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看着台阶下跪成一片的骑士和士兵们,还有手捧佩剑与王冠的守夜人爱德华,布兰登一声不吭,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洛伦。

    这是你安排的吗?

    沉默的黑发巫师迎向他的目光,轻轻抿了抿嘴角。

    不,但我知道有这么回事。

    眉头一蹙的皇子殿下,眨眨眼睛。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答应还是不答应?

    叹息一声,洛伦目光微微垂下,但目光依旧没有从布兰登脸上挪开。

    这全都看你——做选择吧,不论哪一种这次我都支持你。

    真的?

    真的,我保证夏洛特不会反对。

    好吧,我相信你。

    两秒钟…结束了这场“对话”的两人十分默契的错开目光,各自看向相反的方向。

    压抑的气氛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布兰登的身上;神态各异的众人却都怀揣着莫名相似的期待,将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站在布兰登的身后,一声不吭的洛伦感到自己被无数的“情绪”包围在中央,几乎像是被成千上万个放着不同歌曲的喇叭环绕播放一样,头都要炸了。

    警惕而莫名,死死盯着自己这边的拜恩骑士们;

    激动雀跃,甚至准备欢呼的东萨克兰乡土军团们;

    带着几分愤怒与怨恨,却又并不反对这个结果而心情复杂的断界山守军们;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打算凑个热闹搞事情的波伊骠骑们……

    纷乱的情绪就像他们的视线,如同汇聚的溪流般集中在布兰登·德萨利昂的身上。

    面无表情的皇子殿下扯开披风,将脚步迈向盾牌,那不起眼的靴子一下子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其实已经是萨克兰帝国某种“特殊传统”——在外出征的至高皇帝因为来不及赶回帝都,被军团士兵们用盾牌举过头顶,在军营里完成了自己的加冕仪式。

    起初这只是一种在战事稳定军心的手段,一种让士兵安心继续卖力效死甚至激励士气的方式,当皇帝凯旋而归之后再“补办”一场更加正规的典礼。

    但没过多久,这种临时手段就变成了某种“保留节目”——尤其是某些在帝国高层争议比较大的继承人,往往选择用这种“军团推举继承法”的方式先继承皇位,然后再逼迫要挟圣十字教会和帝国贵族给自己加冕。

    是的,上一个这么干的皇帝正是“狂龙女皇”夏洛特一世;靠着来自东萨克兰乡下士兵们的支持,让她首次以女人之身登上皇位,开创了“女性继承人也可以当皇帝”的传统。

    当然,也少不了携波伊、拜恩与阿尔勒三大公国之力,帝国半壁江山的“黑公爵”罗兰鼎力援助。

    眼下的布兰登遭遇的局面,恰巧也与夏洛特一世有很多相似之处。

    都是拥有忠于自己的军团,都是受到帝国上层的排挤,都是没什么人缘而且很随性,都得到了来自拜恩公爵的支持,并且得到支持的原因也不是利益驱使,而是相互间的友谊……

    “这情景…可真让人想起以前的日子。”

    人群的某个角落里,扶着坐骑的湖心城伯爵兰马洛斯嘟囔道:“我说…你们有谁还记得小时候被老爹和爷爷们唠叨过的,黑公爵观礼夏洛特一世加冕的故事吗?”

    “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白马峰伯爵瑞格雷尔低声喃喃,目光有些出神:“我猜等我们老了之后,也会让我们的儿孙们耳朵起茧子的。”

    “如果我们真的能活到老的话……”兰马洛斯耸耸肩。

    瑞格雷尔忍不住,轻声一笑:“而且还得能有个儿孙才行。”

    “是啊,缺一不可。”兰马洛斯也笑出了声:“半人马战争,银盔山之战,埃博登之围,血骸谷冲锋,断界山陷落还有眼前这个,外加以后的……那么多的故事,不知道到时候我还能记得多少。”

    “天知道…但故事这种东西,往往就是因为‘记不清了’才显得愈发精彩,不是吗?”

