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谁能告诉我,我师父还要多久能醒过来?”陆羽的声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些沙哑。



    “别担心,这次是青弘上人亲自出手,可以说性命无忧!不过现在他的体内有些古怪,想要苏醒恐怕得需要些时日!”说话的是毒药仙药隐,自从聂无忌重伤归来之后,一直是他和青弘上人一起为聂无忌会诊的。



    “多谢前辈搭救!此番恩情,陆羽谨记在心!”陆羽闻言神色木然的开口回道,整个人仍旧出于僵直的状态,仿佛失去了灵魂。



    实在受不了陆羽这幅样子,毒药仙药隐伸手在陆羽脑袋上抽了一记,然后怒气冲冲的吼道:“放什么屁呢!本药仙跟这厮的交情关你屁事,在我们这装什么大尾巴狼!把你那些马尿给本药仙憋住咯!还没到哭的时候,又不是活不成了,扯着一张奔丧的脸准备在这添堵呢?晦气!”



    “平日里也没见你们几个对他有多孝敬啊,这次受伤了,你一个,左家那冰块一个,还有门口杵着的那傻大个一个,都他娘傻了是吧!平日里的机灵劲哪去了?多大点事儿!真要是有出息,等聂无忌这厮伤好了之后,你们石函峰山头上有一个算一个,一起把凶手找出来,抄家伙干死他,不就得了!”



    “老子要是受伤濒死,三藏那小子要是敢学你们仨只是愣在这里憋马尿,老子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他!”毒药仙药隐吐沫横飞的怒喝着,看这厮剧烈的情绪反应,那可比陆羽激动多了!



    从聂无忌受伤归来已经三天了!三天的时间,毒药仙药隐其实也已经憋闷到了极限!虽然聂无忌平日里不靠谱,他毒药仙平日里也不着调,但是九州宇内真正能跟他交上心的朋友真的不多,除了他师兄仲阳医仙之外,聂无忌几乎可以说是他最好的朋友!



    即便是聂无忌一直托词说忘记帮他打听如何突破洞虚期这件事,药隐也知道聂无忌实际上已经尽力了!自家知道自家事,一直为别人问诊的毒药仙怎么会不明白自身体质的特殊性,这种事聂无忌不回复他,始终给他留一个念想,便就是对自家兄弟最大的关怀了!



    其实这些年间,聂无忌行走九州明察暗访的时候,也难免会有受伤,甚至好几次都重伤垂危。但和这一次比起来,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也正是因为这些伤,让毒药仙对聂无忌的为人有了深入的了解,也愿意为聂无忌保守很多的秘密。在他的心中,聂无忌才是真正的正道修士!也亏得如此,每次聂无忌瞒着三老偷偷受伤,药隐都是打起一百分的精神倾力去救治,不只是治好,还力求不留隐患!此番如果毒药仙自己有把握医治,他又怎么会去惊动青弘上人!



    毕竟他和聂无忌、余半仙、史别山等人早有约定,有些事到他们这一辈就算是截止了!



    知道一些隐秘的他们,轻易才不愿意让天机三老出手!



    这次事情闹大了,自己兄弟几个实在是兜不住了,当着青虚道人、青弘上人的面,他不好发作!左冷千、朱怕怕二人,他又不熟!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陆羽来了!太好了,不大不小,又不是外人,正正好好可以帮忙排解一下!



    毒药仙药隐的咆哮在陆羽的耳边回荡着,一向能言善辩的陆羽,张了张嘴,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也许是因为这一路急行奔波还没缓过来,也许是因为猛然看到自家师父倒下感情上接受不了,又或者聂无忌的伤势勾动了陆羽心中一直以来的担忧,陆羽知道现在的自己,失态了。



    “前辈教训的是!真的教训的是!我师父的伤势就拜托了,药材上面有任何需要,倾整个云间府之力,小子我也没有二话!云间府没有,我就去青、徐、扬三州去找,这三州还没有,翻遍天下,我也给找出来!”



    “冤有头债有主,我师父此行的目的,我是大约知道的!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依凝,召集所有在家的星盘,我要半年来云梦古泽和云州所有事情的资料!”



    陆羽的话刚说出口,左冷千便发话了:“给师父报仇,算我一个!老六,咱们走!”



    “还有俺!俺老朱拼了命,也得给师父报仇!”杵在门口的朱怕怕也应声答道。



    三位师兄弟正准备并肩往外走,就突然发现有一股威压将他们的身影牢牢的钉在别院内!



    “都给老道消停点!水仙奶奶不开花,轮得到你们几个小子在这装蒜?你师父半步灵虚九重天的人,燃烧全身法力、还使用了强行提升境界的秘法,都被人轰的全身经脉尽碎!就你们这点道行,准备去万里送人头吗?”



    “此事因你们师父而起,必然会因你们师父而终,自己的场子自己找回来,这是咱们石函峰的规矩!有功夫多来照看你们师父,别操不该操的心!”



    “即日起,你们几个被我禁足了!你们师父一日不醒,你们几个便一日不许离开云间城!老道的灵念遍布整个云间结界,敢偷跑,试活着!滚!”青虚道人在一旁看了那么久,心头也是邪火妄生!



    聂无忌啊,青莲剑仙在中土九州收的唯一入室弟子,在他们天机三老当中,哪一个不是把聂无忌当亲儿子看!自家孩子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搁谁看来不难过!若不是顾及大哥的实际情况,真他娘的想对着云梦古泽来几发通天脚!



    老的还在重伤昏迷,小的要是再出事,青虚道人就觉得自己真的活不成了!没好气的给陆羽等人下了禁足令,就大袖一拂将这仨小子扔到的天台上。



    天台的夜幕里,不知何时飘起了雨,这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和着晚风,已经带出了一股子冬夜的肃杀与寒意。



    陆羽自修行以来,第一次没有撑起自己的护体灵罡,任由雨水滴落在身上,浸透头发、浸透面庞、浸透他所有的衣衫!“神仙”当久了,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人!



    前世的时候,遇到下雨天还知道打伞,还知道躲雨!如今来到中土九州快三年了,因为修行的缘故,今夜倒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淋雨的感觉!



    寒风、冻雨,肆意在高高的天台之上宣泄着!一如陆羽心头的怒浪滔滔,压抑着、痛苦着,道行不够如何,被禁足了又如何,没有人可以伤害我陆羽的亲人,而不付出代价!



    没有人!!没有!!!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