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真仙化身!这华天都身上,居然有真仙灵符。太皇天的算计居然如此深刻,把自己的一个分身炼制成灵符,进入天武之库中,和华天都的元灵结合,避免祖巫镜的排斥。”

    方寒的确是大吃一惊。

    那祖巫镜,只有有缘人才能够进来,否则的话,就算是法力再强,强不过盘武仙尊的话也无法进入其中,接触到荒神之匙。

    华天都能进入其中,一小半是大荒古炉,另外一大半,则是盘武真血。这一点,荒神王都不知道,所以他祭炼了大荒古炉,也无法进入其中。是被华天都骗了。

    而方寒能够进入祖巫镜中,把意识神通都渗透进其中,是世界之树。

    除此之外,荒神王,人皇笔都进入不了其中。

    当然,现在方寒也得到了盘武真血,而华天都失去了盘武真血,双方对于荒神之匙的控制权,就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华天都也知道自己已经绝望了,于是祭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太皇天的真仙分身灵符,一飞出来,就要把方寒杀死。

    太皇天的影子,从符箓之中显现出来,降临在了荒神之匙上面,眼神如日月一般,照亮了一切所有,种种阴暗。祖巫镜之中,灰蒙蒙的空间,永远不开化,但是太皇天一出现,就好像是开天辟地的巨神一般,分清浊,化日月,连荒神之匙都开始颤抖起来,上面的种种禁法,都开始运转,这件绝品道器,世界之树的躯干,也受到了重大的威胁。

    “方寒,想不到,你有如此之大的机缘,能够得到世界之树唯一蕴含生机的碎片,当年神族的始祖圣王,斩断了世界之树,把所有的生机,都全部消灭,但是天道之中,总是有一线生机,所以肯定有一块碎片,还有生机,等待有缘,而你居然是那个有缘人。我早就推算出来了,可惜,那赤渊魔尊守护着你,还有玲珑那个逆徒,也在利用你。我一直无法对你下手,不过现在,你的气运,也就到此为止了,风白羽把你的气运,和羽化门的气运联系在了一起,现在羽化门覆灭在即,你的气运也会摇摇欲坠。”

    太黄天的“真仙化身”,一出现在空中,双眼就锁定了方寒,强大的神念,带着毁灭性的波动,扫射过来。

    毫不怀疑,就凭借这神念的毁灭性波动,太皇天就可以使得一颗星球都为之解体。

    “黄泉图!”

    方寒心神一动,从世界之树的根系之中,飞出来了自己的诸多法宝。降临到身体之上,守护住自己,而荒神之匙上面的更多纯阳重水,甚至是晶体,都飞入了黄泉图之中,燃烧着。

    现在他得到了盘武真血,对于荒神之匙的控制权大了无数倍,更能够召唤自己的各种法宝,进入祖巫镜之中,甚至他能够把方清雪等人都召唤进来。

    “华天都,你这个废物,连盘武真血都丢弃了,让这个小孽障得到,你若是早点说出你有盘武真血的事情,我们太一门也不会这么被动。一枚天君的鲜血啊!超越了天仙,神仙,玄仙,金仙……诸多仙人之上的天君的血液!天之君王,你怎么可能炼化,我得到之后,就有可能直接撕裂仙界之门,降临仙界!不用仙界的符诏,真正逍遥自在!”

    看到这一幕,太黄天突然大手一挥,笼罩向了华天都。

    “不是这样的,祖师!祖师饶命!”华天都惊恐的叫嚷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大手笼罩住自己,然后他的身体,就凭空消失了。

    “你把华天都杀了?”方寒一愣。

    “哼!我不会杀了他,他对于我来说,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对于你来说,他是你宿命中的敌人,注定要和你纠缠,我会送他入仙界,为我探路。让我知道仙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有一些什么势力分布。”太皇天长笑连连:“等他去仙界修炼之后,法力会突飞猛进,到时候,会偷渡下来,彻底的把你击杀,别看你得到了这么多的奇遇,但是和仙界比起来,还是小蚂蚁一般。”

    “哈哈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方寒突然之间,所有的惊讶,全部消除。对于太皇天分身的压迫,也消除了。

    “怎么?”太皇天一愣。

    “你是说,要把华天都送出仙界,然后让他修炼有成后,偷渡下来,再击杀我,那你的意思就是说,现在这么一个分身前来,远远奈何不了我。对于杀我,没有任何的把握,在你的潜意识之中,你知道,现在奈何不了我。所以,我根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次,天武之库的宝贝,都是我的。轮回之盘,彻底击杀!”

