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艾基尔虽然从罗莎莉雅提供的录像中看出了端倪,并立刻锁定了嫌疑人,不过想到此刻自己还身在法庭上,所以艾基尔便立即收起了与黑纱对峙的锐利目光,并抬起黝黑的手指,指着那颗水晶投影出来的屏幕,继续说道:

    “法官大人,各位,请留意画面中行凶男子的武器,是一把银色的短剑,虽然同样是银色的剑,但我们会长所使用的,却是一把银色的长剑。”

    “而那银色柄长剑正是由我亲手为会长锻造的,并起名为绯月之锋,如果有谁目睹过第一层我们会长单刷阶层boss的场景,应该会对那柄绯月之锋有印象。”

    阐述完后,艾基尔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基于以上提出的两个疑点,我认为录像上行凶的男子,虽然长得比较像我们的会长,但实际上却并非我们会长本人,还请法官大人明鉴。”

    艾基尔这话一出来,观众们霎时陷入一片哗然中,但大部分玩家仍然认为录像行凶之人便是慕白无疑,毕竟这世上不可能有完全一样的人,而且他们也没听说过sao里有可以易容成其他玩家面容的道具。

    对于慕白杀人理由的猜测,大家众说纷纭,有大部分玩家对慕白和绯月公会的形象还是挺不错的,所以认为慕白应该不会无故杀人,就正如艾基尔所说的,被慕白杀掉的人,很有可能都是犯罪工会泰坦之手的成员。

    不过仍有不少男性玩家认为,慕白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坚信罗莎莉雅遭到了慕白的强暴,而且人多势众的绯月公会还反过来倒打一耙,诬陷罗莎莉雅是泰坦之手的会长,借此转移众人的视线为他们的会长开脱罪名。

    正当观众的争论声愈演愈烈时,临时充当法官的希兹克利夫,例行连敲了法槌好几下,以示让众人安静下来,众人停止争论后,希兹克利夫轻咳了几声,开口道:

    “承蒙各方的信任,身为这个案件的判官,经过慎重考虑后,特作出以下裁决。”

    “罗莎莉雅小姐提供的白幕杀人录像被判定为有效证据,但基于艾基尔先生提出的疑点,因此本庭保留对证据真实性的怀疑,但也保留绯月公会会长白幕先生杀人的嫌疑。”

    听到这,艾基尔忽然松了一口气,不过接下来希兹克利夫的话,却让他高兴不起来了。

    “既然艾基尔先生代替白幕先生出席,并坚称白幕先生目前与绯月公会失去了联系。”

    “所以在白幕先生正式出庭前,扣留代替嫌疑人白幕出席的艾基尔在血盟骑士团的总部,借此希望绯月公会能积极寻找白幕先生,并希望白幕先生能及早出庭接受审判澄清嫌疑。”

    “此外,对于艾基尔先生所说的,罗莎莉雅小姐身为泰坦之手会长这一点,我可以用血盟骑士团的信誉担保,艾基尔先生所言无误!”紧接着希兹克利夫话锋一转,拍桌喝到,“血盟骑士团众团员,听令,给我拿下罗莎莉雅!”

    喝声落下时,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血盟骑士团的团员便一拥而上擒住了同样不知所措的罗莎莉雅,随即只见希兹克利夫从审判台上起身,缓步来到罗莎莉雅面前,并说道:

    “大概一个月前,银色旗帜的会长曾因公会的同伴被泰坦之手公会成员洗劫并杀害一事,专门委托过我们血盟骑士团追查犯罪公会泰坦之手的成员。”

    “大概二十天前,我们已经掌握了泰坦之手成员构成的确凿情报,并确认罗莎莉雅便是泰坦之手的会长。”

    希兹克利夫向罗莎莉雅投来阴冷的目光,质问道:

    “身为犯罪公会泰坦之手的主谋,罗莎莉雅,你对泰坦之手此前犯下的种种罪行,还有何辩解?”

    罗莎莉雅知道自己彻底栽在希兹克利夫的手上了,所以脸上也毫无抵抗之意,只是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你已认罪,那我就以血盟骑士团的团长,判处你监禁到这场游戏结束为止。”

    希兹克利夫证明了罗莎莉雅并判处她监禁之后,在场众人都猛然意识到一点,那么罗莎莉雅先前所言被白幕杀害的同伴,无疑就是泰坦之手的成员了,对于这些为非作歹的犯罪者,一众玩家们没有任何好感,哪怕罗莎莉雅的样貌再诱人。

    不过大家也纳闷了,既然罗莎莉雅被证实是泰坦之手的会长,那么白幕的嫌疑就洗脱了,那为何希兹克利夫没有当场判处慕白无罪呢?

    所以玩家开始围绕这一点窃窃私语地争论了起来,不少玩家都认为,希兹克利夫这是出于血盟骑士团本身的利益考虑,才扣住了如今白幕失联时主掌了绯月大权的艾基尔。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希兹克利夫之所以扣住艾基尔,是为了避免已经看出端倪的艾基尔去接触那些危险分子。

    毕竟那些莫名闯入相当于他王国的危险分子,即便希兹克利夫这个至高无上的国王,也没有多少把握对付他们,所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引发这些危险分子大肆屠杀玩家,希兹克利夫才决心扣下艾基尔。

    同时希望以扣住艾基尔这件事为诱饵,让慕白这个危险分子的一员,又同样身为最强公会绯月领袖的家伙,好好来找他谈一谈,如果可以,他还想借助慕白的力量铲除其他危险分子。

    至于为什么希兹克利夫会选择与慕白交谈,甚至还有联手的意向,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从希兹克利夫开始监视这个世界,慕白就没杀害过任何一位玩家,而其他危险分子则不然,他们都视这个世界里玩家的性命如草芥,肆无忌惮地杀害。

    在自己的王国里作乱,并随心所欲地杀人,是希兹克利夫这个国王所无法容忍的事情。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希兹克利夫也顺势监禁了罗莎莉雅,以警告那些喜欢屠戮他人生命为乐的玩家,让他们意识到还有血盟骑士团会出手惩罚他们,从而变得收敛一些。

    虽然作为判官的希兹克利夫要扣留艾基尔,但艾基尔身为堂堂最强公会绯月的一把手,岂能被血盟骑士团这个被绯月踩在脚下的公会扣留?

    抱着这样的想法,与艾基尔关系亲密的宫真为首,一众绯月精锐将企图把艾基尔收押的血盟骑士团成员包围了起来。

    正当双方陷入对峙时,时间忽然停止了下来,艾基尔愕然望向周围仿佛被冻结住的玩家,不过在这篇冻结的景物中,却有一人缓步朝他走来,正是希兹克利夫。

    “你……”

    短暂的惊愕与慌乱过后,艾基尔已经猜测出了希兹克利夫的身份,不过希兹克利夫却朝艾基尔微微笑了笑,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委婉地开口问道:

    “艾基尔先生,我恳请你留在我们血盟骑士团总部小住几日,我团一定好生招待,不知你意下如何?”

    对于面前这个人的邀请,艾基尔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于是艾基尔只好点了点头道:

    “明白了。”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