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如果说普雷以前是凶猛矫健的雄鹰,那么现在他就是一只无精打采的鹌鹑。

    看上去病怏怏的,坐在那里羽毛蓬松成一团球体,像是只长着雄鹰脑袋的青色毛球。

    在于卡罗索战斗的过程中,他是结结实实被造物主拍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可以说是后劲无穷,导致他越是休养反而越是萎靡,状态极差。

    从刚刚到现在,普雷一直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直到伊文开口问他,才稍稍恢复了一点精神:

    “保留主权是不可能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可能!泰波尔斯星为了这一战,付出了六千万青壮的生命,就是为了族人以后不再受卡什尼联邦的威胁。如果保留他们完整的领土和主权,他们迟早会报复回来,泰波尔斯星的有翼族数量稀少,负担不起这样的代价。”

    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脑子,或者说鸟类都是直肠子,普雷这番话说的一点也不委婉,直来直去的表明了立场。

    “看来普雷阁下的想法和我相同。”

    伊文见他这么说,心里当然很高兴,跟着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卡什尼联邦必须得到彻底的清算,尤其是他们数千年来侵占他国的那些利益,全部都要吐出来。至于战争中对同盟军造成的损失,可以用专利和殖民地来赔偿,另外,所有战犯都要得到公开公正的审判。如果做到这一点的话,我支持卡什尼联邦保留母星,甚至保留部分民用工业,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彻底肢解卡什尼联邦,把联邦的殖民地和技术全部吞掉,然后给他们留块苟延残喘。

    最根本的目的,是让美尼斯帝国取代卡什尼联邦,成为星河文明的霸主。

    至于羽化政策么……平行宇宙可以搞,这里暂时不能搞,毕竟主世界线不止他一个使徒。

    强行推行的话,会令伊文在道义上失去支持。

    而且也如今也没必要了,有机械帝国撑腰,以美尼斯帝国如今的体量,吸收了联邦的殖民地和技术之后,必然就是当之无愧的星河霸主。

    没有再用那种残酷政策的必要。

    对卡什尼联邦清算的问题上,伊文自认为已经足够的仁慈,但是赫尔德却和他的想法完全相悖。

    卡什尼联邦可以说是她一手培养壮大的势力,其强弱存亡,与她的利益息息相关。

    一旦卡什尼联邦被完全肢解,赫尔德就会失去让她乘凉的大树,光凭这一点她就必须尽可能的保住卡什尼联邦。

    更重要的是,现在伊文的实力已经一家独大,几乎无人能与之争锋,如果让他肢解吞并了卡什尼联邦;那么一旦他心怀恶意,其他使徒还有反抗的余地么?

    普雷、巴卡尔之流还好说,毕竟他们以前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最差也能当个藩王;而自己是个有‘原罪’的使徒,他要是想找人试刀,多半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不能不防啊。

    “制造者,你的想法太过严苛了,有悖于情理。”

    赫尔德左手掩唇,白皙的脸庞泛起笑意,浓密的睫毛如蝶翼一般上下颤动:“兄弟之间的争斗,应该适可而止,不能完全剥夺联邦的生路,否则的话,就是制造新的战争。”

    “哦?我难道没说过要保留卡什尼母星?”伊文盯着她的侧脸,声音里透着寒气:“生路已经留了,如果他们以后安心发展,迟早能恢复富裕的生活,你觉得这些还不够吗?”

    “生活当然是够了……只是……”

    赫尔德避开他的视线,含笑说道:“制造者如今的态度,让我想象到了历史上很多雄心勃勃的政治家,作为一国领袖,追求实力的扩张当然是好事。然而超越限度的扩张,其实是一种灾难,我想您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发生灾难吧?”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伊文冷静下来,双手交叠握在胸前,语气清淡的问道。

    “支付赔款,数量由您来定,远东、近东星域的殖民地由美尼斯帝国接手,卡什尼联邦以交出霸权为代价,保留武装和主权的完整。”赫尔德语速飞快的说道。

    空间里顿时沉寂下来,没有人敢随意出声,普雷、卡恩、赫尔德的目光都投向伊文,似乎在等他的反应。

    此时伊文却忽然低声冷笑起来。

    “呵呵呵呵。。。。”

    他抬起头,用手捂住半张脸,浑身都在因为笑声而不断抖动。

    “赫尔德,你真的是太大意了。按照你这个赔偿的方法,不是单单的喂饱美尼斯帝国,让其他朋友连汤都喝不到么?”伊文大笑着站起身,取出随身的黄金佩剑,猛地指向他们面前的餐桌:

    “都是朋友,又都出了相同的力,这么分难免不公平!”

