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当天晚上杜林就参与了一档政治类访谈节目的录制,反正电视集团公司是他全资公司,有这么好的渠道为什么不用起来?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因为他要竞选州长就砸了某个节目或者某个频道的牌子,总之他就像是一名正常的受邀者参加了这档节目——《进行时》

    受邀的嘉宾并非杜林一人,还有两名西部现在风头正劲的政客,加上主持人一共四个人,这是一档聊天类的节目,收视率很高,毕竟买得起电视的往往都是社会上的中产阶级,他们对政治的敏感度要远远的高于普通人。

    这档节目最大的看点,就是不同的政治立场和理念上的冲突,人们也喜欢看见立场不同的政客在镜头前表现的有失风度,至少那才会更加的真实。

    节目录制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顺风顺水,主持人也没有提出任何偏激的问题,大多数的问题和谈话内容都是围绕着换届大选和对未来的展望方面进行。当节目过去一半的时候,主持人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针对杜林的问题。

    “杜林先生,我听说在白天的公开演讲中,您抨击了一些政客以虚假的宣传方式来欺骗选民为他们投票,是这样吗?”,主持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有一点心惊胆战,她只能做到尽力保持自己的职业水准,以及脸上的微笑。

    杜林点了点头,没有否认,“我不否认你这种说法,我的确那么说了。”

    主持人瞥了另外两位受邀而来的政客一眼,硬着头皮继续问道,“那么您对刚才另外两位的政治观点有没有什么感想,您觉得他们是否有愚弄了选民?”

    “我没有说过他们愚弄选民,对于这个问题我保留态度。”,杜林也没有表现的咄咄逼人,反而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在这样录播的节目中其实都有台本,一些敏感的问题都会罗列在台本上,以确保受邀嘉宾不会因为某些尖锐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

    当然也有一些节目为了制造爆点,制造话题和收视率,他们会隐藏一些内容,比如询问某个戴着绿色帽子的明星,你觉得这顶绿色的帽子是否是按照你的脑袋做的,带起来是否舒服。

    碰到涵养好一些的人,会回避这个问题不回答,但是碰到脾气坏一点的就要出事故,但恰恰这种事故就是很好的宣传点,人们喜欢看明星人物气急败坏的样子来满足内心中某些不为人知的渴望。

    现在的这个问题,就属于那种没有罗列在嘉宾台本上的内容,但主持人有一份不同的台本。

    她硬着头皮继续问答,“您的意思是说,也不否认有这样的观点?”

    杜林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但是这笑声却让另外两名嘉宾皱起了眉头。政治圈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泼人脏水这种事大多数人都干过,虽然看上去很幼稚,但有效就行了。

    就像特耐尔早先流传的彼得和他情妇的谣言,说他们有多恩爱还有许多的私生子,可实际上彼得的蛋蛋早就被总督阁下给废了。有时候越是低级的手段,在政治环境中反而越有效。

    人们攻击某个人的时候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哪怕这个借口是假的都无所谓,只要有!

    其中一个嘉宾忍不住问道,“杜林先生,你说别人都是骗子,那么你是骗子吗?你能够确保你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并且履行它们了吗?”

    杜林斜睨了这名嘉宾一眼,反问道,“按照你刚才字面上的意思,我的理解是你说过一些谎话,也没有履行过你所有的承诺,我这么理解没有问题吧?”

    嘉宾怒极反笑,“你这是在逃避问题,你回答的和我问的没有任何关系。”

    杜林点了点头,“所以你的确说谎了!”

    另外一名嘉宾也不得不出声了,在主持人的诱导下和杜林模棱两可的回答中,实际上把他也拉下了水。如果不搞清楚这个问题,他的支持率很有可能会下降一两个点。

    对于很多外行来说一两个点并不代表什么,可问题在于竞选并不是一唱独角戏,自己丢掉了一两个点,别人就多出一两个点。

    假设大家都是五十分的话,现在一个五十二分,一个只有四十八分,想要追上就相差了四分。

    百分之四的支持率好追吗?

    一点也不好追,在一些支持率胶着的地区,往往失败就失败在百分之一二的支持率上,为了大选,他也必须跳进来。

    “杜林先生,我个人认为一名优秀的政客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提升地区人民生活水准的提高上,为辖区内的选民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耸了耸肩膀,“制造一些可笑的噱头来吸引社会的目光,你是一名政客,你不是明星。那些小把戏可能会在短时间里有一些作用,等一段时间之后人们会看穿你的伪装。”

    杜林笑了笑,没有立刻反驳,反倒是看着镜头说道,“这就是现实,当人们都在遵守某种标准的时候,有人站出来揭开黑幕,他就无法被其他人所容纳,只因为他说了真话。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就发生在我们的周围。”

    “当那些敢于说真话的人在这些黑幕的围攻下开始尝试着闭上嘴,开始说谎时,这个社会就完蛋了!”

    “总要有那么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站出来,我就是那个人。”,杜林坐直了身体瞥了两人一眼,“我让奥迪斯市从一个垃圾城市变成了今天最繁华的大都市,我让西部数十万上百万的家庭有了一份可靠的工作,我还为许多城市解决了一部分的医疗、教育和保障问题!”

    “我不敢说我每一句话都能顺利的实现,但我正在朝着这方面努力,那么你们二位呢?你们做了什么对社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能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吗?”

    他看上去若有所思的自问自答道,“或许你们不能,因为你们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推卸责任和想着如何晋升上,包括了用谎言欺骗你们的选民。你们掌握的权力只能够更好的为你们自己服务,至于那些把权力交给你们的人反而成为了可怜虫,你们真伟大!”

    “放屁!”8)

    </br>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