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兴许认识是一个什么意思?

    认识就是代表我知道这个人,这个人也知道我,是双向的。

    而在认识前面加了一个兴许,是不是只代表单方面的认识?

    可是宇邕堂堂一个周国天子,沒有人会不认识他的吧。

    所以欲晚疑惑道,“陛下这句话,长乐有些不理解,你是说你认识我宁苑姐?”

    宇邕这次很坚定的点头。

    这下欲晚就更疑惑了。

    “既然陛下认识她,那知道现在她在那儿吗?”欲晚问。

    而宇邕却是答非所问,“今天白天公主说她已经是成婚了,可是真事?”

    欲晚认真的点头,本着诚实互惠的原则一五一十的把故事向宇邕交代了一遍,不过中间省去了三哥逃婚一段,只是说两人一直很恩爱,最后在金陵成婚后便一同回了家乡,也就是周国。

    欲晚最后还说道,“我三哥对宁苑姐很好,两人认识两年,情投意合,也是一桩好的姻缘。”

    而宇邕一直听欲晚讲到最后也沒有开口问过一句话,安静的让欲晚觉得好像他是在自言自语。

    他一直皱着眉在听,欲晚看他的表情有点吓人,又补道,“他们俩离开建康已经有两年了,想必现在过的很好。陛下,你认识她?”

    宇邕的眼神里蔓延着黑色,有一种说不出來的阴鸷,而他今天又穿着黑色红色的衣服,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欲晚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不敢再说一句话。

    等了一会,宇邕才开口问道,“她真的跟你说她來自于周国吗?”

    “对的,我记得当时她來建康的时候好像还受了伤,在秦府上调养了一段时间才好,但具体伤在那里我也沒问过。”欲晚回道。

    想到了她发现的线索,欲晚又问道,“有些话,不知道能不能问陛下?”

    宇邕黑色深邃的眸子看向欲晚,欲晚被他这个眼神一激,打了一个冷颤,不过还是说道,“依照陛下所说,您认识她,那么一定知道她住在哪里吧,能不能请皇上告诉我地址?我想去看看她。”

    宇邕兀的冷笑起來,可是让人觉得十分的阴霾,“孤也正在找她。”

    欲晚看着她的表情这下明白了,看來宇邕和宁苑姐是有仇吧,不然为什么一提到他他就这幅下吓人的表情呢?

    那个兴许认识其实是在心里嘲讽,之后那种跟他们平时见面不一样的表情里仿佛也都写满了对宁苑姐的恨。

    对,欲晚觉得宇邕是恨她。

    可是他又为什么会恨她呢?

    难不成宁苑姐欠了他钱一直沒有还?

    欲晚觉得还是不能再说下去了,人也不用他找了,这个丧心病狂的皇帝找到了她指不定会怎么折磨她呢,看他那个要吃人的眼神,不仅仅是折磨,可能连杀人都干的出來吧。

    欲晚咽了咽口水提议道,“陛下?我看还是算了吧,长安也这么大,不一定就能找到她,更何况,万一她沒留在长安,而是去了其他地方也说不一定吧,那找人就无异于大海捞针,不可行的。”

    宇邕冷笑着看着欲晚说道,“她可能不在长安,也不在周国,她是突厥人。”

    “啊?”欲晚的嘴里快要塞下一个鸡蛋了。

    “你们都被她骗了,是呀,孤也被她骗了,她不知道还骗了孤多少事情,你说孤能不找她吗?”

    宇邕的表情忽而又凝重起來,也不像刚才一样冷峻骇人,语气里似乎还能听得出一丝无奈的意味。

    欲晚心中先也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但也很快平复了心情。

    看來,她猜的也沒错,那些她会的舞蹈其实都是來自于突厥的,那么她又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來自于周国呢。

    突厥是北方野蛮民族,但饶是这样,也沒有必要说自己是來自周国的,在建康城,也并沒有多少人歧视突厥族的。

    因为建康同突厥离的实在是太远了,本來也沒有什么利益纠葛。

    但是突厥同周国应该就不一样了。

    欲晚猛然想起了一个问題。

    十年前,三哥也是从他说的远方來的。

    这个不能说的远方,会不会就是突厥?

    如果他和宁苑姐之间的事情是半真半假的话,那会不会宁苑就真的是三哥的表妹,他们俩是不是都來自于突厥?

    十年间的各种画面一并冲到欲晚的脑子里,还有最近一些隐隐约约的线索也像是打结的线团,相互缠绕着,怎么也打不开。

    欲晚双手按着脑袋,想的有些头疼。

    一旁的宇邕看着欲晚凝重的神色,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欲晚抬头看他,“我觉得,他们肯定不在长安,也不会在周国境内,他们在突厥国。”

    “我也是这么想的。”宇邕对欲晚说道,意外的沒有用孤,而是说了我字。

    欲晚拖着腮帮子上下的打量着宇邕。

    “那么,你说要找她,怎么还沒找到?凭借陛下的实力,找一个人恐怕不是什么难事吧。”

    宇邕听完欲晚的话忽然僵住,刚才脸上冷峻的神色却又变化起來,欲晚从中看到了一丝温柔,还有一些愤恨。

    他斜着嘴角笑的十分的邪魅,“当然,她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欲晚惊恐的望着宇邕,咽了一口水咬着牙默默的不动声色的往身后挪了挪,乖乖,怎么这句话听上去这么吓人呢。

    他跟苑姐姐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呀。

    欲晚有些后悔坦白这件事了,于是苦口婆心的劝道,“其实吧,我觉得,人嘛不要计较那么多,不然该活的多累呀,虽然有的人对你不好,伤了你的心,那如果你一直怨恨她她也不知道,到头來还不是你自己在生闷气,放开些,心大点,那个也会很愉快的。”

    宇邕压根就沒抬眼看她,思忖着她的话,对着漫无边际的夜空说道,“对,所以孤要找她让她知道我的痛。”

    “你不也是要找到他们吗?我们联手吧。”他终于回到正常的语气对欲晚说道。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