    话音落下的瞬间,剑光陡然绽开一朵璀璨的花,整张餐桌随即被分割成了大小一致的十二等分。

    使徒们看着会议桌碎裂成十二等分,然后‘哗啦啦’的落在地板上,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普雷是暗喜,卡恩是平静,而赫尔德则是凝重中带着一丝愤怒。

    “十二等分!卡什尼联邦的殖民地,每个使徒都该有一份,而且必须保证利益相等。”伊文手指翻转间收剑归鞘,目光如芒横扫四方,最终投向赫尔德美艳的侧脸:

    “至于美尼斯帝国,殖民地这块我们一份不要,我们只要联邦的专利和技术。”

    “我觉得可以!制造者的办法相当公平!”普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顿时精神了不少。

    “赫尔德,你觉得这样如何?”伊文故意大声问道。

    你不是千方百计想要保留卡什尼联邦吗?那我就彻底把它撕成碎片,喂饱所有的人,你要是反对,就是跟所有的使徒为敌!

    想玩合纵是吧?以为我不会连横?

    “真不愧是制造者,为了照顾盟友,居然舍得放弃这么多利益。”赫尔德笑靥如花,暗金色的眼瞳却仿佛封着坚冰:“这样的分配方式,我自然是同意的,感谢您的慷慨。”

    “那就这么办吧。”

    伊文转过身,背对着赫尔德沉声说道:“找回所有的使徒之后,就按照十二等分的方式分割利益,在这之前,我们的谈话要绝对保密。如果有谁走漏了消息,说了不该说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黑了!”

    “当然了!”普雷开心的满口答应。

    “我不会乱说。”卡恩跟着点点头。

    “这是霸主的命名,我当然不敢违背。”赫尔德顺服的低下头,毕恭毕敬的说着,语气里却明显带着刺。

    “……”

    不过伊文没有看她,更没有在意她的刺,因为这个分配方式直接要了联邦的命,她肯定不服。

    然而他并不在乎,毕竟割鹿的刀在他手里——赫尔德没有分配的权力,所以她无论怎么闹,都成不了气候。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卡什尼母星,某处幽暗的下水道。

    矫健的身影完全不受黑暗的影响,在那崎岖的下水道内奔驰着。轻盈的动作带起了强风,黑斗篷随之舒卷开来;在奔驰者的身后拖曳出一条浓重的墨迹,脚下也是一路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这是个年轻的男人,身材健壮清瘦,拥有一头米黄色清爽型短发;双眼被黑色的布条交叉蒙住,身上穿着黑色斗篷,搭配蓝色长裤和长筒皮靴,手掌紧紧握着一把湛蓝色的短剑。

    他紧握着短剑的右手皮肤,赫然透出一种狰狞的血红,这正是阿拉德大陆特有的鬼手!

    从外表上来看,他是一位盲人剑士,但是疾驰的过程中却是行走如风,完全不受影响。

    “又来了?到底有完没完!”

    伴随着剑士的抱怨,下水道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狰狞的机械生命体们奔跑着逼近,身上印着金色的日轮印记。那一枚枚金色的日轮如此耀眼,简直就是无数金色的太阳;这一幕让人有种幻觉,仿佛迅速逼近盲眼剑士的不是机械生物,然而无数双金色的眼瞳!

    机械巨狼跑在最前面,全身上下长满尖刺,犹如一柄柄钢刀,眼中宛如燃烧着一团金色火焰,仿佛守护着某座殿堂的神兽;奔跑时四足落地,锐利的爪牙寒光四射,‘啪啪啪’在在下水道里狂奔。

    盲眼剑士听到它的声音,立刻转身垂下手中的短剑,剑身随即涌出炽热的波动。

    嗖——!