    方寒的声音,充满镇定,还有强大的信念,他洞穿了这太皇天话语之中的破绽,分析出了事情,心神大定,率先出手。

    黄泉图中,大量的纯阳重水燃烧,轮回之盘的虚影,彻底飞了出来,压迫向太皇天。

    “没有错,我的这个分身,的确是杀不了你,因为你的气候已经成了。但是,我可以让你彻底重伤,神通全废,让你无数年的苦修,毁于一旦。让你成为一个废人。”太皇天面对轮回之盘的压迫,猛的向前踏出一步:“我就让你知道,真仙的修为,是多么的恐怖,多么的不可抗拒。”

    在向前踏出一步的同时,太皇天伸出了大手,居然一把就捏住了轮回之盘的虚影,那虚影在他的手中之中跳跃着,似乎是跌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怎么都无法跳跃出来。

    咕咚!

    看到这一幕,方寒差点被一口口水给呛死,他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居然如此对付轮回之盘的虚影,一把捏在手心,任凭旋转。

    “这就是真仙的力量么?一个分身,就如此恐怖?”

    “方寒,这就是轮回之盘的威力,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当年在黄泉大帝手中,可不是这种威力,看来你还是太弱小了,就给你无数的纯阳丹药,也没有任何用处。”

    太皇天手掌猛的一捏,咔嚓。

    轮回之盘的虚影,在他手掌之中,彻底爆炸了,化为无数碎片,随后消失。

    “师姐!人皇笔!速速进入祖巫镜,一起击杀太皇天真仙化身!”方寒猛烈召唤,眉心的盘武真血,缓缓运转,身体再度和荒神之匙上,那股古老的力量,合二为一,开启了祖巫镜。

    突然之间,在外面的方清雪,风瑶光,甚至是和荒神王激斗的人皇笔,吃了一惊,就看见,“祖巫镜”上,发散出灰蒙蒙的光,照射在自己身上,向着镜中拉扯。

    人皇笔知道是怎么回事,倒也不抗拒,反而是写了一个“入”字,一下消失不见,也降临了祖巫镜中,看到荒神之匙。

    方清雪,风瑶光,更是听到了方寒的召唤,进入其中。

    这个时候,只留下在荒神殿中的荒神王,鲲鹏,饕餮,孟少白。

    “可恶,我损失太大了,我的三十三天至宝啊。”

    “我也损失了十八枚忘忧仙丹。”

    “荒神王道友,现在怎么办,我们也进入祖巫镜之中?”鲲鹏,饕餮,看着荒神王。三人的目光,在说话之中,转移到了祖巫镜之上。

    “我们进入不了其中,那方寒是有世界之树,所以才进入了其中。我们现在,唯一做的是要,祭炼祖巫镜,把这面镜,给祭炼了,你们两人是神兽,法力澎湃,和我联手!”

    荒神王在大吼之间,喷射出来一道光芒,激射在祖巫镜上面,企图要把自己的法力,渗透进其中。

    鲲鹏和饕餮也对望一眼:“不错,现在那祖巫镜之中,斗得天翻地覆,我们也可以乘其两败俱伤,占得便宜。杀死方寒。这祖巫镜,传闻之中,是巫道大世界的至宝,不是宝器,也不是道器,更不是仙器,而是属于一种不知名存在的宝贝,远古时候,曾经大放光彩,巫道大世界的人,甚至想用它来建立巫界,和仙界并列,但是却被仙界的惩罚而灭亡。”

    “我们小心一点,等下,如果有机会,乘机暗算那荒神王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两头神兽,各怀鬼胎,也一口元气喷射而出,喷射在了祖巫镜上。

    “太皇天!”

    此时,方清雪,风瑶光,人皇笔,都进入了祖巫镜,看到荒神之匙,也看到了太皇天。太皇天一把捏碎轮回之盘的虚影之后,看见方寒召唤了这么多人面对自己,不禁哈哈大笑,眼神却看向了人皇笔。

    “好,人皇笔,上古第一锋利之器,居然在大劫之中,领悟到了天地一体的境界,本人已经修炼到了真仙境界,你若是能够投靠我,我就把你进入仙界,一起修炼,你最终晋升为仙器,甚至造化神器,都不是没有希望。”

    太皇天傲然道。

    “真仙算什么!只不过是最低级的仙而已,甚至,连仙都算不上。天仙,才能够算得上仙,不过就算是天仙,我也不放在眼里!甚至是比你高出**个境界的元仙,圣仙,祖仙,至仙,我都不放在眼里,只有天君,天君才有资格,让我依附!但是让我臣服,那是不可能,你以为,你是造化仙王,鸿蒙道人?那种级别,参悟了造化的存在?离永生不灭,只有一步之遥的存在?比起他们你还只是一只蚂蚁,太皇天,你知道么?而你这一尊小小的化身,比蚂蚁都还不如!”

    人皇笔悍然出手,写了一个:“小”字。

    “方寒,你全心全意,催动盘武真血,世界之树,彻底掌控这荒神之匙,不要分心!我来对付这真仙化身!”

    [奉献]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