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开罗港

    五月的开罗港又被称呼为花港,粉紫色的绯红花树木几乎将整个开罗都装扮成了花的城市,从高处望过去,一大片一大片的粉色树冠,几乎就是阻挡了视线,窗外的阳光缕缕的光线从纱窗射进来撒落在金黄色的柚木地板上,映照出一个个若隐若现的光晕,这座大厅装饰得高雅优美,最具特色处是地面上铺了巨大的一块华丽无比的地毯,上面安置着以几组方几矮榻,厅内放满奇秀的盘栽,就像把外面的园林搬了部份进来,一边大墙处挂着一幅大型油画,

    “小姐,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帝国海军在卡西岛海域集结了大批海军战舰,看来帝国已经知道了卡西岛的秘密”一名穿着白色裙子的侍女从后面推开门走过来,脸色难看低声向站在窗台旁的丽人说道,站在窗台前的丽人,穿着粉色长裙婉约风姿全身散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风情

    ”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从艾特蒙山投靠帝国那一刻,这件事泄露出去就是时间问题,如果是前皇帝陛下,或者还掌握着一些真正的秘密,现在的埃罗王室,你认为在艾特蒙山面前,埃罗王室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也只有弗农家和凯西特家那样的蠢货才会相信埃罗王室的话,还去指望那些不靠谱的东西,我塔姆肯家更相信想要夺回旧王都,还是依靠埃罗人自己的力量更靠谱一些!“丽人对于侍女带来的消息并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神色,冷艳无比的脸上反倒是露出一抹讥讽之色,目光依然看着远处港口区域森林一般的桅杆顶部,冷冷的凝声说道”相比于帝国海军的异动,我更想要知道,为什么帝国海军早不集结,晚不集结,偏偏选择在这时候集结“

    ‘小姐的意思是,帝国方面会有大动作?”这名侍女俏脸变了变

    “海军港那边已经戒严三天了,还有帝国军队从上个月开始,就在有序的在埃罗北部不断增兵,剑拔弩张,锋芒摄人,如果不是知道帝国那位能征善战的军务大臣现在还在中欧巴罗等待调停,我都要怀疑这位帝国军务大臣已经抵达埃罗了呢,听说比昂人和瑞拉人为了太阳要塞已经连十几岁的孩子都开始招募了,帝国出面调停应该就是这几天,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感到心神不安呢”丽人声音顿了一下,秀眉轻扫的从窗台前转过身来,一双明媚靓丽的淡蓝色眼睛,艳丽迷人鲜红亮丽的唇彩,勾勒出更具有立体感的脸部轮廓,高盘的髻横插一只翠绿的簪钗,比起外面满城烂漫的绯色花更加令人感到艳丽惊人

    她叫阿特丽思,正是开罗港最近两个月来风头最盛的女人,不仅仅因为她的绝色容颜,更是因为她是埃罗南方三大侯爵家族塔姆肯家的二女,埃罗南方最大商会卡布鲁斯商会的会长,虽然帝国与埃罗南方处于战争关系,但并不代表帝国与埃罗南方的商业贸易也冻结了,恰恰相反,因为战争的长时间持续,埃罗南方对于帝国方面的各种物资需求反而更大,而帝国商人们在帝国没有明令禁止的情况下,依然将大批的帝国商品卖给埃罗南方的诸侯

    卡布鲁斯商会作为埃罗南方最大的商会,而且背后还是三大侯爵之一的塔姆肯家族,在这些南方贸易中所占的比例可想而知,而塔姆肯家的二女,更是让塔姆肯家的竞争力大增,不仅仅因为其艳丽无双的美貌,更因为阿特丽思是一名相当有名的画家,在名声上,只比当初被称为南方第一画家的埃罗王妃安可洛差一点

    “应该是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吧,我就说小姐在开罗港店铺内就不该买下那幅画的复制品的,还好当时没有人知道小姐买了这个的,否则要是让王室知道是我们塔姆肯家族买下了一副军神之镰的复制品,怕是就要出大事了”白裙侍女脸色无奈的叹息

    “埃罗王室现在自顾不暇,那里还敢管我们的事”

    阿特丽思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目光深邃的落在墙壁上所悬挂的那幅油画上,冷声说道“那副传闻是帝国皇帝的军神之镰油画,当初在洛克堡就闹得沸沸扬扬,后面帝国方面更是高价买走,更是坐实了画上那个看起来毫无特别之处的男子,可能就是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只是可惜,眼前的这幅画明显是假的,或者说,整个开罗港所卖的军神之镰,都是假的才对!不得不佩服帝国在这方面处理的很高明,对于这些画作不闻不问,既显示帝国的开放包容,又可以彻底的让人根本无法从这些堆积如山的赝品里边知道帝国皇帝真正的容貌!“