    他握紧短剑,自下而上做出了做出了上挑的动作,炽热的波动随着剑锋延伸而出,化为熊熊烈焰瞬间吞噬着整个下水道。

    只听‘轰隆’一声爆炸,机械巨狼以及它身后的机械生物,便被着赤红火焰波动尽数吞噬,溶解成了滚滚白烟。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无数的水花在下水道里跳动,静止的积水忽然化作了怒流,水面上出现了深深的漩涡;那是大批机械军团靠近的征兆,很显然,这次追杀的他机械军团数量更多。

    “刀斩肉身,心斩灵魂,用心眼看世界。”

    他喃喃自语着,表情变得平静起来,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短剑,将其横握在自己的胸前。

    “眼睛虽已长眠,但只要心脏不停,我的身体就是我的眼睛。”

    那一瞬间,剑士身体上迸溅出闪亮的电弧,短发竖倒而起,变得如雪一般苍白,全身皮肤也变成了湛蓝色。他手中握着的短剑表面电光凝聚,耀眼犹如闪电,向外辐射着凌乱的电光。

    下水道里流淌的水流忽然加速了,无数垃圾和流水载沉载浮,腥臭的浪涛翻卷,浪花落回水面的时候溅出无数的电火花;震耳欲聋的奔跑声愈来愈近,那是成千上万的机械生命体疾驰而来!

    “……”

    盲人剑士像是一座顽强的堤坝,面对狂潮巍然不动。

    背后电光凝聚,形成一轮青色的太阳!

    沉重的浪涛一阵阵扑面而来,但是还未靠近,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碎,再化作暴雨洒向他的身后——他双目低垂,平静得像是殉道者或者芾着背生光轮的神祗。

    轰隆隆——!

    机械生命体混入波涛正面袭来,剑士挥剑横劈,电芒随即闪现;沿着短剑的刃锋拉出一条长长的电弧,噼啪一声裂响,浪涛竟然被斩开了!

    剧烈的闪光甚至震裂了下水道的墙壁,仿佛整个空间都震荡起来,雷鸣声滚滚而至,一道电环沿着四面八方横扫而过——墙壁、废水、甚至机械生命体的表面,一道道电弧骤然间闪烁明灭,青色的电弧沿着一切导体向前延伸,发出噼啪作响的爆鸣。

    这一瞬间,盲人剑士蒙眼的布条汽化消失,他睁开眼睛,眼瞳中涌出无尽的雷光。

    雷光在他背后交织,形成一个威严神祗的模糊轮廓,犹如他的分身一般,耸立在黑暗狭窄的空间中心。

    轰隆隆——!

    伴随着浩瀚的雷鸣,剑士将短剑举过头顶,奋力挥剑劈斩,身后的神祗同时双手合十——仿佛刹那间化为狰狞的恶魔,猛地俯身拍向前方汹涌而来的机械生物。

    ……

    长剑破空,神临于世。

    失明的双眼本应涌出无尽的黑暗,

    但是为何却散发出如此明亮的光芒?

    伟岸的身躯屹立于天地之间,

    雷鸣之声响彻大地,

    这,就是光的波动?

    深度觉醒——雷神降世·裁决!

    轰隆隆——!

    雷神猛烈的拍击淹没了一切,造成了刺目欲芒的青色电光圈。

    一切东西进入了这个圈子之后都被汽化或者粉化,所有的机械生命体纷纷燃烧成火炬,但是依然前赴后继的汹涌而来。

    当雷光释放到极限的那一刻,雷神虚影坍塌成了一个强大的力场,把一切都牵引过去,无论是机械生命体、垃圾还是沸水,甚至喷吐的弹药和光焰。

    以了电圈为风眼的暴风掀起了逆卷的狂潮,圆形的潮圈以电圈为圆心,猛地收缩。

    下一刻,整个数百公里的下水道,被狂涌而出的电流化为齑粉。

    “……”

    迅速坍塌的废墟中,手握短剑的青年昂起头,纵身跃向地面,很快便融入了黑沉沉的雨幕。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