司还没有成为一家的时候,他受雇一家BJ的公司对你们两家公司的电脑资料全部调查过。并且他也交代了,当时楚家的电脑安装了追踪系统,所以,他潜进了当时还是楚媛的秘书的小柔家。用小柔家的IP进入过公司的电脑。”

    说到这里,刘队长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向小柔。

    小柔哽咽着问道:“小金,是被他烧死的。”

    “不,他只承认进入了你的家里,用事先准备好的毒狗的药把你的狗毒晕了,他离开的时候家里还是好好的。”

    罗志勇这时候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公司也被他查了。”

    “对……”

    “目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他幕后的老板又是谁?”

    罗志勇倒是商业精英,每一个问题都引经据典。

    刘队长笑了笑:“案子被转到了,商业罪案调查科。经过调查,我们只查到了那家公司的老板的名字叫楚阳。现在已经去世了,不过他们的法人代表叫江枫。”

    我一听这个名字,我就坐不住了,你是说:“楚阳,楚媛的父亲?』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