    说到这里,阿特丽思那媚人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一下,那副画所描述的,据说是那场让整个埃罗帝国由盛转衰的惨烈决战,虽然真品已经无法得到,但是并不了阻止其他人对这幅军神之镰的渴望,特别是这幅据说是军神陛下少有真容的画作,在南欧巴罗地区却是被各地女贵族们高价求购,买不到真品,能够买到赝品也行,以至于各种军神之镰的赝品大行其道,在帝国控制地区的开罗港,军神之镰这幅画几乎就成了开罗港的特产,似乎哪一个商铺店铺摊位上不卖副军神之镰,就不能算是一名开罗港的商人一样

    因为军神之镰上描绘的,就是那场导致了整个埃罗帝国由盛转衰的陨落之战,一个皇帝,一个教宗,那场两个南方首屈一指的强国,加起来超过近五十万的重兵集群生死搏杀,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这可能就是幻想出来一幅画作,刀与剑,铁与血,南方最强大的两个君主,埃罗王室最杰出的皇帝,教团国的女武神,关系到两大强国的生死成败,仅仅这一些就足够让人热血沸腾了,更不要说,还有那位传闻中的军神陛下,虽然只是幻想的,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幻想的伟大之处

    在一副画作上,聚集了如此多的因素,安可洛被称为南欧巴罗第一的画匠,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而对于近在咫尺的开罗港来说,这却是真正就在他们面前发生的大战,对于商人来说,这就是商机,因为军神之镰这幅画,甚至让开罗港一时间聚集了大批的画家,一夜成为所谓的“南方艺术之都”无数的画家每天奋力作画,就算是赝品,也是分档次的,画作的颜料,水准,不同名声的画家所画的军神之镰,价格上也是天壤之别,最贵的能够卖到五百帝国金,最便宜的可能只要一个帝国金,

    虽然名称都是军神之镰,但是内容却是各种都有,军神陛下在山丘上,在平原上,在堡垒上,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站在脚下成堆的尸体上,就差没有把皇帝陛下画在厕所了,所谓皇帝真容,那就更有意思了,各种颜色的头发,各种肤色,英俊的,丑陋的,刚猛的,阴柔的,肥胖矮瘦,猛兽派,魔鬼派,反正真正的军神之镰已经收归帝国王室仓库,当初见过皇帝真容的更是是寥寥无几,既然是为了迎合南方贵族女人们幻想的产物,自然是投其所好更能够卖出高价一些,喜欢哪一种,就画哪一种

    而对于这种大肆制造皇帝画品的行为,帝国开罗港的管理者却是少有的默许,因为这些画作带给了埃罗港丰厚的利润之外,还意外的让开罗港在艺术文化领域疯狂崛起,让整个欧巴罗都知道开罗港是整个南欧巴罗地区,唯一能够让画家也能发大财的地方,

    而帝国开放性的政策管理,和相比于其他动荡地区,开罗港一片稳定繁荣的景象,对于在战乱中生活艰辛的南方艺术家来说,开罗港的天空圣殿,几乎就是艺术圣堂般的存在

    天空圣殿的天空文明已经存在了数百年,而浪漫多情的萨兰德人在天文绘画上面的成就,大幅大幅充满了瑰丽色彩的叙事画作,更是让大批的所谓艺术家们沉迷难顾

    阿特丽思所买下的,却是少有的一副不起眼的画作,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颜色调料都还算上成,构思上面却是让人感到发憷,金色的阳光下,在埃罗北部平原的辽阔中,画作中的帝国皇帝骑在雄峻的战马上,而在皇帝目光所视的位置,却是埃罗王都巍峨的城墙

    这根本就是一副毫无价值的作品,因为谁都知道进攻埃罗王都的是教团国军,帝国并未参与攻击埃罗王都,所以帝国皇帝更加不可能出现在埃罗王都,但却让所有人看见这幅画的人,第一时间把眼睛偏移开,

    这幅画作明显就是在嘲讽帝国对埃罗王都的野心,等于是直接说是帝国打下了埃罗王都,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初教团国教宗普达米亚将埃罗王都一百万贱卖给帝国,明显就是印证了这点,真正想要埃罗王都的是这位帝国皇帝,而不是教宗普达米亚

    为埃罗港的文化艺术汇聚的中心,天空圣殿本身就承担着文化传播的作用,每天在天空圣殿外贩卖自己画作的落魄画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阿特丽思却是一眼就看中了这幅画,在这幅画前站了几分钟后,本身就是出色画师的阿特丽思俏脸凝重的出钱买下了这幅画

    “应该是波列克的手笔,看来这位弗农家的海盗也到了开罗港,他还是如以前一样莽撞而不计后果,竟然敢直接隐晦唾骂帝国皇帝对埃罗王都的野心!“

    犹豫了一下,阿特丽思从墙上的画作上收回目光,俏脸微冷的向侍女说道”将帝国海军在卡西岛集结的消息告诉弗农家,再带给他们一句话,帝国海军港已经戒严三天了,这是只有帝国方面有重臣抵达才会采取的措施,帝国方面近期可能会有大行动!”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