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第一百六十六章【天人合一】

    厚重的山体石室内,沈浪正运功缓缓恢复自己损耗的真元,距离他闭关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他会每隔一段时间读取一次由神代美雪从外面送进来的情报,主要是有关他做出决定后各方面的反应,然后提出一些建议供参考,神代美雪基本都会照做。虽然沈浪更希望神代美雪做主,但他也明白,正是由于自己在侠隐宗的地位和声望,无人敢真正违背他,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决定。

    从目前来说,侠隐宗和侠隐镇在动荡了一阵子后很快便安稳下来。这也在沈浪的预料之中,目前从外界来说,陆煴的主力军仍然是雾州军为核心,军官十之七八都是来自雾州军或侠隐宗。陆煴就算想要强攻,也难以做到,还会遭遇临阵倒戈,绝不明智。

    从内部来说,沈浪的决定等于将宗门上下心思浮动的这部分人给释放出去,从而能更好地让神代美雪大力整顿,将侠隐宗打造成铁板一块。侠隐镇作为侠隐宗的后方,为宗门输送了不少人才,但也有少部分人依旧对宗门没有归属感。

    如今在沈浪的决定下,他们可以返回故里,自然对他和宗门感恩戴德,便心甘情愿地将自己最优秀的孩子送入宗门培养,这让宗门的未来更加值得期待。

    沈浪沉思道,随后又闭上双眼开始修行。

    他体内的真气此时已经接近充盈的状态,真元还有约一两成的差距,估计也就在十天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如今他所修行的功法不再是什么单一的一种,而是糅合了自己以往武学中的心法、御剑诀的心法和自己在经历了神代美雪一战后领悟到的新的东西。他虽然不明白这具体是什么,但是冥冥中能够感觉到,这种感觉似乎是突破的前兆。

    在决斗前,他的内心备受煎熬,甚至出现了心灵破绽,导致有一丝心魔生出。如今随着决斗的结束,这一丝心魔也终于被他彻底镇压予以化解如今他的奇经八脉似乎进入到了一个可以与天地沟通的境界,这种体会让沈浪一直以来比较沉静的内心都有些兴奋。

    武道永无止境,或许武道的尽头会是另一个全新的境界,沈浪也在一直追求,也由此他对人间的这些俗事再无太多留恋。

    随着心头一道明悟涌上,他体内的真气陡然间在一瞬间消失,就好像一个房间的空气被抽成了真空一般,一股玄妙的触感似乎在召唤沈浪。

    抱元守一,隔岸寻索,沈浪感到自己的开始升空,越来越高。

    穿过了石室的屏障,跳出了山岳,俯瞰侠隐宗绵延数百里。

    沈浪的心悬浮在距离山岳云端之间,有些迷茫。

    他感觉自己已经跳出了俗世间,却不知道归向何处。

    俯瞰视角中,看到侠隐宗弟子们习武,整齐划一,气势不凡。一旁指点的高阶弟子和长老也都尽心尽力,脸上带着笑意。

    门中执勤的弟子恪守职责,不苟言笑,令人肃然起敬。

    执事长老们也都各司其职,井井有条。

    宗主大堂内,神代美雪与沈平安两人携手处理门内诸多事务,其他核心长老虽然有所保留,但基本都能做到融洽自处。

    神代美雪处理完一件事务后,忽然心头有所感应,眉头一蹙,望向窗外,却又失去了那种感觉。

    神代美雪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全面接手侠隐宗导致出现了精神上的错觉。

    沈浪此时已收回落在侠隐宗上下的目光,将它投向下方的侠隐镇。

    镇上的人口依然不少,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来到这里的人只多不少。镇子由侠隐宗门人镇守,雾州军也不能随意踏入。

    街道尽头的一隅,禅庙内的一间禅房里,云柔如同往日一般在做功课,口中诵着减轻罪孽的经文,超度亡魂。

    忽然,耳边似乎响起沈浪的声音,听得二字,顿时起身走出房门,望向侠隐宗的方向,却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她的内心已经感觉到了什么,默默地在院中跪下,双手合什说道:

