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在经历了数日行军后,洛伦一行的队伍终于如期抵达了断界山要塞——虽然略微有些讽刺。



    虽然“如期”返程的血骸谷军队挡住了魔物大军的进攻,但却错过了断界山要塞之战,某种意义上也是促成要塞陷落的诱因之一;



    而等他们抵达断界山要塞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上的“断界山要塞”了。



    有的,只是一片堵塞了群山间唯一道路的废墟而已。



    站在被积雪掩盖的狼藉战场上,心情各异的洛伦一行望向那群山间的形形色色,被碎石瓦砾堆砌的冰雪残垣。



    有的地方已经被崩落的碎石彻底掩埋,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有的隐约还能看到原本的护墙与坍塌的高塔,只是大部分只剩下些许瓦砾;有的上面堆满了尸体,看上去像是最近才被清理出来的;有的较矮小坚固的塔楼保存尚且完好,孤零零伫立在原地……



    形态各异的废墟,被纷落的冰雪染成了相同的颜色,甚至还能隐约看出她曾经的雄伟与风采。



    曾经……



    在第二世代开始建造,第四世代彻底完工,随后历代不断完善加工,数百年来坚不可摧的帝国北大门,断界山要塞…被十几名巫师外加并不算多的材料,变成了眼前的一地废墟。



    虽然这其中有着诸多因素——山体的滑坡,对要塞的充足了解,并且是皇帝亲手开启了最后的开关;但仅仅是“这一切都是巫师们亲手缔造”的一句话,就足以令人惊叹。



    巫师代表着未来…这是科罗纳大师乃至整个九芒星巫师塔的集体夙愿,假如他们能看到眼前的这幅情景,看到代表“过去”的要塞被“未来”变成残垣瓦砾,应该会十分欣慰吧?



    但这样的未来究竟是好是坏,那就很难说了。



    毕竟巨龙王国的毁灭虽然背后阴谋重重,甚至是被某些力量蓄意引导,但巫师们依旧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



    太过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受到种种限制,付出代价的——依旧会被人们敬畏,忌惮,警惕;不论拥有力量的人还是没有力量的人,都一样。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到最后恐怕帝国巫师还是会落得和巨龙王国等同的下场。



    更何况实际上圣十字这个巫师之敌…也是出于巫师们之手。



    看着远处废墟中飘扬的铁王冠旗帜,黑发巫师忍不住叹息一声。



    不论自己如何胡思乱想,从今天开始只要是亲眼看到过眼前这处废墟的人们,都再也不会小觑巫师们,至少会开始重视这一群体的力量了。



    不再是变戏法的,不再只是“无足轻重”的,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怪胎异端”,而是掌握着一群掌握着特殊的知识与力量,应当被重视更应该被重视的群体。



    虚空武器,浮空城,摧毁要塞的地震魔法阵…艾萨克·格兰瑟姆,也许帝国巫师的命运,真的能在他手中得到天翻地覆般的转变也说不定。



    “临时营地就在前面,提前返程的游骑兵已经把我们来的消息通知到了。”



    守夜人爱德华的身影从布兰登一侧走出,轻声在众人身后道“已经让他们准备了毛毯、帐篷、热食,烧好的开水和取暖的木柴,军队可以在此稍作一段时间的休整。”



    “既然这样,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布兰登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甚至都没向身后看一眼便冷冷道“加快速度吧,别让士兵们都等急了。”



