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爱德华的计划失败了,但他的目的却达成了。

    按照这位守夜人一开始的设想,作为东萨克兰亲王的布兰登虽然有皇储之名,却没有皇储之实——原因很简单,他在帝国上下的人缘实在太差了,除了极少数贵族和拜恩公爵愿意支持他之外,连东萨克兰愿意向他效忠的贵族都少之又少。

    所以他才会借着血骸谷军团回归的机会,用铁王冠和王权剑为布兰登加冕,让布兰登“一步到位”成为帝国皇帝,然后再慢慢通过战争积攒属于他的威信。

    这不是布兰登想要的,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守夜人首领争取到的这个机会,究竟有多难得。

    于是他换了个方式,以退为进——用“拯救帝都,正式加冕”为理由发出号召,让士兵们“自愿”加入自己,将他们不情不愿的“推举”变成了一场“为了共同利益而战斗”的自发。

    事发突然,但布兰登并不是纯粹的突发奇想,而是仔细思考过才做出的决定。

    断界山要塞残军八千,东萨克兰军团三万,波伊骑兵军团六千,拜恩骑士军团三千…这些人来源五花八门,利益诉求各不相同,但大体上都差不多,那就是进军戈洛汶。

    于是布兰登让这支总计将近五万军队自发集结在他的麾下,并且还是一支配备齐全,拥有顶尖方阵步兵和轻重机动兵力,后勤保障良好,战斗素质极高的庞大军团,变成了他的“基本盘”。

    与此同时,两万波伊大军已经从大波伊领的大绿海出发,正在进入东萨克兰境内;

    彻底向帝国皇储举双手投降的东萨克兰领主们,也正在按照天穹宫的命令集结军队,五万征召新兵正在陆续赶往最近的兵营;

    而在南方,早已完成集结的八万拜恩精锐军团正按照圆桌议会的命令,驰援帝都戈洛汶;

    同时阿尔勒公国也迫于拜恩的威胁,开始按照他们公爵在御剑骑士团会议上承诺的那样,集结军队向艾勒芒山区挺进;这片丘陵地区的山民们,也开始陆续响应号召纷纷集结。

    东萨克兰、艾勒芒、波伊、拜恩、阿尔勒…整个帝国都在按照康诺德生前的布置,遵循约定好的路线纷纷进军。

    这些军队有的已经得到了消息,有的则还对眼下帝都和断界山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只是因为康诺德的命令而被陆续动员起来。

    这支庞大到数以万计的大军,外加帝都内搜刮集中起来的,足以让二十万大军挥霍的物资,以及从西萨克兰一路向北,直至埃博登的完整后勤线,就是康诺德留下的,最大的“遗产”。

    而布兰登现在要做的,就是靠着手中这支五万人的军队一路向南挺进,在与亚速尔精灵交战的同时不断的以“帝国皇储”,“解救帝都”和“为康诺德皇帝报仇”的名义,陆续将这些遗产接收自己的麾下,向帝都进军,在天穹宫凯旋。

    名正言顺的踏进属于自己的宫殿,让瞧不起自己的人俯首称臣——这才是布兰登想要的。

    ………………………

    “呃…等等,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

    断界山废墟的拜恩营帐内,坐在圆桌前的洛伦·都灵看向周围这帮把自己围起来的家伙们,满脸赔笑的举双手表示投向。

    路斯恩、道尔顿导师、艾萨克、夏洛特还有艾茵,五个表情各异的人将他团团围在中央。

    “我知道诸位有很多想问的,我也知道诸位可能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也去知道你们一直都在担心我的安危,所以……”

    “谁担心你的安危?”

    没等他说完,冷哼一声的夏洛特便抢断道:“我担心的是艾茵,还有被你带到血骸谷的战士们!”

