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风缘,你上香之后,现在正式成为了我羽化门的圣子,从此之后就是我羽化门的真正高层,可以进入羽化门的各种宝库之中,申请取得宝贝,炼制法宝。”

    一个老者看见方寒上香之后,似乎在沉思,立刻提醒,同时把手一挥,一道圣光落在了方寒的身体上,化为一道令牌,上面雕刻着一个小小的“圣”字。

    现在,方寒就真正成为了羽化门的圣子。

    又一个老者道:“还有羽化门的最大书库,水月洞天也为你敞开,里面储存着许多上古典籍,浩如烟海。甚至还有我羽化门祖师华天君从上一个纪元之中获得的许多秘籍,有多个纪元的文字遗留下来,不过现在都已经失传了,变成看不懂的天书,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进入其中苦读一番。”

    “什么?还有这等书库?水月洞天?”

    方寒心中一动,就想进入苦读钻研。

    每一个纪元,都可以演绎出许许多多的文明史。这些文明史到达现在这一个纪元中,都有文字典籍遗留下来。

    不过这些文字,谁都不认识,不知道上面记载着一些什么东西。

    这就导致,天界有许许多多的“天书”,根本不知道价值,储存在一些宝库之中尘封起来,不见天日,或者是流传在一些拍卖会中。

    有的高手,花费大价钱,买了一本许多纪元前一个文明史流传下来的“天书”,自以为是宝贝,好不容易翻译了出来,却发现上面记载的是风土人情,高手名单,赞美诗歌等等。

    而有的高手,几乎是用不值钱的代价,换取了一本残破的“天书”,却发现其中记载这一门无边妙术,超越了三千大道之前的神通,一举成为盖世高手,获益良多。比如当初尘心修炼的“阿赖耶之剑”。

    想不到,羽化门的书库“水月洞天”之中,居然有许许多多上个纪元文明流传下来的典籍,这真是对他来说,不亚于乞丐进入了黄金窟中。

    他参悟“纪元之道”正需要大量的知识。

    就算是不认识的文字典籍,他也可以用周天仪推算出远古文明的奥秘来。吸收越多纪元之前的文明史,他的机缘神拳就会越来越强大。

    现在他缺乏的不是力量,而是知识。

    “水月洞天,那我马上就进去观看一番。”

    方寒有一些迫不及待。

    “你拿着这书库的令牌,到达前面一个神国中,深入三千亿里,就可以看见水月洞天的书库世界。”一个老者笑笑,大袖一挥,又把一块令牌交给了方寒。

    方寒朝着虚暮云,道旭圣子点点头,“不知道你们可否想进入水月洞天和我苦读一下典籍?”

    “算了。”道旭圣子皱了皱眉头:“师弟,水月洞天之中,虽然是我们羽化门的书库,但处处显现出诡秘来,其中有一些上古典籍自己修成了书妖,潜伏在其中,我们许多圣子进去阅读典籍,都吃了大亏的。”

    “上古典籍,修成书妖?”方寒一愣,随后觉得有意思:“既然如此,那我更要进去看一看了。”

    一些上古典籍,本身就带有灵性,这是不错的。在年深日久的过程中,产生灵智,修成妖怪,也不稀奇。方寒回想着自己庞大的记忆,就发现了天庭神狱的一些执法弟子,进入了天庭最大的书库,琅嬛书界,也遇到过危险。

    天庭的书库,叫做“琅嬛书界”,其中的书籍多不可数,如恒河流沙,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之多。

    书界。

    和佛界,神界,龙界并列。

    这就可见一斑了。

    “师弟进去修炼,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辰一眉太上长老道:“不过师弟,你进入其中修炼三天之后,最好出来,因为我们羽化门的圣子有一次大聚会,再次进入太古之墟,做一次磨练探险。这是在天庭举行天才战之前最后一次的磨练,对于师弟裨益非常之大,也可以壮大我羽化门的声威。”

    “我知道了。”

    方寒答应一声,他现在已经知道,太古之墟是什么东西,是天庭一处极度危险的地方,但是其中蕴含无数的灵脉,天才地宝,各种财富,不过被天庭封锁了起来,不准别人进入。好在羽化门和天庭有关系,每年都有几次机会派教中的圣子前去探寻宝贝。

    与此同时,和天庭有关系的门派,也会派出自己的圣子进入其中。

    天庭有意笼络门派,同时发掘人才。

    不过太古之墟,无数强大的魔神,凶兽,怨灵凶恶无比。一些圣子进入其中,常常死于非命。而且各大门派,家族的圣子进入其中,常常为了一件宝贝,大打出手,血流成河。

    所以,太古之墟的进入,也被称为“血色试炼”。

    在上一次的“血色试炼”之中,羽化门吃了一个大亏,几位圣子被斩杀。尤其是太一门的圣子,对羽化门的圣子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道旭圣子一直是耿耿入怀,这次好不容易出了方寒这尊狠人,肯定要大杀四方,报仇雪恨!