    “说得好!我就一直觉得……”

    没等一脸兴奋的兰马洛斯说完,一旁的怒火堡伯爵艾克特便伸手打断了他:“所有人,肃静!”

    “传令下去,让所有拜恩骑士保持安静——在公爵正式表态前,一句话都不准多说,更不准擅自参与进去,听明白吗?!”

    伯爵们纷纷按住腰间利刃,用目光向身后传达命令;压抑的气氛中,拜恩人显得愈发神经紧绷。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布兰登迈上盾牌的那一步。

    布兰登闭上了眼睛,不知还在犹豫着什么。

    下一秒,火红的双瞳睁开,目光坚毅无比。

    所有人深吸一口气,就连表情僵硬的守夜人爱德华也激动微微有些颤抖,等待着历史般的那一刻降临……

    “不。”

    嗯?!

    浑身一怔的守夜人下意识的抬起头,举起宝剑王冠的双手差点儿就放了下去。

    不仅仅是他,就连周围举着盾牌的老兵和观礼的人们也是纷纷一愣,而更远的地方士兵们则还是原本的表情,没有从激动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不,我不接受。”布兰登猛地抬起头,目光环视整个军营,迎向每一双看向他的眼睛,斩钉截铁道:

    “我绝不接受,用这种方式成为帝国的至高皇帝!”

    “所有人,你们听到没有——我,布兰登·德萨利昂,绝不接受用这种方式,被你们拥戴为皇帝!”

    全场哗然!

    仿佛是暴雨惊雷般,刚刚还一片肃穆寂静的军营,瞬间被各种各样的吵闹喧哗之声所笼罩。

    站在他身后的黑发巫师静静地看着布兰登的背影,刻意避开了某个向自己投来的目光。

    又惊又怒的爱德华拼命压抑着心情,捧着宝剑王冠的双手不断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殿下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

    难道是你吗,洛伦·都灵…是你和殿下说了什么吗?

    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站在平台上的布兰登环视着一片嘈杂的军营,看着那一双双因为“事情变化”而惊慌失措,或是诧异或是愤怒的眼睛,缓缓举起了双手……

    “啪!”

    然后轻轻打了个响指。

    “轰——————!!!!”

    一红一黑,巨龙米拉西斯与格鲁姆从天而降,张开的双翼犹如乌云般,将整个军营都笼罩在他们的阴影之下。

    龙吟长啸,宛若雷鸣。

    军营终于安静了。

    龙眸所过之处,士兵们纷纷屏息,一片死寂的军营内甚至都听不到呼吸的声音。

    “很好,大家终于安静了。”

    停顿了片刻,布兰登稍稍咧开嘴角,用一种略带嘲讽的眼神扫视着众人:“无意冒犯,但只有你们都安静下来了,才能听见我在说些什么。”

    “所以为了确保所有人都听到了,我再将刚刚的话重复一边——我,不会用这种方式,被你们推举为皇帝。”

    “但是!请不要有任何的误会,这并不等于我不想,也不等于我对诸位的行为有任何的不满;我当然想成为帝国的皇帝,作为德萨利昂这同样是我一生的梦想!”

    “而对于诸位愿意推举我加冕称帝这一点,我也十分的感激,虽然……”话音一顿,满脸笑容的布兰登表情有些玩味:

    “我知道诸位这么做的目的,可能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单纯。”

    “有的人…虽然对我可能十分的怨恨不满,但出于无可奈何的缘由,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结果——因为你们对我敬爱的兄长是那样的忠心耿耿,而他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帝国分裂的。”

    台阶下,以德雷西斯为首的断界山守军们纷纷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低下了头;

    “有的人…是希望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的忠诚,因为你们最早跟着我,你们渴望看到我成为帝国的皇帝——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有机会爬上高位,毕竟你们会追随我的缘由就是这个,我能理解,真的。”

    爱德华,还有东萨克兰军团的军官们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有的人…是出于友谊和利益上的,我们站在同一个阵营之中,你们当然想看到我这面旗帜更进一步,或者说你们在这其中出了很大一部分力。”

