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剑道子怒火万丈的冲出洞府,飞到半空跟妖剑道子对峙起来。

    “周异,你还要不要一点面皮?明知我伤势未愈,你竟然还上门来趁人之危!”天剑道子面色铁青的死盯着妖剑道子,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你若真有胆量,等我伤势恢复之后,咱们再决一死战!”

    妖剑道子怎么可能答应?他今天决定上门的时候就已经不打算要脸了,故而他直接无视了天剑道子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季无天,你一直以承剑门第一道子自居,本道子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正好,我的功法小有突破,今日咱们就好好切磋一番,看看谁才是承剑门的第一道子!”

    “你无耻!”季无天怒吼道:“既然是争夺第一道子,为什么你要趁我伤势未愈的时候来争,你就不怕传出去惹人笑话吗?”

    “呵呵!”周异冷笑了一声,道:“谁不知道你季无天最得庞师伯欢心,有他老人家的灵丹妙药,过了这么长时间,你的伤势早就该痊愈了,你这么避而不战,是不是怕了本道子?要是你怕了,只要当众大喊三声服了我,日后见到我就退避三舍,我今天就可以放过你!”

    “混蛋,你做梦!”天剑道子怒骂了一声,再不废话,提着灵剑就冲向了周异。

    “来得好!”周异狞笑一声,毫不退让的迎了上去。

    这两人的剑道修为虽然远远及不上莫长生,但是在如今的修真界中也算上是顶了尖儿的,此刻一个有心为之,一个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顿时开始全力相拼起来。

    只见妖异的妖剑剑气和霸道无双的天剑剑气肆意纵横,几乎将空间割裂,各种精妙无双的剑法在这两人手中施展而出,看得下方观战的承剑门弟子如痴如醉。

    就在两人大战的时候,承剑门最高的一座山头上,几名气场超强的中年剑修正聚在一起,远远的观望着两人的大战,而这几名剑修身后,还聚集了上百名剑意逼人的中年剑修。

    “师兄,你真的不打算管么?”第一排的一名剑修忽然看向最前面穿着月白剑袍的剑修,轻声道:“无天伤势未愈,周异这是在趁人之危,师兄,此风绝不可涨!”

    此人话音刚落,旁边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的剑修就冷笑了一声,道:“贝师兄,我觉得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自己看看,他们大战到现在,无天师侄可有半点儿受伤的迹象?我觉得周异说得没错,季无天的伤势早就恢复了,这场大战,公平合理。”

    “一派胡言!”原先那人怒道:“若是无天伤势已愈,他怎么可能会被周异压制?这分明是他没办法发挥全部实力!”

    “你才是胡说!”第二人毫不示弱,反驳道:“他被周异压制,是因为周异的功法有了突破,跟他的伤势有什么关系?”

    两人还待继续吵,站在最前面那人就猛地冷哼了一声,道:“都闭嘴,好好看着便是!”

    天剑和妖剑修为相当,功法也都是一等一的顶尖功法,其他的东西,包括灵剑法宝、秘技神通也都是半斤八两,旗鼓相当,一番大战持续了整整半天都没能分出个胜负。

    然而他们俩自己知道,观战的顶尖高手们也知道,妖剑周异其实是输了天剑半筹的。

    周异的脸色早就变得铁青一片,难看无比,借着一次硬拼的机会拉开距离后,他终于开始动用自己真正的最强手段。

    只见周异手中的灵剑忽然冒出了一股股浓烈至极的妖气,这股妖气之中还蕴含着极度凝练的剑意,当妖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周异忽然张开嘴巴,将这股妖气涓滴不剩的吸进了肚子,下一刻,周异的气势就疯狂的暴涨起来。

    不过,气势暴涨的同时,周异身上也发生了异变,全身上下多个地方产生了妖化变异,一双眼睛之中也泛起了诡异的蓝色光芒。

    “妖剑之道*剑二十二*半妖斩!”

    就在周异发动绝招的时候,季无天也同时发动了自己的天剑式。

    “天剑式*剑三*天意斩!”

    “天剑式*剑二*天绝斩!”

    “天剑式*剑一*天灭斩!”

    “三式合一,天剑无生!”

    充满无生死意的通天剑气从天剑道子的灵剑上激射而出,直直的迎向了周异的半妖斩。

    两道威力绝伦的剑气轰然相撞,当场就像是点爆了一颗小太阳,强烈至极的白光刺得所有人眼睛都睁不开,接着,炸雷般的巨响震动耳膜,爆散的细碎剑气伴随着密密麻麻的嗤嗤声胡乱飞溅。

    短短一个瞬间,战场下方的山林就被轰成了齑粉,连地皮都被整整削去了三层!

    待得尘埃落定,观战众人连忙朝战场中心看了过去。

    “天...天剑道子输了?!天剑道子居然输了?!”

    “是妖剑道子赢了!他打赢了天剑道子!天呐,我一直以为天剑道子是我们承剑门的第一道子,没想到,妖剑道子才是真正的第一!”

    “你放屁!天剑道子只是有伤在身,不然他才不会输!”

    “你才放屁!妖剑道子不是说了么?天剑道子的伤势早就好了,他们现在是公平之战!”

    结果已出,两大道子的拥趸者们顿时就吵成了一团,不过整体看来,天剑道子的拥趸者处于弱势,毕竟铁一般的战果就在眼前,他们想反驳都很难。

    半空之中,天剑面无表情的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整个人显得十分平静,就好像之前那个愤怒欲狂的人不是他一样。

    “说吧,你这么不顾颜面的找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异虽然获胜,但也并不轻松,一身气息仍旧十分散乱,不过这会儿听见天剑道子的问话,他也懒得再去调息,很是光棍的道:“有人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高价,让我带走你藏在洞府中的一个人。”

    “谁?”

    “曲正阳!”

    “曲正阳?”天剑一愣,疑惑道:“曲正阳是谁?”

    天剑是真的忘记曲正阳了,在他的眼中,曲正阳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不配让他记住。

    然而,就是这么个小人物,却让他今天丢了个大脸!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