    “师弟,我们去苦修,三天之后,在圣殿门口回合。”道旭圣子和方寒作别。

    “好。”

    方寒身体一闪,直奔羽化门的书库“水月洞天”。

    而虚暮云,道旭圣子,辰一眉太上长老也相继离去。这羽化门华天君的神像面前,立刻空空荡荡,又剩下了三位老者。

    “你们看,风缘此子如何?”

    一位老者问道。

    “狂傲,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但是的确有狂傲的本钱。体内的潜力深不可测。只怕是圣子之中的无敌人物。”

    “不可能吧!他才刚刚晋升祖仙的境界,我们羽化门的圣子之中,有蕴含了数百道祖仙法则的无敌人物,他能够媲美?”

    “反正此子的力量,我是无法看透,也许是骨圣传承的厉害之处。”

    “这次他进入水月洞天之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似乎颇值得玩味啊,水月洞天之中的那些书妖,可是有着强大存在的。”

    “让他吃点苦头,磨练一下他的性子也好。”

    “门口的那三个人怎么办?是让他们起来,还是跪着?让人参观,很是不雅。”

    “算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想通了,也就是一种修行,甚至是一辈子都难以遇到的脱胎换骨的修行。”……….

    三位老者的交流沉寂了下去,身体逐渐消失。

    而羽化门祖师华天君这尊高大的圣像,在云端似乎是复活了过来,眼神望着方寒消失的地方,似乎是若有所思,又似乎是在冷笑。

    圣殿门口。

    此时已经围绕了人山人海的弟子。

    有的是羽化门的核心弟子,有的是羽化门的圣子。与此同时,项一真,顾长风,燕西归三人被方寒击败,跪在圣殿门口的消息,好像瘟疫一般的传播了出去。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羽化门之中,成千上万的核心种子弟子,都托关系,进入了圣殿广场之中,围观真相。一个个果然看到了三人跪着,都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起来。

    有的震惊,有的嫉妒,有的羡慕,有的仇恨,有的快意,很有的是看热闹。

    “项一真的威风哪里去了?他不是建立唯一真教么?自称真神,现在却跪在这里?颜面全部丢失,真是好笑。”

    “痛快,真是痛快,想当日,项一真强横霸道,要逼迫我们加入唯一真教,还给我们最后通牒,我们躲得连羽化门都不敢进来,到处在外流浪。现在总算是遇到了狠人,怎么不杀了他?”

    “罚跪比杀了他更为狠,从此之后他也不敢建立什么唯一真教了。”

    “风缘,你强横到达了这一地步么?看来,我也得加快修行,等到达祖仙的境界,再和你一拼高下!项一真,此人已经废除了。”还是金仙境界的尘心,也拥挤在人群之中,手握长剑,死死的看着项一真,脸上却没有笑容。

    他本来以为,和方寒在种子核心弟子之中,还有一番争斗。却没有料到,方寒以惊人的速度,晋升祖仙,成为圣子,远远的把它甩在了后面。

    现在,他只能够默默积蓄力量。

    赤手天尊顾长风此时脸色喷射出火焰来,他几乎是要歇斯底里了!以他的高傲,平时受万人敬仰,现在却跪在这里,看着许许多多的弟子指点,有一种要把围观的人全部都杀光的冲动。

    可惜,他现在动都不能动,只能够保持跪地姿势。

    “杀!杀!杀!我要把所有的人杀光!谁敢围观我,我就杀谁,只要我破掉封印,我就大开杀戒,用鲜血洗掉我的耻辱!”赤手天尊顾长风已经快疯了。

    那项一真,燕西归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如果现在封印解除,他们肯定跳跃起来,乱杀人,堕落进入魔道。

    除了一些金仙核心弟子之外,还有一些高手强者也接到消息赶来观看了。

    天上,几个男子,冷冷的看着跪着的三人。

    “这三个人,怒火攻心了。就要堕入魔道,心智泯灭。实在是可惜,陈师兄,你看你不如下去,把他们的封印解除了,收为手下,以后是一大助力。顾长风是玄火金瞳之身,而项一真是夜帝传人,燕西归是燕家少主,都有利用之处。”

    一个男子道。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