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即便没有人告知光符喷发之地,随着时间推移,一些高手得到更多的光符,也能自己发现,比如水火大帝。

    水火大帝不足千岁,原本天资平平,但在误入险地,服食了天下十大异果中的神原果后,资质窜升到了顶级之列,这也是他从险地走出后,第一次进入造化之地。

    看见远处爆发出的神光,精神力略一感知,竟有足足二十四枚光符,水火大帝心头一热,激动得难以复加,想也不想就朝前掠去。

    神光太耀眼了,方圆百万里之内,几乎所有自忖实力强绝的高手,都冲了过去,一股股气机爆发,还在半途就发生了剧烈碰撞,宛如火星撞地球,震得天地失色,令人恐惧。

    这些气息中,有三股格外强大。

    一股水火交融,红蓝参半。一股散发着悲戚之意,寂寥哀伤。第三股则显得厚重无比,好似无数钢板浇成的大山,压得虚空为之凹陷。

    “水火大帝!”

    “七伤散人!”

    “铁狂天!”

    这三股气息显然都认得彼此,毕竟实力相当,圈子肯定更接近。

    铁狂天是个浑身套满白色盔甲,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男子,声音从盔甲中发出,阴冷刚硬:“水火,七伤,你我三人平分,一人八枚。”

    “可以。”

    “我没意见。”

    水火大帝和七伤散人不是不想独吞,但另外二人不弱于自己,非要争抢,拖久了容易引来更强的人,得不偿失。

    “不想死的,都滚蛋吧。”

    眼见其他人还在往前冲,铁狂天不由怒喝道。

    其他人敢怒不敢言,这三人散发出的武道气息,分明都达到了至尊层次,而且达到了十成中期,都是禁忌武帝。

    但现场那么多人,凭什么他们一声令下,自己等人就要乖乖撤退。

    “呵呵呵,果然不怕死的人居多。”

    一股哀伤欲绝的气息,遍布苍穹。七伤散人是一位身穿道袍的老者,一对眼眸呈灰褐色,在他的注视下,一位绝世高手与之目光碰撞,只觉得心脏都被哀伤包裹。

    下一刻!

    这位绝世高手从半空摔落,身上丧失了精神气息。

    七伤散人,南海有名的精神道高手,其领悟的七伤武道,更能融于灵魂,杀人于无形,神鬼见了都要发愁。

    天空被红蓝二色染了一半,却是水火大帝出手了,只见他双手挥动,红色的火海与蓝色的浪涛同时席卷而出,却又泾渭分明,中间部分是黑色,那是被打出的重度裂缝。

    几名高手仅仅被逸散出的虚空乱流之力擦中,便粉身碎骨,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铁狂人没有七伤散人的精神手段,也没有水火大帝高超的毁灭之术,他就像一头专为杀戮而生的机器怪物,横冲直撞。

    四周的气劲打在其白色盔甲上,发出铛铛声,却无法阻止他半分,而被他的肢体擦中的高手,无不胸膛洞穿,身体撕裂,手下无一合之将。

    当然也有个别高手,基础实力不弱于这三位禁忌武帝,奈何武道层次吃了亏,当下不敢抗争,只能退得远远的。

    “有君子从远方来,不亦乐乎,三位让让。”

    就在水火大帝三人,准备平分光符之时,三道黄衣身影冲了过来,同时点出一指,粗大的指芒恍如滔滔黄河贯穿而过。

    “水深火热!”

    指芒的位置距离水火大帝最近,冷哼一声,水火大帝挥出双拳,在其身后,茫茫江河深不见底,江河中心却是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令天地变得炽热如熔炉,焚烧一切。

    咣!

    然而让所有人,包括水火大帝吃惊的是,指芒竟然贯穿了江河。

    受到指芒余劲的冲击,水火大帝身体一晃,横向退了近千米,中途连连拍掌,团团火球突然攻向了七伤散人和铁狂人。

    却来二人趁着刚才的机会,准备拿走光符。

    “水火,你在找死!”

    被火球一阻,铁狂人只得放慢脚步,另一边的七伤散人亦是如此,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吃独食不是好习惯,我们最好先赶走碍事者再说。”

    水火大帝冷笑,压根没有将铁狂人的威胁放在眼里。真正让他重视的,反倒是刚刚赶到的三位黄衣人。

    黄泉三君子!

    早就听过这三人的难缠之名,但他们联手的实力,还是大大出乎了水火大帝的预料。一对三,他没有任何把握!

    “嘿嘿,我们兄弟三人要求不高,就要九枚光符,剩下的你们分。”

    大君子说道。

    “笑话!”

    铁狂人不由怒斥。

    他们四方,平均下来也就是每方六枚,黄泉三君子张口就要九枚,真不拿禁忌武帝当回事吗?

