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方寒在方家做奴仆,要干的事情就是养马,为方家的二小姐豢养一匹名马,千里雪。

    养马是个辛苦活,半夜三更起来,还要添加草料,尤其是豢养名马,规矩更多。本来这个时候,方寒应该给千里雪熬豆浆,把鸡蛋和黄豆,还有各种精细的饲料搅拌在一起,给千里雪吃,然后拉到马场上溜达一圈,消化食物后,等待方家的二小姐驾临。

    但是因为今天早上偷看内府练武,巨灵手方潼的出现解说肉身境,神通境的奥秘,使得他忘乎所以,把最重要的事情给耽搁了。

    果不其然,当方寒匆匆忙忙走到马场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豢养的那匹千里雪被一个气质冷艳而高贵的女子骑着。

    这个女子旁边,站立着丫鬟,还有威风凛凛的护卫。以及几个同样骑在马上的青年男女,都是神光炯炯,显现出了不低的修为。

    方寒,你闯下了滔天大祸!还不快去跪下,向二小姐请罪!看见方寒出现,一个老头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对着方寒咆哮。

    大总管,我早上闹肚子.......方寒支支吾吾。

    这个老头,是方家马场的大总管。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耽误了二小姐的事情,就是滔天大祸。怎么做奴才,你爹从小就教过你,你还不明白主人的事情比天还大么?老头训斥道。

    你就是养千里雪的方寒?二小姐叫你过去问话!

    就在这时,远远的走来了一个眉毛高耸,趾高气扬的丫鬟,看见方寒,喝了一声,五指一张,如鹰抓兔似的,直接抓住了方寒的肩膀。

    方寒顿时感觉到全身如被捆绑,竟然被一个小丫鬟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这一招,叫做鹤爪印沙.......这丫鬟,力量比我大两三倍。方寒看着这个丫鬟的招式,力量,顿时想起了偷学武功的经验。

    不过他一点都躲不开,虽然他偷看一个月,心中开窍了,但还得要大量的练习,又怎么比得上这个二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

    更何况,就算他躲得开,也不敢躲。否则大祸立刻临头。

    砰!

    方寒被一下扔到了地面,全身酸麻。

    跪好,回话。那个丫鬟踢了方寒一脚。

    你就是方寒?全身雪白,神骏无比的千里雪上,方二小姐的声音传传达了下来,高高在上。

    小人就是方寒。方寒低下头去,忍痛回答。

    他知道,这方二小姐叫做方清薇,非常厉害,自己身为下人,若是显露出一点让她不满意的地方,恐怕下场堪忧。

    我的千里雪被你豢养得不错,可见你是用心豢养了的。不过今天早上,你失职了。方清薇冷冷道: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身为奴才,一切得为主人着想。这是我方家的规矩,也是天底下做下人的规矩。这匹千里雪就是你性命,你拼了性命,也要伺候好它,明白么?

    小人明白了,小人以后一定拼着性命,也要为二小姐养好马,人在马在,人亡马亡。二小姐饶了小人今天失职的罪过吧。方寒头如捣蒜,这个时候他自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在诚惶诚恐的叩头之中,方寒的眼神悄悄落到方清薇踩着马蹬的靴子上。

    方清薇的靴子,是纯白颜色,上面镶嵌着美玉,精致而华丽。看着这只高高在上的靴子,方寒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能让别人仰望靴子就好了。

    赏他十鞭子,记住这次教训。

    方清薇在马上,微微一摆手。

    是!旁边一个丫鬟,立刻拿起了马鞭,狠狠的抽在了方寒的身体上。

    啪!啪!啪!...........

    方寒身体一阵哆嗦,钻心的痛,那丫鬟手劲极大,每一鞭,鞭梢在空中飞舞,震荡出了爆鸣,几乎把他的骨头架子都抽散了,但是他咬牙忍住,冷汗淋漓。

    十鞭抽完,几乎是要瘫软在地上了。

    谢二小姐赏鞭!

    方寒在鞭抽完之后,提起最后一口气道,这是做家丁的规矩,要是不说这一句,那就是心中不服,挨的就不是鞭子了。

    好!马上的二小姐方清薇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做事,赏罚分明。你今天失职了,就要抽你鞭子,不过这匹千里雪,你用心豢养了,精力强悍,而且没有私自克扣马粮的行为,我倒是要赏你,拿去吧!

    一块闪亮的银锭,从马上落了下来,掉到方寒面前。

    这块银锭,上面铸造着精美的火焰纹路,还有足纹五两的字样,显然是大离王朝的官银。

    五两相当于方寒一年的收入,这是一份不错的赏赐了。

    方家的马吃得比人还好,每天都有大量的鸡蛋,豆浆供应,有很多家丁都暗中克扣马粮自己吃,但是方寒却没有这样的行为。

    这赏赐,显得是方清薇明察秋毫。

    记住,做下人,做错事了就罚,做好了就会赏。只要你忠心,一心为主,总会有你的好处。方清薇丢下赏赐后,对着身旁的几个青年男女道:咱们走吧,不要错过了围猎的时辰。

    二小姐治家有方。

    一个青年男子看完了方清薇处置方寒,赞叹道。

    家大,人口多,治理这些奴才当然得有规矩才行。方清薇声音很清冷,始终是冷艳高贵的腔调:不过四个字,恩威并施。如何施恩,如何施威,这其中的火候把握好就行了。

    这几个青年男女和方清薇说话之间,骑马怒卷如龙般地离去。

    哎呀!方寒!你这次却是得了好处。虽然挨了十鞭子,但得了二小姐五两官银的赏赐,真是划算。

    是啊,十鞭子能换来五两银子,我也愿意。

    谁不愿意?傻子都愿意。

    方寒,这次发财了,请客请客。

    等方清薇一干人离去之后,马场之中一些养马的马夫都围绕了上来,看着方寒手中的银子,都显现出了羡慕的神色来。

    这次打鞭子,赏银子。下次说不定就是杀了你,厚葬。看着这些人,方寒心中冷冷一笑。

    请客是肯定的,不过我现在全身伤痛,等伤养好之后,一定请你们吃饭。他发出了哎呀,哎呀痛苦的呻吟声,脸孔都扭曲起来,一瘸一拐的脱离了这些人的纠缠。

    如果我练成了巨灵手方潼口中的神通秘境,不知道二小姐会不会先打鞭子,又给甜头吃?位置会不会换过来?我拿鞭子抽这二小姐,再赏银子?

    方寒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屋之后,身上的鞭痕疼痛减轻了一些,拿着手中的五两银子,知道这是治家的惯用手段,第一表明自己赏罚分明,第二表明自己明察秋毫,告诫其它的奴仆。第三打了又赏,可以使下人不至于产生怨气,更加忠心为主。

    不过方寒从小就厌倦这种与人为奴的生活。

    这是他父亲暗暗教导给他的,宁为乞丐,不为人奴。iteahelper.com