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肌肉男看向林亦,满脸生冷的笑。

    “喂,你怎么又把话题说到他身上了,不怕千羽不高兴啊?”一个女生笑着打趣。

    “是啊,而且你问他,他能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另一个女生涂好了指甲油,瞥了眼林亦:“他怕是连詹家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刚刚问他是要去哪儿,听我们说要去詹家,他就说要去詹家,估计就是打算跟着我们一起过去凑凑热闹的。”

    几个人看着林亦的视线中多有讥讽。

    白千羽正要开口。

    “海州林大师在去詹家的路上。”

    林亦忽而开口,声音淡淡。

    听着这话,那几人都是一怔,他们原本还以为这个时候,这个小子多半会保持沉默的。

    “你说海州林大师在前往詹家的路上?你怎么知道?”眼睛男眉头一挑。

    “信口胡诌。”冷漠少年双手环臂,坐在那里,吐出四个字,对林亦的话,颇有些不感冒。

    “我看你就是瞎猜的吧。”

    肌肉男哈哈一笑:“反正海州林大师去或者不去,都是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你瞎蒙一个,万一中了呢?”

    “嘁,说的那么笃定,你可别告诉我,你认识海州林大师?”一个女生望着林亦,撇撇嘴。

    她说完话后,也没打算等林亦的回应,便就是自顾自的看向白千羽:“千羽,你姐姐不是说这一次回浦海了吗,她这一次会不会也跟着过来曲杭啊?”

    “对啊,千羽,我听说你姐在港岛那边混的很不错哦,而且超级漂亮,什么时候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眼镜男也是一下子来了精神,看向白千羽。

    就连那个一直坐在角落中,给人感觉多有冷漠的少年,此刻也是一下子朝着白千羽看去,等待着她的回应。

    “我姐……我回去就见了她一下,不过她这一次回来,好像有事情需要去做,很忙的。”

    白千羽摇摇头:“至于会不会来曲杭,我也不清楚。”

    “你们要是想认识,等有机会的话,我介绍给你们认识一下吧,不过我姐这个人,性子比较冷,你们到时候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

    说到这里,白千羽又看了眼林亦,发现林亦的面色没有太多的变化,也没有因为肌肉男的几人的讥讽而生气,让她心底多多少少又松了口气。

    白千羽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容易把心思放在身旁的这个少年的身上。

    “性子冷一点倒是不怕,只要有机会可以见个面,那我们也是赚大了!”

    肌肉男哈哈一笑。

    一行人的话题一下子就聚焦在了白千羽的姐姐身上,问长问短,非但是那几个男生对白千羽的姐姐破感兴趣,就连几个女生,也是满脸的好奇。

    坐在车上的几人,论及出身的话,最好的恐怕还是白千羽。

    白家曾经也算是浦海一带颇有名望的家族,只是后来家道中落,白家蛰伏多年。

    虽然白家底蕴放在那里放着,可毕竟沉寂了太久,这一次还是因为白家出了一个天纵之姿的少女,一举将白家重新带回了浦海的主流视野之中。

    至于其他人,家里面大都是做着生意,有些钱。

    他们不是没想过攀附那些有底蕴的其他家族,像是浦海郑家、浦海祝家这种家族,对他们而言,都极具吸引力。

    然而这些人想要进入郑家亦或者是祝家的那种圈子,往往都需要经过层层筛选,更遑论现如今的郑家如日中天,加上郑浮忆这个人看似已经变得好说话,但是实际上想要真正的接近,难如登天。

    所以他们这才围拢在看似性格有些软,人也比较好亲近的白千羽的身旁,只等着白家也如郑家一般,一飞冲天,到时候他们与白千羽之前的友谊,也将给他们身后的家族,带来更多的好处。

    车子一路飞驰。

    走走停停。

    往日里面从机场到詹家,顶多不过三十分钟的车程。

    但是这一次,因为来的宾客实在是太多,豪车拥堵,愣是把三十分钟的车程给走了一个小时。

    加长型的林肯在这一众的豪车之中,反倒是显得没有那么惹眼。

    这里面也并非只有这一辆加长林肯。

    “这一次来的人也太多了点吧?”

    肌肉男透过车窗,朝着外面看去:“古武马家不愧是古武马家,他们放出消息才一天,就来了这么多人。”

    “这些人所有的资产加起来,你们说,能不能把整个江浙的地皮都给买下来?”

    肌肉男望着外面的一切,显得颇有些感慨,同时也让他心底更加火热。

    古武马家的号召力越强,就说明詹家往后的影响力越大,同时更加表明,如果他能得到詹家的认可,那他的前途将会变得更加光明。

    “肯定的,詹家在曲杭这边,原本就经营了无数年,就算是没有古武马家的存在,单凭一个詹家的号召力,影响怕也是差不多的。”眼睛男点点头。

    “对了,待会儿咱们可别走散了,就是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热闹。”

    有个女生开口,望着车窗外,视线来回扫视:“你们说,这么多辆车,这么多人里面,那个海州林大师,会在哪儿?”

    “哪个才是海州林大师?”

    她朝着外张望,饶有兴趣的来回打量,看上去是真的在尝试着寻找那个海州林大师。

    “那这个话的话,你问我们可没什么用,我又没见过那个海州林大师,也不知道那个海州林大师长什么样子。”

    肌肉男接过话茬,哈哈一笑,看向林亦:“这兄弟刚刚不是说海州林大师在来的路上吗?”

    “兄弟,你说的海州林大师,现在到哪儿了?还有多久才到这个詹家啊?”

    肌肉男话一出口,所有人一下子又朝着林亦看了过去,他们目光中充满了玩味和奚落。

    全都是憋着一肚子的坏水,等着看笑话的。

    “海州林大师已经来了。”

    林亦淡淡开口。

    “你们也已经见过面。”

    “只是你们的眼瞎。”

    “不过庸人不识龙,倒也正常。”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