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幽篁城和无根山的品阶远高于杜凤髓,它们之间的意念传递,愿意叫杜凤髓领会杜凤髓才会明白,不想叫杜凤髓知道,杜凤髓还真就搞不懂,只是搞不懂归搞不懂,仍然叫杜凤髓察觉出了什么。

    无根山没幽篁城那么多顾忌,立即回应杜凤髓:

    幽篁城不记得前主人是谁了,哈哈,你说好不好笑,这个大傻子!

    你说归说,捎上本神城做什么?哼,你不傻,跟傻子在一块,还是你口中的大傻子?

    吾、吾才没跟大傻子在一块,吾跟大太子在一起,哈哈……

    杜凤髓惊喜忘外:幽篁城,真的是你?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的意念。

    幽篁城沉默。它能说打算做个沉默者,永远不搭理这任主人么?

    无根山显然理解不了神城的黯然情怀。

    主人,别管它,你的王体被破,至尊魔物的魔力入体,想要拔除魔根恐怕很难喽。

    幽篁城:有你在里边顶着,死不了。

    无根山:嘿,你个傻大个儿,短时抵消可以,去根吾就力所未逮了,再说吾也不能一直这样……

    你身上的龙山药母是摆设么?!幽篁城忍耐到极限。

    药母?对头,吾有龙族药母还有凤凰神药……嘿,怎么就忘了……光想着涅盘池起死还生治伤更不在话下,没了此物就要糟糕……呵呵,吾山上的好东西压根不比涅盘池差……这伤,甚至用不到大龙药母,那条鱼药就差不离!

    “嚯——”遥远后方,再次响起魔音。

    杜凤髓回头:“弱?”

    你确定是弱?幽篁城吃惊非小,这一路上它听到全是“嚯”声魔啸,根本没往主源上想……

    这一刻,幽篁城只觉杀机浸体,说不出的胆寒。不管后边魔王用的何宝,祖道神器亦或是某种祖道魔兵,在初遇的第一招就让它中招了,反而在它掩护下的杜凤髓保持了绝对清醒。

    杜凤髓肯定道:“初听是嚯,细辨就是弱。”

    无根山在伤口里一跳,痛得杜凤髓嘶的一声。

    无根山纳罕:弱主源则,十三大主源第八主源!

    幽篁城意念缓慢而沉重:缓形从体,以奉百事,谓之弱;

    无根山:得彼底细,弱敌强己,此为上道,实为剥夺。

    杜凤髓惊讶:“这就是弱主源则?”

    幽篁城没有直接回答,慢慢道:想修主源,必先修主则,弱主源下分有法弱主则和无法弱主则,只修其中的一则,只能窥破一半主源,其它主源修炼依此类推;只有有法和无法同体的君王体,才能二则同修,涉足完整主源的最高殿堂。

    听它的,难得这么多话。无根山揶揄幽篁城。

    幽篁城气火上来,意念出现细碎密集的波动:嘿,说这么多有个屁用,这是个后境魔王,我们先跑一阵,暗地里如果再没有其它对手,我们就放冥神兽宰了他!

    无根山还是关心杜凤髓的修炼:主人仔细体悟魔道弱主源则的精髓,逃过此劫,定有大用。

    杜凤髓眉现戾色:“我让勾陈出手能否建功?”

    说实话,冥神兽他驾驭不了,放出去收回来耗费的元气太大了,有无根山都觉得吃力,眼下动用不了无根山,杜凤髓哪敢主动开闸?心思只能动到勾陈上边,这是他压箱底最大后手。

    勾陈在玄凤始王和青龙始王、青龙小宗王面前出过手,在姞万吉和保十二月面前斩过神,在龙山还暗算过钧乐神域候选小祖王钧雪赋,这也是杜凤髓迄今为止做下的最大一桩案子,只要见光,整个钧乐神域都饶不过他。

    这桩桩件件,做的时候惊天动地,事后无不是秘而不喧,龙凤始王这样的是不会说,其它的不是偷袭就是死无对证,勾陈今天若是动手,真要大白于天下了,人界本源既能放下这等魔王,天君神王还能少了?

    幽篁城发急:不行。惊动祖宫,下界来的仙魔必然身怀祖宫重宝,极可能有专治大成神只的祖道神器,莫说勾陈并不是真的大成,就是大成,今天说不得也要灰飞烟灭。

    无根山:他们巴不得你动用神只,千万不能中计。

    他把勾陈藏得深,可是动用幽篁城救下风绵,还是叫上界猜到神只的存在

    杜凤髓眉头紧锁,胸膛伤势疼痛入骨,此时一急更加五脏俱焚头昏脑胀。

    幽篁城无奈叹了一下:主人不用发愁,只要你放开对神碑的禁锢安心沉睡,我自能控制兽王来去无恙。至于元气,找无根山借就是。

    无根山:吾不成,不成的!

    幽篁城:把那鱼药送来,本城就不相信救命恩人的伤势,它真的不下力气!

    无根山傻眼:神药成神丹,不但要有司空氏王族的神丹方,还要有配套的神丹炼制秘法,那是宰氏才有的哇……也、也对、鱼药一炼就死翘翘了,它肯定不想死,主人还救过它,说不准真能有用。

    杜凤髓想到什么:“等等。”

    他伸指在身旁左侧一点,一个和杜凤髓一般无二的影子再次出现。

    “本体,你总算放我出来了……啊,你受伤了!”神灵秘藏化身欢悦变做惊恐,“这么重的伤势,王体还能保得住吗?”

    杜凤髓抬手止住化身唠叨:“我身受重创,稍后就要沉睡,你把这个拿好,仔细听我吩咐……”

    杜凤髓张开手掌,神灵秘藏传承魂玉现出掌心。

    这下不光化身,无根山、幽篁神城也是发紧,身后魔音极速接近,杜凤髓又拿出宝贝到死自从得到从来没有再拿出来过的传承魂玉交给魂力化身……四下里死般紧张。

    杜凤髓和化身默然不动,二者一体几息便吩咐完毕,只是化身的神情从最初的不安逐渐平静,最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幽沉似水。

    化身接过魂玉:“你放心,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很爱惜我这条好不容易出世的小命的。幽篁城,将我神不知鬼不觉放到下天空宇。”

    看着化身带着魂玉消失,杜凤髓的精力彻底耗尽,头一软陷入昏迷。17...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