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也许吧,但是他们没有一个到达了无人可以抗衡的地步。一个圣者再强大,两个圣者就可以制约他。这样的社会就算不完美,也比只有一个神灵的世界好得多。”萧晨认真地说道。

    “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小小神灵之间的争斗会把世界带到哪一步。看看吧,在我没有苏醒之前,这片大陆已经被你们搞成什么样子了?战争,没完没了的战争。多少你关心的人类死在了上面?”自然之神说道,锻之塔的牢笼已经越关越小,作为神灵他能够做的已经不多了。自然之神放开了萧晨,在他对面盘腿坐着漂浮在空中。不知道是不是要在最后的时刻保持一些尊严。

    萧晨身上已经没有了涌入神力,他漂浮在自然之神的对面,一种酸胀感从他身体中蔓延出来,他说道:“我无法改变人们的本性。我所能做的,只是给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提供可能性。向着我所想象世界迈进的可能性。”

    “你想象的世界?”自然之神皱起了眉头。

    “嗯,在我想象的世界中,人类终究会把魔法的力量提炼出来,作为一种人人都可以使用的东西。每个人都是法师,每个人都可以受惠于魔法。魔法不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道具,而是社会发展的基石。”萧晨道。

    “这只是你的想象,强者是不会转让他的力量的。”自然之神嗤笑道。

    “那就让原来越多的人成为强者。”

    自然之神道:“世事又有多少会按照你的设想发展呢?在那个世界,每个国家的建立者都设计的一套东西,希望自己的理念得到贯彻,可事实上,又有什么是不会偏离正轨的?”

    萧晨露出微笑:“本来就没有什么正轨。我只是一个拿着火炬的人,照亮了林间的一条道路,但是怎么走是我后面那些人的事情。这已经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了。

    但是有一点,我相信总会有些负责任的人在适当的时候会站出来的。或许他们会成功,让这个文明渡过难关,或许他们会失败,文明会不幸覆灭,但在我看来一个文明,也像一个人一样有自己的生命周期。

    只要人类还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文明在死去以后,又会得到188betapp。新的文明就像一个新的孩子,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在这种周而复始当中,人类世界就会慢慢变好。这就是另一个世界发生过,并且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是你这个神灵却不一样,如果有你压制着这个世界,又剥夺了人们反抗的能力,那这个世界的人们只会慢慢沉沦下去,永远深陷在蒙昧和无知中。他们会过上千年如一日的生活,没有变化,没有目标。这对于人类本身简直是一种侮辱。”

    “没想到我居然败在一个充满幻想的理想主义者手中。只可惜理想主义者往往活不长。”自然之神摇头叹息。

    “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够长了。”萧晨坚定地说道。

    当锻之塔牢笼的最后一块水晶板合拢的时候,大殿中自然之神是气息一下子变弱了,从虚影中输送而来的能量,也无处可去,开始散布在空间中。

    洛伦佐的的封印原本漂浮在多面体的外围,现在一一向着多面体牢笼上印去。每有一个封印打上牢笼,自然之神剩余的神力威压就会少上一分,当所有的封印都落在牢笼之上时,牢笼之中的空间就和外面彻底隔绝。在场的这些圣者,没有人能够再感应到里面一人一神的气息。

    梅田田控制着源之塔产生的魔力光球,将这个牢笼送向那道空间裂隙。大殿内的神力在虚影朦胧的本能操控下,阻碍着这座牢笼的离去,但是源之塔水晶中爆发出的力量,却斩断了这些神力阻隔。

    七塔的水晶们围绕在这个牢笼的四周,维持着它的力量,向着那条不知通往何处的缝隙冲去。

    萧晨将脸贴在牢笼的水晶壁上,朦朦胧胧地看着下面模糊不清的人影,他看到他们好像在呼喊,好像在招手,但是他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也无法连接他们的精神。

    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望着记忆中罗玲所在的位置。

    在牢笼快要跨越空间门的时候,自然之神说道:“看来以后很长的日子里,这该是我们两个人做伴了。”

    萧晨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笑容道:“不要。”

    然后他的身体就开始燃烧起来。

    自然之神发出一身怒喝。急忙调动神力限制萧晨身体的燃烧,但是萧晨早有准备,他身体各处的魔力同时转化为了火焰,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把他自己烧得干干净净。

    自然之神懊恼地伸手向他抓去,手中只捏到一簇灰烬。

    而他的意识中响起一句萧晨留给他的话:“你既然喜欢一个人高高在上,就好好做这个圆球的主宰吧。永别了!”

    此时空间门正好关闭,牢笼在一片黑暗中堕入了空间乱流……

    ——————————————————

    萧晨在巴塞罗那的街头扶着墙虚弱地走动,他身上只有一件胡乱披上的衬衫,脚上连鞋都没有。他刚刚从自己租住的酒店逃出来,酒店在能量的冲击下,有大半已经变成了废墟,当神力传输快要结束的时候,萧晨就摆脱了无法动弹的状态,设法逃出了大楼。那时他已经从楼上看到,大量的警察和消防员正在往这边赶来。于是利用精神力在后街攀岩走壁地逃了出来。

    他一路上避开他人的注意,一直跑到了花店的位置。

    那里早就被警察围了起来,还有拿着摄像机和话筒的记者在周围晃动。

    花店已经被一场爆炸毁得不成样子,大门和墙全都不见了踪影,里面可以看到一个几乎没什么东西在爆炸中幸存下来,更没有一点罗玲的影子。萧晨站在拐角的阴影中默默看了很久,直到天彻底变黑也没离去。

    这时候一瓶矿泉水被塞到了他手中。他侧头一看,那是个餐厅经理打扮的老头。

    “我没看到爆炸,但阿卜杜尔他们看到了,听说里面有人,是你很重要的人吧?”老人问道。

    “是的。没有比她更重要的了。”萧晨回答。

    “我很遗憾。但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五个小时了。”老头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回去洗个澡,睡一觉。然后去警察局问一问情况。”

    萧晨不知怎么地哭了起来,他像一个孩子般呜咽道:“我想找到一丝她的气息,可这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老头绕到他身前,半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用力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在这儿,她在这儿,你会找到她的。相信我,这是一个过来人的忠告。”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