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艾恩葛朗特,第25层,主街区公会之地。

    公会之地是艾恩葛朗特中极为少见拥有庞大建筑群体的城镇,这里密集而繁华的楼房,会给人一种置身十九世纪大都市的感觉,而那先早已习惯了拥挤的玩家们,尤其钟情于此处,所以这里聚居着超过半数的玩家。

    往往人越多的地方,就越是鱼龙混杂,而消息也是最灵通的,若是想打探一些偏门的情报,那些身穿黑色斗篷站在大街小巷的情报商人,无疑是最好的窗口。

    因为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披着黑色斗篷的情报商人,所以同样喜欢披着黑色斗篷的黑纱与零七,即便放在人堆里也不会太过扎眼,于是黑纱便选择在这里与零七等人碰头,并事先约好在北城区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里碰头。

    因为总是担心自己会迟到,所以黑纱习惯了早到,提前了三十分钟就抵达了约好的面馆,并点了两晚乌冬面上桌,坐在面馆一角的双人桌上,默默地盯着大门处。

    忽然间,面馆的大门被推开了,三个用兜帽盖住脸庞的黑衣人呈三角形队列走进了门里。

    即便没有看到零七的脸庞,黑纱也能用直觉在瞬间辨识出走在前头的那位黑夜人是零七,此外逻辑也同意这个推断,毕竟零七身后的辛卡与由利耶尔两人,没有她这样胆子跟身上散发着逼人寒气的零七并肩而行。

    辛卡与由利耶尔选择了在大门旁的一张双人桌坐了下来,却没有点任何东西,只是一言不发地坐在哪儿待命,而零七则缓步朝黑纱走来,并自然而然地落座黑纱面前。

    真是的,这家伙一点礼貌都不懂,见了面也不打一声招呼,搞得他们两个跟拼桌的陌生人似的。

    虽然在心中如此埋怨着不懂人情世故的零七,可黑纱脸上依然绽放着甜美的微笑,柔声问道:

    “抓住那家伙了吗?”

    “没。”

    零七说话的时候总是这样惜字如金,不过黑纱早已习惯了零七这种开口就聊死天的设定,只能扮演话痨循循善诱道:

    “是被发现了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天哪噜,这家伙总算是用上了短句回答了!

    眼前一亮的黑纱,觉得自己可以再加把劲让零七多说点,于是作出一副满心好奇的样子,接着问道:

    “具体的情况是?”

    “总而言之,那家伙的能力太棘手了。”

    黑纱作为这个世界里与零七最亲密的女人,她是最了解零七的强大之处,所以对于零七竟然还会失手这一点,黑纱愈发感到有趣,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那是什么样的能力?”

    “他身上可以散发出一种让时间静止的雾。”

    “静止时间么……”

    黑纱的眼神随之深邃起来,忽然联想起今天在血盟骑士团总部所见的诡异一幕。

    当时正值审判结束的时候,而血盟骑士团与绯月双方人马,因为希兹克利夫对艾基尔作出的扣留判决而产生了争执,战火几度一触即发。

    可就在双方人马剑拔弩张地对峙时,让黑纱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发生了,向来强势的艾基尔居然主动退让,并任由血盟骑士团的成员将其带走。

    不过这并不是最让黑纱震惊的事情,因为更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

    因为当时黑纱所站的位置比较特殊,前方正好有几个高个子遮挡了她的视野,而她则透过那几个高个子身体的间隙,刚好看到了希兹克利夫的脸。

    可眨眼间,几乎在黑纱的反应时间范围外,甚至可以认为时间并没有流逝,总而言之在那一瞬之间,黑纱视野中那张希兹克利夫的脸庞不见了。

    黑纱非常确定,在那极短的一瞬间,前方所站的那几个高个子,他们并没有动过,而希兹克利夫也不可能有在动,因为她那时正全神贯注盯着希兹克利夫的脸,而在黑纱还确定前一刻,希兹克利夫也没有任何要动的征兆。

    换而言之,希兹克利夫在完全没有移动可能性的条件下,他的莫名身体向后移动了大概一步,而这一步刚好让他的脸庞消失在黑纱的视野里,并且这一步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至少是黑纱意识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刻里。

    可要知道,黑纱拥有着天才级别电竞选手的天赋,她也曾在电竞俱乐部做过专业的反应速度测试。

    黑纱的反应速度,平均值在003秒内,而正常人的反应速度在02-03秒间,即便是顶尖的电竞选手,亦或者那些依赖反应速度的顶尖运动员,他们的反应速度也不会低于01秒。

    简而言之,黑纱拥有超人般的反应速度,不过这种超越凡人的反应速度,也给她造成了严重的生活障碍,因为反应速度太快时常容易杯弓蛇影,这也是她患上社交恐惧症的病源。

    若不是社交恐惧症导致黑纱一到人多的场合就会异常紧张,恐怕她现在早就已经成为了称霸世界的电竞选手了。

    总而言之,希兹克利夫的身体在比黑纱反应速度还短的时间内进行了移动,这根本不是正常的玩家能做出的举动,黑纱甚至可以认为,在那极短的一瞬间内,时间莫名被停止了,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希兹克利夫身上的“瞬移”现象。

    见黑纱这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解风情的零七,难得用关心的口吻问道:“你有心事?”

    黑纱微微摇了摇头,不过眼神却异常凝重,并开口向零七道出了心中的怀疑:

    “说到停止时间,我怀疑希兹克利夫也有这种能力。”

    “他是系统携带者?”零七眼中杀意闪烁。

    “很有可能。”黑纱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去做掉他。”

    说出这话时,零七的语气中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情绪,甚至像是在说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

    黑纱摇了摇头,转而说道:“比起做掉希兹克利夫,我觉得你得先做掉艾基尔。”

    “理由?”

    “艾基尔已经意识到是我们在搞鬼了。”

    “那就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零七面无表情道。

    黑纱立即向零七投来不可思议的目光,有些于心不忍地打探道:“你要割掉他的舌头?”

    “不。”零七缓缓摇头,“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我跟你一起去?”黑纱打探道。

    “不必。”零七指了指坐在门旁的辛卡与由利耶尔两人,“有他们导航就够了。”

    “你知道艾基尔现在人在哪?”

    “不在绯月?”零七反问道。

    “还是我给你带路吧!”黑纱嬉笑了起来。

    “所以他在哪?”

    “血盟骑士团总部。”黑纱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希兹克利夫也在哪里?”

    黑纱微微点了点头。

    “你不能去。”

    零七用的是命令的语气,黑纱明白自己不能再讨价还价了,否则零七就会跟她冷战,于是转口嘱咐道:

    “别让我去救你。”

    “嗯。”

    “更别连救你的机会都不留给我。”

    “好。”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