    说完,皇子殿下没再理会身旁的人,独自迈开脚步,身后的众人也只好紧跟着走向断界山废墟的营地。



    守夜人爱德华亦步亦趋的尾随在皇子身后,还不忘了向一侧的黑发巫师瞥了眼,暗示着什么。



    沉默的洛伦只是轻轻勾起嘴角。



    穿过外围的废墟和些许简易的土墙与临时工事,洛伦一行终于回到了断界山要塞,影影绰绰的人群正在营地内等待他们的到来。



    一片死寂的营地内,没有任何的声音,所有人都在沉默着站在两侧,组成看上去有些密集的人墙,留出一条通道供皇子殿下与随行的骑士们通过。



    一条狭窄的道路,笔直的通向营地正中央的方向;隔着拥挤的人群,隐隐能看到有一个被堆砌的平台在那里。



    那平台就在那里,和营地内其它的废墟与建筑隔离开来,孤零零的;几十名浑身伤痕累累的老兵围成一圈,拱卫着它。



    隐隐意识到什么的洛伦,本能的伸手去拦住还在继续向前的布兰登,却被皇子殿下推开了。



    “如果…这是我和那家伙的最后一面,我绝不想做那个躲着不敢见的家伙。”布兰登的声音很轻,但能听出他内心的坚定



    “我得过去,洛伦,我得过去…我得告诉他让他知道,我并不怕他而且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我得看着他的眼睛你明白吗,我得看着他的眼睛才能…才能让他……”



    “才能让他知道…我回来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炙热如火的眸子与黑曜石瞳孔对视着,灼灼目光充溢着某种坚定决心的力量。



    数秒后,黑发巫师松开手,却又被布兰登拽住。



    “跟我一起来吧,拜托了,我知道这个但…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去见他。”皇子殿下抿了抿嘴,用力抽了下鼻子



    “打赢了血骸谷之战的英雄…我想你应该是有这个资格的。”



    洛伦只得答应。



    二人在周围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走向平台,气氛压抑而肃穆。



    靠近平台位置的人群中,洛伦看到了夏洛特的身影;赤血堡女伯爵神色看上去和周围一样的严肃,只是风尘仆仆完全没有平日里的风采,甚至还有些疲惫——这在以往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在看到黑发巫师身影的一刹那,夏洛特的眼神立刻一亮,但连半秒都没用便按捺住了扑上来的动势,很是自然的向前挺起了胸膛,重新变得严肃的眼神,只是向着洛伦微微颔首。



    不知为何,他没有看见波伊大公萨莉卡·约拿的身影。



    扬了扬眉毛的黑发巫师,紧随着布兰登走上平台。



    康诺德的遗体,就躺在上面;厚实的斗篷和黑色亚麻布,盖在他的身上。



    布兰登走到一旁,步伐平稳,右手抬起了几次却又一次次的放下;最终下定决心捏住黑布,却不忍打开。



    “洛伦…你知道我一直都很羡慕他。”布兰登突然轻声道“从我出生那天开始,我就一直都羡慕他,甚至是嫉妒他。”



    “我嫉妒他的万众瞩目,嫉妒他被菲特洛奈小姑倾慕,嫉妒他能有那么多人愿意对他死心塌地的效忠,甚至是为他去死…我就没体会过那种感受。”



    “但说到底…我嫉妒的其实不是这些,真正让我嫉妒的,是父亲倾注在他身上的心血——是那种关注并且在意的眼神,让我知道我和他…是有区别的。”



    “我讨厌那种区别,哪怕我知道我想要的其实并不是那些。”布兰登喃喃自语“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有点儿可怜他了。”



    “挂在嘴上的‘理想’,万众瞩目的目光,父亲的期待,坚持到死的信仰…你说说这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家伙啊,他到底有没有哪一天…是为自己活的?”



    “如果他的所作所为,所有的选择都是出于理想……”看着康诺德的尸体,黑发巫师沉声道“那么他无时无刻,不是在为自己而活。”



    默默的望着黑发巫师的表情,很是苦苦思索了一阵的布兰登,最后却微微露出了笑容。



    “是啊,这就是康诺德,不…这就是皇帝啊。”



    “要么将帝国的‘理想’变成自己的力量,要么将自己的‘意志’变成帝国的意志——铁王冠,就是这样一件将二者化为一体的锁链。”



    “戴上锁链,你便可以超脱,变成帝国本身;但另一层面上,你又只是一个凡人。”



    “皇帝…就是这么个似人非人,半人半神的怪物呢,哈哈哈。”



    布兰登笑了笑,但最后笑容却僵在了脸上,看上去有些落寞也有些凄凉,恍惚的目光仿佛能穿透黑色的亚麻布,看到康诺德的遗容。



    “但是…敬爱的皇兄,我特地来看你不是为了说这些的。”



    表情一变,布兰登不再看洛伦,目光死死地盯着黑布下康诺德的面颊。



    “我永远不会成为你这样的家伙,打死我也办不到,我也不想这样——我绝不会成为某种‘信仰’或者‘理想’之类的奴隶,我不会,你也知道我不会!”



