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狂风,席卷着每一寸土地,如同刀一般痕迹的风,在荒漠中割勒着,破坏着,并且一直持续不间断。

    干燥与冰寒,充斥着每一缕空气,即便只不过是停留在这里,都让人感到难以承受。

    在狂风中摇曳的孤舟,一栋木质的建筑,是沧海中最不起眼的部分。

    韩舒微呼了口气,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荒漠,有些陌生,又异常的熟悉,视线中本应该存在的蓝色与红色的巨浪,此时消失无踪,只剩下风和荒漠。

    打开了门,是一如既往的那个店面,不同的是,柜台后面不再存在那个披着魔法袍的魔法师,柜台后的柜子上,也被清理一空。

    “……”抹了抹桌子,看着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白笙回过了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桌子与椅子,不过此时的那里,却多了一个人。

    “为什么?”韩舒走了过去,伸出手,轻抚着她浅蓝色的发丝。

    “为什么?”清脆的声音重复着,女孩回过了头,玉洁而美丽的眼瞳,仿佛透露着整个星空的色彩,“我也在想,为什么真理,会忽然决定掌控这个世界。”

    “神灵说,真理改变了一半神灵的思想,让这一半的神灵,与另一半的神灵进行斗争。”女孩稍微舒展了身体,“但是,真理从未改变过任何人的思想。”

    “其实真理,从未诞生过,因为他一直都存在着。”女孩进行了回答,“它只不过是矛盾的中心,牵扯出心,与物矛盾的核心。”

    “赎生会议改变的不是真理,而是众神,那不过是一场战争的宣言罢了,一场秩序与正义的战争。”

    “最后,正义输了。”女孩说完,就沉默了。

    “你站在秩序的一边是认为秩序一定会胜利?”韩舒走到了她对面的座位,然后坐下,看向了这个女孩,名叫爱瑟尔的女孩。

    “欠缺了罪恶的正义,是不完整的神性,只有秩序,才是介于两者同时存在的东西,罪恶是错误的,正义,同样也是错误的。”爱瑟尔看向了韩舒,“人性,就是神性。”

    “魔法师知道这些么?”韩舒询问道,“他知道你的意见么?”

    “他知道。”爱瑟尔回答道,“他知道个人与集体矛盾的地方与这场神灵的战争类似。”

    “但是他依旧决定去杀死真理?”韩舒询问道,“为此,他甚至选择了自杀。”

    “他杀死真理无疑会提高他在未来战争结束后的双方地位,他清楚现在双方没有任何一方是正确的——一边,是过于崇拜真理的信仰战士,另一边,是自诩自由高过秩序的自由战士,这山上,存在着两只老虎,与恶魔没有区别,同样都在毁灭着世界,破坏着秩序的两个错误。”

    “所以他要纠正这些错误,让未来的世界遵从于秩序,而不是自由或者真理。”

    “在这一点上,我想神灵手中的生命体会让神灵更值得学习。”韩舒摇了摇头,“这听起来就像是唯物与唯心都得首先遵从法律的感觉。”

    “秩序和法律不同。”爱瑟尔回答道,“秩序是规律,也是法则,法律在秩序的基础上创建,而秩序就是秩序,最原始的规律。”

    “怎么样都好。”韩舒身体微向后靠,“我是来让你退出的,无论是哪一边。”

    “……”爱瑟尔看着韩舒,沉默不语。她有着区别于现实中的爱瑟尔的成熟,也有着区别于之前所见到的那个爱瑟尔的感觉,眼前的,就像是另一个人一般。

    “我存在于任何时间,并且看到了未来,我们无法逃脱秩序,克莱德。”

    “我只是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当个墙头草罢了。”韩舒回答道,“或者,建立我们自己的秩序,就像真理,魔法师,或者界外岛,或者那个侍奉同位神的天使们。”

    “这是约定。”爱瑟尔摇了摇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韩舒没有继续劝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这样的,对于我来说。”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爱瑟尔回答,“神没有时间的概念,你遇到任何的我,都是我,我也拥有着任何时间的记忆。我经历了一场完整没有时间错差的人生,却遇到了同时存在于不同时间,不同模样的你,这就是神。”

    “我有个问题。”韩舒打断了她,“在我除了罪恶王冠之后世界的任何一个世界都没遇到你,那么你在哪里?”

    “……”爱瑟尔回忆着,“我一直都在这里,你没遇到很正常。”

    是么?韩舒大概回忆了下,“那么在你告诉我闻到血腥味的巷道之后,你在哪?”

    “利世吗?”爱瑟尔明显知道那件事,“我看到利世攻击了你。”

    “但是我明确告诉你我穿越了,来到了这里。”韩舒回答道,“也许你说的攻击,是我回去之后才会发生的。”

    “不,如果有任何空间的波动,我都能感知到,但是那时的世界,是连贯的。”

    “什么意思?”韩舒皱眉问道。

    “在地球上的生活,是我第一次与你相遇的日子。”爱瑟尔微笑着,似乎在回忆,“也是我和你在一起最长的时间。”

    “第一次,连贯的?”韩舒持续的联想着这有些断片的记忆。

    “当我成功的以人类的身份活下来的时候,我甚至哭了很久呢~”人类身份,活下来?“还被爸妈看到了来着。”

    “那么穿越呢?”韩舒询问道,“穿越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是,最接近神座的人。”爱瑟尔微笑着,“地球上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你就被你的父亲,关入了无限轮回之中,那都是为了保护你。”

    “因为啊,地球生活的最后一年,也正好是赎生会议开始的那一年。但是现在的你,存在于真理的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距离赎生会议,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也就是说,穿越是之后发生的事,而不是之前发生的事。

    “……”韩舒微吸了口气,伸手,捂着头,“这说不通,你还记得那个叫梦星辰么?”

    “神存在于任何时间,他在现实世界生活的很好,但是后来呢,你有在轮回的世界再次看到他么?”爱瑟尔回答了韩舒的疑问,“你现在同时处于失去记忆之后,与未来的你时间的交叉点上。”

    “失去记忆是什么意思?”韩舒立刻打断了爱瑟尔。

    爱瑟尔停顿了一下,“在你现实的记忆中,最后一段时间,开始于什么时候?”

    “……”寒冷,冰雪,那是在现实中睁开眼之前的记忆,“那时的我,在哪里?”

    “因为你存在于任何时间,所以你感受到你的穿越,让你获得了力量,但这不过是矛盾时间中的因果关系罢了。”爱瑟尔却是开始说起了其他的事,“而你在那之前的记忆,只有你自己清楚,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地球上了,位于第三世界的地球。”。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韩舒微呼了口气,“在罪恶王冠的世界,我看到你死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