    “君子动手不动口,多说无益。”

    二君子最是暴躁,懒得废话,直接轻飘飘的一掌打了出去。三人心意相通,大君子立即挥拳相就,三君子则踢出了重重腿影。三股力量汇合于一,爆发出了单体三倍以上的杀伤力。

    黄泉截世。

    “狂天拳!”

    白色盔甲发出挣动声,铁狂天一拳打出,道道重度裂缝交织缠绕,冲击着黄泉波澜,将之大片瓦解。但黄泉波澜的后劲太足了,一波接着一波。

    磅的一声!

    反倒是铁狂天被击退出去。

    这一幕再度刺激了水火大帝,七伤散人,乃至更远处的旁观高手。

    从场面上看,铁狂天的攻击层次,明显高于黄泉三君子,奈何后三者的绝对实力太强,反过来压制了铁狂天。

    许多人还是第一次看见,非禁忌武帝压制了禁忌武帝,纷纷把目光投向黄泉三君子。

    黄泉三君子自是很得意,老三道:“现在谁还有意见。”

    话音刚落,三人就径自冲向了神光所在之处,一个瞬移越过万米距离,张手就笼罩了九枚光符。身法之快,看得水火大帝三人都眼眶直跳,自问不及。

    “这只是特例。”

    七伤散人暗哼。

    黄泉三君子的情况太特殊了,三体一心,而且修炼了上古战阵,攻击力,速度全都增幅三倍,不能以常理而论。也就是这三个怪胎联手,换成别人,休想压制禁忌武帝!

    要知道,最弱的禁忌武帝,都拥有十成中期的至尊武道,相当于十二成中期的顶级武道,但真正交手,往往能压制十二成巅峰的顶级武道!

    而在江湖之中,一直流传,顶级武道的极限就是十二成巅峰,永远达不到十三成。这也是为什么,罕有非禁忌武帝能压制禁忌武帝的原因所在。

    毕竟禁忌武帝代表着天赋,在武道被压制的情况下,非禁忌武帝想在其他方面胜过禁忌武帝,从而整体占据上风,基本不可能。

    眼看着光符到手,谁也想不到,一片茫茫飞雪忽然席卷整个天地,六角形的冰晶雪花,散发出冻结虚空的寒力,雪越下越大,最后众人的视线都模糊了。

    剑光一闪!

    猝不及防下,黄泉三君子被击飞出去。

    “该死,又是你这个家伙!”

    大君子怒不可遏地看着踏雪而来的飞雪剑皇,旋即大笑道:“来得好,今日就是报仇之时,上!”

    三人狠狠冲出,与飞雪剑皇斗到了一起。黄泉冰冻,飞雪化作白雾,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飞雪剑皇。

    虽然此人在黄泉三君子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但不要忘了,刚才连铁狂天都被压制,能坚持拖住黄泉三君子,足以证明飞雪剑皇的可怖实力。

    “走!”

    虽然震惊,但水火大帝三人哪里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连忙各自抓向八枚光符,但气劲刚刚发出,就被一道青色剑芒阻止。

    “是你这小子?”

    铁狂天眯起眼睛,认出了拦在前方的石小乐,也不多言,一记狂天拳就打了出去,拳势刚猛无双,一往无前,条条重度裂缝缠向石小乐。

    这是石小乐第一次真正面对禁忌武帝,心中有些紧张,更多的还是求证自身实力的期待感。

    功力催动到极限,附着于浣邪剑上,令浣邪剑变得青莹一片,锋利中透着聚散无常的变幻,对准前方,石小乐用力一剑劈出。

    玉石俱焚!

    飞龙升空般的青芒,穿过了重度裂缝的缠绕,直接斩在了铁狂天的白色盔甲上,爆发出滋滋滋的钻击声,一簇簇烟花般的璀璨星点疯狂朝外喷发。

    白色盔甲显然是最顶尖的上品灵甲,剑气钻之不透,但剑力却将铁狂天打飞出去,一直后退了五十米。

    反观石小乐,出剑的同时顺利避开重度裂缝,浑身无伤。

    “这……”

    准备行动的水火大帝,七伤散人,还有远处的高手,全都惊呆了!

    搞什么鬼,一个黄泉三君子,好歹算是特例,三人合一,说能压制禁忌武帝,那也没办法。

    但这个青衣年轻人,明明不是禁忌武帝,缘何也能在正面交手中,占据上风。尽管铁狂天只后退了五十米,说不定还有大意之故,但压制就是压制。

    是这世界疯了吗,还是他们的眼睛出了毛病。

    “除了风之剑道,我的罡气,心剑之力,乃至对招式的掌控,都胜过对手,所以整体反而更强。”

    石小乐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血阳之媒的存在,让他的罡气超越肉体极限,心剑之力更不用多说。精神力的强大,又让他的武学境界,达到了「明察秋毫」,不泄露一丝力量的化境。

    种种综合,才让他有能力与最弱的禁忌武帝扳手腕,换成其他人,能做到上述一样都难。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