    “我是布兰登·德萨利昂,永远都是,我不会像你一样变成康诺德一世或者被人称之为‘第十三世代的至高皇帝’,我绝不会成为十四或者几十分之一,我…就是我。”



    “我要让帝国哪怕千百个世代之后依然能记住我的名字,就像‘贤者’布兰登与‘狂龙女皇’夏洛特一样,而不是‘另一个布兰登’。”



    “为了这个目标,我绝不会让帝国灭亡——帝国绝不会亡在我的手里,这就是你的目的对吧;宁可身死也要保住德萨利昂家族的尊严,仿佛那东西比活着还重要似的……”



    布兰登一刻不停的说着,他的语速很快,就像在刻意按捺自己紧张似的,装作一切正常,自己依旧很冷静的模样。



    黑发巫师默默的站在他身侧,垂下的目光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藏在袖子里不断颤抖的手臂,那即便攥紧了拳头,也无法克制颤抖的手臂。



    “砰————!”



    就在此时,土台下的营地内传来一阵整齐的声响。



    “砰————!砰————!砰————!”



    面色肃穆的军团士兵们,突然开始很有节奏的将手中战戟与盾牌在脚下的雪地中敲打;先是有些凌乱,很快那声音变逐渐变得统一整齐起来。



    “砰————!砰————!砰————!”



    整齐划一的敲打声很快便在整个营地里蔓延,刚刚随洛伦一并回归的血骸谷战士们则警惕的看着周围,表情各异。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兵们面色一变,警觉的目光显然是回想起了什么;而另外一些年轻的骑士则先是怔了怔,随后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敲打起手里的武器;等到身旁的人想起来要拦住他们时,已经来不及了。



    整个断界山废墟营地,已经变成了一片“耸动”的海洋。



    “砰————!砰————!砰————!”



    阵阵响声中,面无表情的守夜人爱德华高举双手捧着一抹黑色铁王冠旗帜,旗帜上横放着一柄长剑,一顶宝冠。



    秘银剑,王权。



    宝冠,铁王冠。



    前者代表着德萨利昂家族在御剑骑士团中的地位,后者代表着自第一世代至高皇帝与巨龙王国布伦希尔德女王结合,传承至今的法理。



    手捧两件至宝的守夜人爱德华,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过士兵们组成的人墙,在万千瞩目之下走到平台前,将宝物高举,单膝跪下。



    两侧的老兵们就像是演练了无数次那样,单手举起筝型盾撑过头顶,两两面对面跪下,在平台前组成了一条用盾牌搭起来的“通道”,从布兰登脚下一直延伸到手捧至宝的爱德华身前。



    前一刻还“热闹”纷纷的废墟营地,一时间突然陷入死寂,统统安静了下来。



    “旧皇已死,皇冠空缺,宝座无人……”冷漠的守夜人爱德华低沉的话语声,在一片死寂的营地中回荡着



    “我们缅怀康诺德一世陛下,缅怀他所带来的荣耀的第十三世代,缅怀他在高塔之上与数万残暴的亚速尔精灵的对峙——他的精神,勇气,毅力,决心…我们永远铭记,但…!”



    “无论我们如何缅怀,帝国…必须有一位皇帝,必须有一位能够接过康诺德一世重担,开创第十四世代的人站在我们面前,领导我们,统御我们,教授我们……”



    “我们…帝国恳请您,尊敬的东萨克兰亲王,帝国皇储,合理合法的继业者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接过这份重担,成为我们的皇帝!”



    “我们恳请您…加冕称帝!”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