    拜恩的骑士与巫师们面无表情,目光始终盯着黑发巫师的一举一动。

    “因为这些种种的缘由,或者某些家伙的挑唆,诸位齐聚于此用这种方式为我举办一场这么‘别开生面’的加冕仪式,我很感激,但是……”

    布兰登的脸上泛着微笑,用他一贯从容不迫的轻松模样摇摇头:“请原谅我不接受这一结果——无关乎别的,因为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我想成为皇帝吗?当然想;但这必须是‘因为我想,所以我得到’;而不是反过来,因为有什么人或者理由逼迫,让我‘不得不’成为你们的皇帝。”

    “也许你们会问,这重要吗?这重要,对我来说这中间的区别很!重!要!”

    迎着众人的目光,布兰登近乎是咬牙切齿的吼道:“如果你们真的希望我成为你们的皇帝,那么最好记住这一点。”

    “永远、永远不要以为你们能强迫我做任何事情,永远不要尝试着用你们的想法来理解我的——你们的皇帝,首先是布兰登·德萨利昂,然后才是帝国的至高皇帝!”

    “我不会是一个让你们能逞心如意的皇帝,也不会是敬爱的皇兄那样的好皇帝,更不会是我父亲那样的存在;我…就是我,是布兰登·德萨利昂,帝国的第十三世代皇储,未来的第十四世代皇帝!”

    “如果你们真的打算推举我,那么请先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再后悔!”

    寒风与飞雪之中,气氛为之一变。

    “所以,我不接受你们的推举——不是因为我不想,而是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

    布兰登再度开口道:“我想要的是那些曾经瞧不起我,厌恶我憎恨我的家伙们,毕恭毕敬的跪伏在我的面前,将铁王冠和王权剑奉到我的手中,口中高呼三声‘皇帝万岁’,为我加冕。”

    “这才是我想要的,这才是我必须要得到的——不是这种好像躲起来偷偷的,和自己的同伴们玩‘我是皇帝’自娱自乐的游戏,就好像和那帮瞧不起我的家伙们妥协了一样!”

    “我决不妥协,我要他们哭着笑出来,我要他们瞪大眼睛浑身颤抖的趴在我脚前,我要让他们舔我的靴子,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为了这个,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追随我的人,希望从我身上得到利益,实现愿望的人啊,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布兰登猛地一扯斗篷,张开双臂,沉声呐喊道:“现在雄鹰王已经被拜恩公爵斩首,帝国北方再无顾虑——是时候,让我们南下去为帝都那帮尿裤子的胆小鬼们解围了!”

    “是时候让我们的铁靴声在帝都大道中奏响,让凯旋之歌高奏于天穹宫之上,让仇敌跪伏于殿陛之间,让戈洛汶时隔三百年,再次见证一场伟大而神圣的胜利了!”

    “萨克兰人,告诉我!这是你们想要的吗?!”

    “拜恩人,告诉我!这是你们渴望的吗?!”

    “波伊人,告诉我!你们也想饮马宝石河吗?!”

    响彻云霄的呼喊声在军营中回荡,数万人的营地一下子变成了布兰登一个人的“舞台”,面前一个个抬头仰望的士兵们就是他的观众。

    从没有那么多的士兵…或者说“人”,愿意如此聚精会神的倾听这位“丢脸皇子”的演讲,倾听他内心真正的野心和欲望的声音。

    于是布兰登更加兴奋了,张开的双臂像是要拥抱所有人一样,激动到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颤抖着:

    “我!布兰登·德萨利昂,帝国的第十三世代皇储,第十四世代合法继业者,我在这里郑重向你们承诺——我只会为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而战,但我欢迎任何人加入我,与我一并分享这份欲望!”

    “若你们承认我是你们的皇帝,我便会为你们而战!若我成为帝国的皇帝,我便为帝国而战!”

    “追随我,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吧!你们想要的这一切,我统统都给你们——!”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