    说完这话,已是泪痕满面,她知道,沈浪要走了,或许这一走从此再难相见。

    从最初的相逢相识,水到渠成的相知相爱,她渐渐明白了沈浪这个看似平凡的男人有着非同一般的造化。他注定是要离开人世间,去往那未知世界的奇人。

    云巅深处的沈浪内心微微颤抖,尤其是看到云柔落泪的一幕,他感到了不舍,却又明白,自己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候,这就像是一种宿命,到了眼前,再难拒绝。

    轰!

    惊雷炸响,天色变幻,转眼间乌云滚滚,狂风骤起。

    普通人都抱着头赶回家去躲雨,只有少数武道强者有所感悟,都无比慎重地望向侠隐宗所在的云岚峰上的某个位置。

    这是侠隐宗诸多长老想到的答案。

    神代美雪、沈平安、慕容书、沈磊等人纷纷来到沈浪闭关的石室附近护法,侠隐宗很快进入戒严状态。

    一道雷电落下,直接穿透了山石,进入石室中。

    沈平安有些不忍,试图起身联络自己的父亲。

    神代美雪连忙阻止道,她是修为最接近沈浪的人,自然明白他们玄境强者晋级非常需要谨慎。

    雷电落下的间隔越来越短,威力巨大,每次落下都震得方圆百里震颤,百兽惊恐。

    石室内,沈浪体内磅礴的真元护住气海和心脉,肉身则直接迎着雷电接受着这场洗礼。

    每一次的雷电落在他身上仿佛是要将他摧毁,却又重新赋予他新的东西。

    轰!

    第七道雷电落下,直接令石室破碎,周遭山石滚落,沈浪双手凝聚真气拍出,顿时将靠近的山石予以搅碎,化为齑粉。

    每一次的雷电威力不断增强,沈浪此时也感觉有些吃不消。

    轰!

    第八道雷电落下,这一次不是瞬间消失,而是直接缠绕在他身上,将他的肌肤里的血肉和经脉摧毁殆尽,同时瞬间生出新的血肉和经脉。

    一声长啸伴随着痛苦与喜悦,传遍方圆百里,许多人都忍不住抱住头部蹲下身子,这股冲击太过巨大,令他们有些难以承受。好在,这种冲击并没有针对他们,只是掠过而已。

    天色阴沉如水,乌云厚实如山,第八道雷电之后,天空开始沉寂起来,似乎在酝酿。

    沈浪此时体内真元在雷电的冲击摧毁下,损耗了近八成,如今只能勉强护住心脉,连气海都难以做到。

    仿佛天空被什么力量给撬开一般,发出令人恐惧的声响,紧接着与以往八道雪亮如银的雷电不同的是,第九道雷电竟然是橙色的光芒。

    一瞬间,侠隐宗连同侠隐镇被一股刺眼的光芒所吞没,只觉得地动山摇,仿佛巨龙咆哮一般惊世骇俗。

    短暂的失明过后,许多人再次睁开双眼,却看到周遭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天色重新变亮,就好像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这时,侠隐镇和侠隐宗上下的门人都发觉了异常,原来刚才那场惊世骇俗的雷电风暴过后,居然起了大雾,但是这大雾只是像锁链一般将侠隐镇和侠隐宗给包裹起来,中间并没有遮挡,就好像一个奇怪的结界一般。

    云岚峰上,沈浪闭关的石室门外,此时遭到破坏的石室已经残破不堪,不过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神代美雪带头单膝下跪,其他人纷纷效仿,赶来的侠隐宗长老和高阶弟子都是如此,一时间有上千人恭迎沈浪破关而出。

    雾气弥漫中,一道颀长的身影渐渐浮现,一名俊朗的年轻男子缓缓从迷雾中走出。他仿佛是二十岁的沈浪,一头披散的长发,发色如墨,浑身都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