    “堂堂拜恩公爵,在明明还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居然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我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对抗的是什么,有没有把自己的性命当……”

    “她真的很担心你。”

    眨眨眼的小个子巫师轻轻一句话,满脸通红的赤血堡女伯爵便轻哼一声扭过头去,肩膀不停的微微耸动着。

    黑发巫师尴尬一笑。

    和“通情达理”的艾茵不同,更加强势的夏洛特并不会那么简单明了的表达她的情感,她渴望掌控一切,却又缺乏这种力量,于是只能拼命压抑自己的情绪和冲动;特别是面对她根本无法掌控的局面时,这种焦躁感在她身上就会变得愈发明显。

    “大致的经过,我已经从路斯恩那里了解到了。”

    扫了眼身后的灰瞳少年,道尔顿·坎德背起双手将目光投向洛伦:“所以…现在的局面到底怎样?”

    这其实是两个问题。

    亚速尔精灵已经发动全面入侵,兵锋直指帝都戈洛汶;但随着北方亚速尔军队遭到全歼,雄鹰王于血骸谷身陨,亚速尔精灵三面围攻帝国的战略计划已经彻底破产。

    非但如此,因为断界山虽然沦陷,但主力军团却因为及时撤离而没有遭到太过重大的伤亡;帝国诸公国中东萨克兰、波伊、阿尔勒、艾勒芒几大公国实力都还尚且保存完好,足以对任何一个部分的亚速尔精灵入侵者造成兵力上的优势。

    换而言之,除非帝都戈洛汶立刻沦陷,或者深林堡被攻破,洛泰尔被亚速尔精灵彻底占领,打通和埃博登、西萨克兰之间的连接,两支亚速尔精灵军左右呼应;否则各自为战的亚速尔精灵,只有各自被包围歼灭这么一个下场。

    当然,精灵们的实力依然很强,并且还不能完全否定仍有后续援军的可能,但至少战局的优势是在慢慢向帝国倾斜;在这片土地上毫无根基的亚速尔精灵,除非大范围殖民否则根本无法站稳脚跟。

    而经历了将近半年战争的帝国,也终于逐渐发挥出她真正应有的实力了。

    但问题就在于帝国…或者说洛伦·都灵的敌人,并不仅仅是亚速尔精灵而已。

    “简单来说,接下来我们的敌人依然是亚速尔精灵但…也不仅仅是他们,‘黑十字’塞廖尔…他回来了。”

    黑发巫师苦笑道。

    话音落下,众人的表情同时一惊。

    在几年前那个白雪纷飞的清晨,洛伦已经将关于“黑十字”塞廖尔和他所带来的威胁,对众人全盘托出,多少明白这家伙的威胁究竟是什么层次的了。

    一句话,“巨龙王国毁灭的幕后黑手”与“杀死黑公爵,封印女武神的元凶”就足以说明一切。

    打开第二道阀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发现了塞廖尔的虚空之力…虽然很微弱,微弱到放在以前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察觉,但这一次他的的确确发现了。

    洛伦也十分确定对方也知道这一点,甚至极有可能是故意让自己发现的;在狂妄傲慢的塞廖尔看来,这可能就是他向自己宣战的方式和姿态,毕竟如果没有开启第二道阀门,自己是不可能察觉到他的。

    他在宣战,就像是某个高高在上的骑士——我要来了,你尽可能的去准备吧,因为无论你准备多少,最后都会死在我的剑下。

    “就没有…妥协的可能吗?”夏洛特忍不住回头道。

    对于塞廖尔的存在她知道的很少,基本上就理解为某个对洛伦敌意很重的邪神,曾经杀死了黑公爵这种层次。

    叹口气,洛伦摇摇头:“不死不休。”

    赤血堡女伯爵眉头紧蹙。

    “他的目的呢?”道尔顿·坎德冷冷问道:“还是和过去一样,要夺取两个九芒星圣杯吗?”

    洛伦微微颔首。

    “而现在其中一个圣杯在你的身上,另一个则在你知道的地方,那么……”自言自语的道尔顿话音戛然而止:

    “我们必须阻止他。”

    黑发巫师郑重的点点头:“我们必须阻止他。”

    第二个圣杯的位置,是只有洛伦自己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他不仅不能告诉任何人,甚至都不能有任何想起来的“冲动”…过去他还不太能理解,但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位“最后的巫师”会这么警告自己了。

    因为虚空反应本身就是某个意识的讯息与情绪变化的“辐射”,自己的情绪和脑海中想法变化都会作用在自己的虚空反应上。

    光是刚刚开启第二道阀门,洛伦就能从被人的虚空反应上“读”出对方的情绪变化,是否在撒谎;那么换成是“黑十字”塞廖尔,恐怕能从中“读”出更多的东西。

    也许只是一个闪回,一个脑海中的片段,就能被他察觉到极为关键的情报。

    “那…他会如何发动进攻?”

    路斯恩最关心这个:“具体又是什么时候?”

    洛伦依然是苦笑。

    “任何时候。”黑发巫师低声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方式…对塞廖尔而言,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归他所用的棋子;某种意义上说他距离夺取这个世界,真的是只差最后一步了。”

    “行了行了,差不多该轮到我了吧?”

    一把推开身旁的路斯恩,艾萨克硬生生挤到洛伦面前,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快告诉我,你打开第二道阀门了,对吧?!”

    “呃…对。”

    “果然是这样!路斯恩描述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艾萨克一脸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又急切的盯着黑发巫师:

    “那么…到底是什么感觉——你现在的存在到底是‘物质’上的存在还是‘精神’上的存在,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再需要使用符文就能使用虚空之力了?!”

    “呃,这个……”

    “一个一个问!”一旁的小个子巫师气呼呼的站过来,瞪着艾萨克:“洛伦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呢,你这样究竟要他怎么回答你啊!”

    “我…你这个…脑袋灌水…好吧。”

    长长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气馁的艾萨克做了几个深呼吸,郑重其事的和洛伦四目对视着:“一个问题——第二道阀门所谓的‘智慧’,究竟是什么?”

    “这个…很难用三言两语表述清楚。”

    洛伦低声道:“我的建议是如果有朝一日,你也找到了可以让自己开启第二道阀门的机会…你最好更加谨慎一些;因为一旦踏过这一步,就再也没办法回头了。”

    “没办法回头…什么意思?”艾萨克忍不住追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你要做一次选择——这个决定将会导致你的某一部分彻底消失,并且永远也不可能恢复。”

    “取而代之的,是你将会成为另一个层次的存在;与其说是进化,更像是一种转变,而就我所看到的结果而言,付出的代价可能要比得到的多得多。”

    “嗯……”

    艾萨克眯着眼,陷入了沉思状态。

    “好吧,我到时候一定会尽量谨慎些的——大不了就等到我快死的时候,再去做决定不就好了;我知道弗雷斯沃克学派有不少让人延长寿命的办法。”

    “至于其他的…就等到时候我自己再去弄清楚吧,这种事情要是完全了解了反而没意思了;知识就是要保留一点儿神秘感,才能让人有探索下去的欲望啊!”

    洛伦点点头。

    至于艾萨克能不能办到这一点,完全不在两个人的考虑范围内——以他的天赋再加上来自龙王高塔知识的传承,打不开第二道阀门才是真的咄咄怪事。

    就在艾萨克还想要询问什么的时候,一名掌旗官掀开了营帐的门帘,站在门外朝着黑发巫师的方向微微致意:

    “奉东萨克兰亲王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的命令,如果公爵与赤血堡伯爵大人没有特殊原因的话,还请移步前往会议厅,与殿下商讨有关救援帝都事宜!”

    虽然掌旗官用的是敬语的口吻,但表情和态度都十分强硬,丝毫不容反驳。

    “现在?”

    “现在。”掌旗官严肃道:“布兰登殿下的原话是——如果拜恩公爵同意,便立刻召开作战会议。”

    早上才刚刚大张旗鼓的在军营内一番鼓吹,傍晚就开始计划着该怎么干了吗?

    黑发巫师叹口气,和面颊微醺的夏洛特对视一眼,默默站起身:

    “请转告布兰登殿下,会议可以开始了!”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